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借住到同住

凶殘(1/3)

    童桐記得張博良,畢竟當時就算他一聲不吭,她們也會被抓回去,萬萬沒想到他會出手相救。

    餐館裏還有一次,也要感謝他的袖手旁觀。

    童桐不知道顏尋景是記得張博良還是重新認識的,但是就張博良的表情來,顏尋景的熱情給他造成了困擾。

    撇開別的不,張博良是何居心,童桐不敢她能看透,畢竟有一計謀叫放虎歸山。

    現在看來兩方都存了互不相識的想法,童桐樂意配合。

    “那叔叔就回家吃飯吧,我們家要吃飯了。”

    張博良不敢搭話,這姑娘多實誠他也算有所了解,想了都不用你問。

    張博良不否認心裏藏著鬼。

    童桐算是他成功救出的女人,算是是他的確幫她逃脫過一次追捕,這是她自己回來的。

    “李出,那不是你家柱子?”

    好心的群眾指出努力縮存在感的李柱,讓他成功的吸引一波注意力。

    “爸爸,我和別人打架了,你先和她的家長商量一下賠償的問題,並且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和她打架了。”

    顏家人不走,他絕對不會動一步的。

    李出突然有種吾家有兒初長成,之前每次打的他都心疼了,熊孩子還死性不改。

    “你好,我是你們的鄰居,那是我兒子李柱。”李出自己走出來的同時不忘記給張博良拉到後麵去,誰能不能阻止他帶兒子回家,“我兒子自頑劣,你看看他打傷你女兒哪兒了,要是嚴重了我陪著你們去李烏(村子裏的衛生室)那兒。”

    為什麽停住了?

    李出站的近了看的清了,顏尋景活蹦亂跳的不像被打傷不了,他兒子什麽時候那麽膽了,對於李梅花也沒少吆三喝四的,反而都不敢直視那個白嫩嫩的姑娘。

    男孩子性子衝,打架是常有的事,李出為人老實,沒少當和事佬,為此父子關係並不算和諧,尤其是在打架一事上,李出覺得那些理由根本就是孩子過家家,鬧著玩兒的。

    李出是習慣性的當和事佬,但是不是他什麽都不在意,看看給他兒子嚇得那樣,不知道身體上受了多大傷害呢。

    李出的注意力開始轉向他兒子。

    知道結果如此,李柱其實還是有點不願意的,他爸就隻會認錯,而他總是心有幻想。

    “媽媽,他爸都道歉了,我還要打回來嗎?”

    打架就要拚死拚活,你突然你服軟,就像是我在欺負弱者,但是我也沒比你少受贍。

    顏尋景有些不開心,別人都道歉了,她似乎不能揪著不放。

    “沒事兒,孩子打架,不用放在心上。”童桐隻想著把院子裏的人趕緊送走,包括躺在地上的張有財。

    “媽媽,我衣服。”顏尋景覺得可以不打回來,但是還有的賠償還是得要的。

    童桐置之不俚,“我和我老公剛搬過來,對這兒也不熟悉,你你是住在我們隔壁是吧,那咱就是鄰居了,你看能不能麻煩你幫忙把他送到附近的醫院?”

    最好不要她的陪同。

    “你敢幫忙?這女人心可壞著呢,那碎磚頭看到了沒?砸你兒子砸空了。”

    事實如何李富也不知道,但不耽擱他瞎。

    “別胡,那是姑娘沒拿穩。”解釋的話脫口而出,李柱不自然的別開頭,不去看李出。

    才不是擔心他貿然衝出來會被打呢。

    李出沒有注意到他兒子的表情,其實就算注意到了也不會多想,因為她的注意力都被地上的碎磚頭塊兒吸引了。

    張博良敢李富的有一半是正確的,顏尋景是有那麽矮,如果是沒拿穩,磚頭塊兒不會分那麽散。

    另一半純粹是不相信長的那麽好看的姑娘會做凶殘的事情。

    “對,姑娘力氣,沒拿穩。”童桐重複李柱的話,加強這句話的可信性。

    “是我砸的。”又一個拆台的。

    “對啊,她不僅砸了,你看到他臉上的痕跡沒?也是姑娘撓的。”李富看到李出動搖了,繼續扇風。

&nb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