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樓之兩茫茫

第26章:葬浮吟①(1/2)

    “你是相夷嗎?”喬婉娩疑惑帶著試探意味問道。

    他怎麽可能不是李相夷呢?隻是他望著她的眼神像是透明著分別多年眷戀不已,怕下一秒消失。

    李相夷被阿娩這麽一問牽起她的手想著什麽,他肯定又心酸說道“阿娩我是相夷。”說完,緊握著她手透露幾絲悲涼感可當喬婉娩對上李相夷這副神情她的心卻不知為何抽疼腦海一道聲音和莫名其妙的畫麵湧入。

    『那我從今以後叫你李小花還是李花花?』她摟著李蓮花的脖子坐在他身上抵在額頭上,待她想再說幾句卻被李蓮花以吻堵了回去。

    他替她畫眉,再贈香囊,在秋千下一起同望夕陽。

    『師娘的死我知你是被利用了可……這事經你之手,我們怕是無法再相守,如今我們的解局便是此生不要再見這為是最好的結局。』

    相同悲泣的人對上此時李相夷看她的眼神深深的刺痛著她的心甩開了他的手,一滴眼淚從臉上滾落“李蓮花……是誰?”

    “阿娩!”李相夷不由得心怔,想再拉回她的手卻被有意躲開,急的朝人叫道。他害怕……阿娩想起來,那糟糕令她撕心裂肺,肝腸寸斷的記憶,她怪他所以上輩子她沒入過他夢裏。

    “相夷,就如我說的我們結束吧!”她擦去她莫名其妙流下來的眼淚,腦海閃過奇怪的畫麵隻有一瞬閃過,猶如心底最不願觸碰最深沉的痛。

    這次,是李相夷望著她離開的背影。

    ——沈府·錦雲閣——

    幾榻簾櫳,雕花妝台銅鏡,百蝶戲花的紫檀木屏風,雕花鏤空的檀木床,四根鴛鴦戲水的銅柱,支著藍色的百花掩映的輕紗帷帳,漆金的流雲矮櫃和衣櫥。

    少女散發一身白裏衣抱腿卷縮成一團在床榻上,本是傾人之姿卻淚眼婆娑哭著,好幾個丫鬟都束手無策的勸著。

    “是我的錯……如果不是那天我叫玉書去黑街就不會讓她遭歹人有機會可趁。”少女抽泣不成聲,看模樣大約也就十六五年紀。

    “四娘子,斯人已逝您又何必苛責?!”她的婢女苦口婆心的勸說著,世事難料啊,可憐了那顏六娘子……年紀輕輕的遭那事怎生受得住?

    沈聞翊近來幾日許多公事處理並未多回老宅,事發突然才回來剛進閣中就聽見裏屋之人哭鬧聲。他對這個妹妹記憶實在糟糕向來的。聽聞她前些天,書院裏帶頭擠兌平民同窗被院長逐出才消停沒幾日又鬧事。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
別猶豫,趕緊下載微風小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