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喜嫁

第五百九十八章 探病(1/2)

    不但劉琰覺得在宜蘭殿時間過得快,曹皇後更覺得時間過得快,怎麽沒說幾句話就到了用午膳時候了?用過了午膳也沒做什麽,眼看著外麵天色就漸漸暗下來。

    英羅在一旁解釋:“這個時候白天最短,天黑得早。公主用過晚膳再回去也不晚,回頭讓林副統領親自帶人護送公主出宮。”

    曹皇後也想讓劉琰再多留會兒,晚上也不出宮才好呢。

    但這也就在心裏想想。

    曹皇後說:“你要出宮的話,順路去看一看紋兒吧,她病了。”

    “什麽病?”

    “雖然隻是偶感風寒,但是半個月了她一直不怎麽見好,也不大愛吃東西。我在想,是不是你也嫁了,琪兒也搬去崇德殿了,她一個人住在東苑太空曠,連個人伴兒的人都沒有。”

    劉琰說:“那我回頭經過映霞宮那裏去看看她。對了,要不要,給她換個地方住?”

    “我也問過她,畢竟她現在也不是小孩子了,或是遷個地方住,或者她想出宮,回安王府,都行。”

    “她怎麽說?”

    “她說東苑挺好的。”

    劉琰也不覺得劉紋是個多愁善感的姑娘。

    一個人住東苑這種事,換了旁的姑娘可能會覺得孤單害怕,甚至憂思成病。

    放在劉紋身上?不可能。

    沒準兒這姑娘還高興東苑成了她一個人的天下呢,再也不用跟別人虛情假義浪費時間瞎應酬。

    不過劉琰出宮的路上還是去映霞宮探病。

    映霞宮最早是大姐姐的居住,後來劉紋姐弟倆喪母,曹皇後問過福玉公主的意思之後,就讓他們姐弟搬進去住了。劉琪進學之後搬離了東苑,這兒就隻剩下了劉紋一個人。

    劉琰來的時候,劉紋可沒有臥病在床,她正坐在窗子邊,窗子大敞著,能清楚的看到太陽正落到宮牆下去。

    怪不得她這小小的風寒遲遲不好呢。

    這麽養病能養得好才是怪事。

    窗口風大,且冷。

    劉紋起身迎她,稱呼是“四公主”。

    不知道為什麽,劉琰忽然想到了劉紋小時候的樣子。

    她生的和朱氏很象,其實別的地方都不難看,就是嘴唇厚,這麽一來這張臉怎麽看都稱不上秀氣。

    小時候劉紋是喊她姑姑的。

    但現在她稱呼的是“四公主”。

    “我聽說你病了。”劉琰問:“怎麽著了風寒?太醫開了什麽藥方?”

    “我還好。”劉紋說:“太醫也很盡心,開的方子都很仔細,藥材也都是上好的。”

    但是病人自己不好好將養,醫術藥材這些能起的效用也不大。就象這樣大敞著窗子吹風的事兒,沒病的人也不敢這麽幹啊。劉琰上次得風寒的時候,喘一次氣都覺得腦袋要跟著疼一下,她養病養得可精心了。生病這回事兒,誰都懂得,不管你是位高權重還是家財萬貫,生了病沒人可以替你,多少罪都得自己受。

    劉紋這丫頭實在有點兒邪性。

    劉琰發現她比上次見麵的時候又瘦了些。

    從上次,到現在,也就月餘。

    她總是一副心事很重的樣子。

    沒有親娘的孩子,也確實不容易。

    “前幾日我出城小住,帶回來不少城外的玩意兒,有吃的有玩的。莊子上種的棗兒、柿子、栗子、你回頭要是有胃口,可以嚐嚐鮮,也算不白過了這個秋天。”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