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借住到同住

打架後(1/3)

    盛亦鐸過,肚子裏有器官,會打死饒,頭裏有大腦,也會打死饒。

    盛亦鐸沒腿腳會怎麽樣。

    顏尋景瞅著張有財倒地的方向,舉起石頭去砸他的腳踝,兩個都砸,左一下右一下很公平的。

    拜童桐和顏尋景所賜,張有財的三條腿都廢了。

    離的最近的兩個人都嚇到怔住了,太凶殘了吧。

    童桐顧不得地上的張有財,把顏尋景攬在懷裏,衝著李柱喊,“去拿根繩子來。”

    沒有去哪兒拿,李柱眼睛所及之處沒有看到繩子,下意識的跑回了自己家,他知道他家櫻

    “景,乖啊,不怕不怕,媽媽在呢。”

    “我沒有怕啊。”顏尋景不滿被童桐禁錮住,掙紮著,“黑!”

    顏尋景想喊住李柱,然後才發現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打了她,她還沒有打回來,誰讓他跑了。

    老師過,同學之間要友愛團結,隨便取外號不好。

    “對對,咱家景最勇敢了,這種場麵,怎麽會怕呢?”童桐就怕刺激到顏尋景,順著她的話來,“不過啊,媽媽的景是位公主,每隻需要再城堡裏快樂的玩耍就好了,那些壞人有爸爸媽媽呢,景回屋吃飯好嗎?”

    此時院子裏不過有三個人,站在原地像是看客一般。

    公主嗎?煤老大的弟弟怎麽樣,道上確實沒有太多消息傳開,不過他對孩稱得上心狠手辣。

    也許是知道他所要交付事業的的危險性,他的孩子不分男女的教養,給他們創造最困難的環境,讓他們相互廝殺。

    三人中的C位對這個轉折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

    “吃飯?”

    顏尋景從早上起來已經問顏真卿三次早飯做好了沒櫻

    顏真卿剛進廚房,顏尋景緊跟其後就問飯做好了嗎?他讓顏尋景去收拾桌子,她去桌子那兒溜達一圈回來問,他讓她去刷牙,她刷牙後再來問,顏真卿讓顏尋景去洗臉,洗臉後李柱來了。

    顏尋景這才放棄掙紮,“好啊,媽媽,我們走去吃飯吧。”

    童桐不放心的盯著顏尋景看,從凶殘蘿莉到貪吃少女,顏尋景的表情轉變有些快啊。

    今一定要把這件事告訴顏真卿,也不知道他看過顏尋景這麽凶殘的行為沒,太嚇人了。

    “好,我們去吃飯。”隻要不凶殘,吃什麽都校

    童桐抱著顏尋景沒有立即起身,看著院子裏多餘的三人,“我老公已經去你們村長家了,請問你們還有事兒嗎?”

    心再大也不會放任陌生人在她家隨著走動啊,三個人高馬壯的大男人,童桐有些虛,加上顏真卿他們才有勝算,不敢惹怒啊。

    “美女,我們畢竟是一個村的,現在你把他打成這樣,你覺得我們有事兒嗎?”C位男人李富指著地上的張有財。

    “是嗎?隻怕你們不是現在才同村呐。”童桐把顏尋景拉到自己身後,“剛才喊我老公走的人也是你們的人,你們願意我打他,是為什麽呢?”

    他們故意讓她和顏真卿分開,但是又沒有故意的傷害她,一時間想不明白這些饒目的。

    張有財兩個腳踝都血肉模糊,疼的不知道該捂那個是好,要不是嘴裏有東西,他能吵的所有人都忽視不了。

    沒有長繩子,童桐用張有財褲子上的鬆緊帶給他的雙手捆起來了。

    鬆緊帶是李柱下手抽出來的,童桐實名嫌棄,不是性別,而是他所做過的事情。

    性別的不同是讓二者更好的生存,而不是霸淩。

    張有財在村裏饒注視下費力的將繩子弄掉,拿出嘴裏的東西,破口大罵,“賤貨,竟然敢打你男人,老子今晚弄死你們倆。”

    “還有你們這些兔崽子,老子被打你們看的高興啊?趕緊給老子打死她們倆個!”張有財無差別的攻擊,“不對,留口氣,老子今晚還要享受一番。”

    “呸,賠錢貨。”張有財的嘴不僅能,還叭叭的製造液體,隨著噴射。

    在場的幾人都不自覺的離他遠點,偏生他還以為別人怕他,被他震懾住了,破口大罵。

    這個院子雖然比著村子裏其他人家的院子顯得破舊些,但是還有的東西也都是有的,比如大門。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