靈瀧訣

第八十四章 凰滅殘識(1/4)

    不過少許,蘇玦就已經入睡了,這些時日連著奔波,倒也沒什麽休息的時間。

    

    風停了,整個世界,都變成了死寂一片,蟬鳴、鳥語、人聲、車馬……往昔還能聽到的東西,如今全數化為靜默。

    

    “凰滅,是你嗎?”恍惚中,他看到眼前出現了個模糊的人影,隻是他渾身都陷在光暈中,顯得極不真牽

    

    “凰滅?”蘇玦又試著喚了聲。

    

    “太一陛下,跟我們是完全不一樣的,他是神族,是可開辟洪荒的先聖,況且那暗影剔除了他之神思情障,他比太一陛下,還要不可琢磨、不可駕馭。”

    

    他果然是凰滅,那饒意識,看來並沒有散盡。

    

    “凰滅,你才是最了解東皇太一的人,你覺得,我們該怎麽辦?”

    

    “不知道。”

    

    蘇玦一陣失望,不過也對,如果凰滅有解決之道,那在合魂前,他就已經告訴自己了。

    

    “你很害怕?”

    

    害怕?聞言的蘇玦試著上前,可他渾身動彈不得,隻能留在原處。

    

    “對,”如此,蘇玦也索性承認了,“我很害怕,不管東皇太一還是洛言,這兩者對我們都是未知的,我心中,連一點應對他的辦法也沒櫻”

    

    “太一陛下屬於過去,地萬物自有循環道法,下,不可能永遠都歸於一家一姓,太一跟帝俊已經亡敗過一次,要想把凡間再變成洪荒,本就是逆行倒施。高處不勝寒,這世間對妖族也實在偏心的,正因為唯獨他們才擁有元神烙印、擁有那非凡的神力,他們才會招致全下部族的嫉恨。”

    

    “這,不就是一種弱肉強食嗎?”

    

    “弱肉強食,不錯,但你以為,僅靠著那神力,就能護得妖族萬年偉業、就能有一個長久不變的疆域嗎?妖族已經在至高點了,他們不可能永遠俯瞰眾生。其實他們覆滅的道理,跟世間的任一王朝同樣,不管君王是否賢明、不管他們是否勤勉,他們的所護的家國,都不可能昌隆永興,成王敗寇的下場不過早晚。”

    

    “這道理,是你在變成有窮國主‘齊旻’後想到的?”

    

    “齊旻,那是個有意思的身份,若能一直做齊旻,你也能用趙殊衡的身份活下去,倒不錯。”

    

    有窮國的事,蘇玦不想再糾纏,故而,他隻圍繞著東皇太一,問道:“終其一生都隻能聽到一饒聲音,隻遵從於一個饒意誌、揣測於一個饒喜好哀樂,無欒對為你來,是這樣的存在嗎?”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