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樓之兩茫茫

第33章:莫魯那

醉時將酒,胡姬舞樂。 雲霧繚繞中,她們衣帶飄揚,俯瞰眾生萬象,仙樂飄緲中。 偶爾還能聽得到旁邊幾人八卦著,李相夷抓起一把瓜子向喬婉娩得意的投去眼神,直叫對麵之人無語萬分。果然,人不要臉到極致就可以達到人賤合一的地步。 李相夷覺得出門在外需要些臉麵是應該的,可在他麵前的是他上輩子的媳婦,這輩子又有了夫妻之實。所以要這些多餘的幹什麽這能當飯吃?不不不,臉麵誠可貴愛情價更高,哪裏有他往後餘生幸福快樂重要。 喬婉娩無語的直翻白眼連一杯茶都喝不下,眼神帶火,感覺整個人處於在冰火兩重天的狀態。她想發火,但李相夷也是鬼精的。見好就收一副無賴樣讓她自己也無法對他過於苛責,現在就隻想眼不見為淨。 “不是……我們什麽時候才可以離開”薑如攬一臉不耐眉頭快要能夾死一隻蒼蠅,極不能忍耐語氣很是迫切道。“咱們才來十天我們都還沒摸清皎皎被拐去哪了就想離開,這樣不好!”慕端已經苦口婆心的勸說著道。他其實很無奈的,自從到了北離薑如攬沒有一天不吵著要離開仿佛是有多大仇一樣。 謝珩去打聽皎皎的消息,希望他最好不是去北離王宮看美人…… 李相夷悠閑地倚靠著桌子哢嚓哢嚓吃起瓜子來,眼珠子從未離過喬婉娩半寸忍不住心中感慨他的阿娩就算是女扮男裝也是好看的。 “誒你們聽說了嗎?莫魯那公主生病了,大王下了旨意讓有能力者盡力救治,公主若好全賜牛羊無數,賞千銀萬兩。” “聽說大王妃這胎極有可能是小王子,盛寵真是不減當年啊!” “說起這個大王妃十年前還有個與之同位的古拉齊大王妃據說是嫉妒成性,惡毒極致她給大王妃下毒,她唯一的也好不到哪裏去故意推倒大王妃流產被大王逐出北離永不得歸。” 喬婉娩聽得正來勁卻被旁邊女子興奮的牽著,邪魅一笑又帶著三分漫不經心正欲開口卻被人抬手打斷抽開距離直接退後“不!我不會去的。” 薑如攬瞬間垮了臉撇嘴又掉幾滴淚珠子,側低著頭抹去眼淚抽噎著道:“原本的我……是一個孤苦無依的小女孩偶得師傅醫救為我這不孝之徒散盡錢財才換來了如今的我,現在報答老人家的機會擺在我眼前我怎能放棄如此大好機會?!” 語氣誇張,動作誇張,眼淚也不知是從哪裏弄來的辣椒水往自己身上撒 狠人,果真是個高手! “再來一盤烤羊肉還有爆炒幹粉” 慕端舉起手向小二高喊,喬婉娩見狀再多補充一句:還要一份炙烤豬肉! “……”薑如攬見賣慘沒用把目光轉向吃瓜路人——李蓮花,他無謂的聳了聳肩表示自己不會過多參與並說他自己:身體羸弱,不會武功,一身病體不敢與之同謀之。 每個人都如此不屑,薑如攬眼神空洞宛如一灘死水很是平靜的道:“我知道皎皎在哪。” “哐當”叉刀子掉落齊齊回頭看向薑如攬無言。“雲煙的方向我大概知道那裏,北離王宮……” “所以這件事隻有你們才能去哦!”她笑了笑道,從眼裏看出來的悲傷是實實在在能感受的到,看的出來。 【北離王宮】 浣衣居內,深夜一捅接著一桶浸滿水的衣物,紅衣女子咬牙切齒的暴躁氣結不已,即便如此還是豔麗萬分,明豔動人,她一腳踹翻了木桶。 “可惡!話本裏寫的真不對憑老娘這副傾國傾城禍國殃民的臉怎麽可能,至少得能成為貴婦,怎麽就到了我這裏淪落到替人洗衣服?!恥辱,簡直是恥辱!”
加入書架
別猶豫,趕緊下載微風小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