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喜嫁

正文 第六百零九章 梅花

    一轉眼就又到了年下。

    劉琰嘛……她還是頭一回在宮外頭過年。

    就她和陸軼兩個人。

    以往過年,人總是很多的,事情也多,多得讓劉琰覺得太鬧騰。

    而且以往過年,她只要把自己收拾停當就行了,要做什麼,這個年要如何過,都不用她操心。

    現在可就不一樣了。

    劉琰頭一次知道過年有這麼多的事要安排,還有這麼多的講究。縱然不用她事事親力親為,她也總不能樣樣甩手不理。

    大姐姐幫了她不少忙,哪怕自己手里也是一攤子事兒,還沒忘了指點、幫著、教著劉琰,告訴她諸般講安和忌諱,還有一些人情世故上的事。最後還安慰她︰“不要緊,你才剛成親,頭一次料理這樣的事,有所疏漏旁人也不會太介意。”

    “我還想辦得好些。”劉琰把手里的冊子收起來︰“如果真的厚此薄彼了,不得有人會多想。”

    福玉公主笑了︰“你能想到這個,就很好了。沒錯,有的人確實會多想,然後由此生出多少事情來。”

    拿著一張禮單,劉琰輕聲問︰“安王府那邊……”

    安王其實已經被削爵,但劉琰還是習慣稱安王府。

    不這麼,又要怎麼呢?

    “我還是按舊例,又多加了些實惠不打眼的東西。”提到這事福玉公主臉上也沒了笑容︰“安王不在,他們日子也不大好過。”

    劉琰點點頭,她也這麼想的,所以她打算送的也不是那些華而不實充面子的東西,而是實實在在的柴炭、皮料、布料、補品和一些藥材。劉琰听,安王府和原先早就不一樣了,因為安王壞了事,府里人沒剩多少,除了一些粗使的,就剩下朱氏身邊的人。安王府里現在還有朱氏帶著兩個年紀尚的孩子,兩個安王的侍妾,以及為數不多的僕從過活。朱氏做主,把安王府的大部分院子都鎖上了,帶著安王府現在剩下的人都住到了原來安王府西北角的院子里,過著和圈禁差不多的日子——即使她還能出門,又能去哪兒呢?朱家也沒剩幾個人了,旁人可不敢和她往來走動。

    陸軼幫了不少忙。

    劉琰發現這世上大概就沒有他不懂不會的事了。

    嘖,同樣是人,他也沒比別人多長一個腦袋或是一顆心,怎麼他就這麼能耐呢?

    劉琰想起這事兒,心里有點甜甜的,覺得自己這個駙馬有本事。但也有點酸酸的……被這個人一襯,好象她實在乏善可陳,沒什麼拿得出手的地方。

    嘿,反正他們現在是夫妻了,這個人的好,她比旁人知道的都清楚。而且這個人是她的了。

    兩個人過年也並不覺得冷清。

    年夜陸軼陪著她逗了一會兒新抱來的貓兒,陪她話,告訴她他以前是怎麼過年的。

    常常是一個人,而且在哪兒過也不定。可能是在山上,可能是在一個很偏遠的不知名的村落里。

    听起來很孤單,有些淒涼。

    她問陸軼,一個人過年心里難過嗎?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