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樓之兩茫茫

第27章:葬浮吟②(1/2)

    準華書院·山莊乃揚州最高級學府,陛下曾下令女子可同男子入學授課。

    十年間為宮裏入職為女官,最近幾年寒門子弟窮學路太難前兩年學府特例寒門學子可以通過五個月一次試考入學。

    排名前者可免學費大大激勵許多人報考。

    所以哪個天才出的題?!喬婉娩欲哭無淚揮手告別著薑慕二人。“謝珩!你不是說我們不一定進榜嗎?”

    “我靠,我哪知道這題那麽簡單?”

    考試當天還抱著會落榜慶幸心裏沒想到他們考了個學榜前十……

    本是自由少年不受萬物鎖束,一朝入學萬物以學業為重。

    喬婉娩再扮男裝她與謝珩分到不同授課堂室,強撐著著發昏的腦袋,堂上的字文符與人身影重疊,平生她最厭兩事算數和孔孟詩經。

    “梅菜,別再睡了夫子生氣了。”女子軟聲戳著喬婉娩的胳膊,一臉擔憂的說道。

    夫子正以怒目圓瞪的模樣走到喬婉娩身側,兩須花白的長胡氣的像是要變了色,冷聲問道:“睡夠了?”

    課堂上陷入一陣沉默心裏腹語:大魔頭要發火了,他要完犢子了。

    被說得寒毛豎立,她慢慢抬起頭作一副無辜模樣把手捂在胸口咳了幾聲,人未出聲先見其淚。

    “真……真對不起,我不是……不是故意的隻是我自小身體不好,偶感風寒便會引起小毛病才會……”

    哭的那叫我一個我見猶憐,夫子梗在口中的話說不不出來抬手罷了。

    散學鈴響,夫子拿書就走,學子也散。

    喬婉娩拿出畫像上的正逐磨,昏暗的課室隻有她一人。謝珩走進來坐下看了眼畫像用食指敲道:“此人人名叫於回聽聞他是與於顏玉書自小定親,青梅竹馬不過在三個月前顏家出了件大事。”說完,出袖口拿出另一張畫像遞到喬婉娩麵前打開一看就又繼續“三個月前這姑娘跑來顏府認親說自己才是顏尚書真正的女兒,原因沒別的這個姑娘長的跟顏文正這個壞老頭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後來查清真相是因為乳娘生了歹心孩子一出生便被掉抱。”

    ……

    顏玉書,顏安玉的妹妹她聽說過這家夥是個寵妹狂魔事事都以這個妹妹為先,如果知道顏玉書是被謀害死的,說到底還是個可憐女子。

    “這人叫什麽名字。”她撐著有些疲累,興趣並不高的問道。“現在叫顏厭”謝珩答道。

    直至天黑他們不緊不慢的收拾完才回到景閣小居。

    薑如攬做好飯菜等著他們回來一起開吃,剛回來就有香噴噴的肉,見他們回來喜道:“小梅子,謝珩你們洗手準備吃飯吧!”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
別猶豫,趕緊下載微風小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