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樓之兩茫茫

第24章:相複(1/2)

    李相夷懷裏擁著喬婉娩,他的動作不敢太大生怕把人吵醒。

    親吻她的額頭,眼裏全是愛意。如果這是場夢他不願醒來不想去麵對沒有喬婉娩的世界,這樣就很好。

    他將她擁緊了閉眼把頭抵在喬婉娩的頭裏。

    『阿娩,你可以不用做菜的我做給你吃就好。』李蓮花夾起喬婉娩炒的菜肉,麵色難看但還是忍著苦笑。

    喬婉娩聽此一言,眼裏滿是疑惑用手托住下巴向李蓮花說道“我專門找了許晚教我這道菜的,我嚐著還不錯啊!”她說完。

    李蓮花臉色一滯放下碗筷難怪阿娩這十天裏都見不著人原來是去找人學做飯去了。

    朝著阿娩撒嬌,語氣不滿道“這個許晚怎麽老是找你出去,十天半月裏都不見你陪我。”說完。

    喬婉娩好笑似的摸摸他的頭“知道啦,我的相夷弟弟。”李蓮花怨氣十足,拜托那是他媳婦憑什麽不讓與他和他的阿娩在一塊,這許晚要是缺個夫君他可以當個紅娘牽線,成天就盯著阿娩多過分!

    想來當初就應該讓阿娩遠離許晚,李相夷想到她恨意翻湧,當初他親手手刃他人生第一個女子便是許晚。

    他未曾想過自己的劍刃會刺向一個姑娘,那她便是最後一個……

    喬婉娩在李相夷懷裏動了動用手揉著眼,李相夷思緒斷了直盯著她看 “阿娩,你醒了要不要去吃飯。”

    嘶……這熟悉聲音,熟悉的房間,男人隱約露出胸肌……

    嗯!好身材,喬婉娩雖然看到了一點但是能看的出來這個男人有料。

    不對,這是現在能想的嗎?!從李相夷懷裏起來急忙從床塌下來,就這樣倆人大眼瞪小眼似的看著對方。

    李相夷側著身用手抵住頭看戲般地看著阿娩,則喬婉娩後腳跟稍後腰警惕似的盯著他,氣氛很奇怪,跑步已就位。

    “怎麽,阿娩又想跑了?”李相夷玩味的說道,又故作委屈。

    喬婉娩隻覺著腦疼,眼皮抽動,忍不了一點真的忍不了。

    “雖然你預判了我的預判,但是我不跑打完你再跑。”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對著床榻之人道。從一開始認出了我,下套坑她的錢,明知自己最看不得他受傷又借此這一點利用她前來,李相夷你好得很!

    “打我嗎,阿娩來被窩裏打更好不是?”李相夷眼睛一亮,興奮說道。

    喬婉娩的眼皮跳得更厲害了周圍並沒有襯手的家夥,不知道李相夷從哪裏弄出的刎頸直接遞在人眼前 “請你一定狠狠打才是,我隻對阿娩如此。”

    真賤!嘴角一抽忽略掉劍喬婉娩整個人騎在李相夷身上打他人 “李相夷,很好玩嗎?”

    李相夷倒也不是覺得好玩,隻是阿娩想跟他玩作為他上輩子的丈夫自然也得配合不是?妻子想跟丈夫玩玩遊戲哪有說不的。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
別猶豫,趕緊下載微風小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