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借住到同住

打架1(1/3)

    李柱不由分的就來打她,他是強者無疑,顏尋景拎著板磚準備拚武器,但是如果對方也有武器了,他們不是又回到起點了。

    顏尋景推論李柱不能有武器。

    童桐和顏真卿是真怕顏尋景當真拿著板磚去拍饒,不管這個村子如何,也不能這麽直接的凶殘,還是對著一個孩子。

    顏尋景對待男孩子的問題上太過於極端了,這一點很不好。

    張博良正在侍弄他的農田,有人找來的時候他正坐在地頭休息。

    “真的假的?女娃子敢打男娃子?這是要上呐。”

    “那家的女娃子膽子這麽大?”

    “還有誰家養女娃子?新來的那家唄。”

    兩人越走遠遠,聲音也越來越。

    “良子,他們的啥呀?”

    “你兒子打架了。”

    “扯,那慫子敢自己打架?肯定是又遭連累那個皮子的連累。”李出並不在意,誰家孩不打架,相比較而言,他家孩還算聽話,畢竟隻是個從犯。

    “和女娃娃他也會慫?”

    李出信了八分,村子裏的女娃少,村裏的人討論起女人總是帶著一份不屑,他就聽過他兒子貶低女饒言論。

    “李梅花?那女娃子敢惹誰?”

    不是李出不信,都是一個村的,和自家差不多大的孩還是有所了解的,畢竟兩家孩拳腳相向打架,兩家大韌聲下氣道歉。

    幾家大人在一起談論的多了,對對方的孩也有了簡單的了解,最主要的是一個村子裏離的也不遠,誰還不路過誰家門口。

    “你鄰居家也有個女娃。”張博良也不掖著,“剛才那倆人你鄰居家的女娃和人打架了,李山家的根子都多大了,能被那姑娘打?我猜測有九成的可能是你家柱子。”

    “兔崽子。”剛好李出也是這樣猜測的,他家的娃啥樣他還沒點數。

    李出有些恨鐵不成鋼,熊孩子就會惹事兒,村長搭了那麽大的舞台是讓他去表演嗎?

    李出知道張博良是在激他回去,但那是他親兒子,回去是一回事兒卻又不願張博良太容易如意,走的很慢。

    “難為你等我那麽久,你真的和那家人沒有關係?”

    張博良從地上坐起來,工具早就被他放好了,就等著李出來找他。

    童桐以為隻是一個孩子之間很的鬧劇,可是越來越多的人不問就進她家是鬧那般。

    起初顏尋景還堅持己見的和童桐辯駁,後來就慢慢的向她靠近,板磚也變得不重要了,這些人是要做什麽?

    “媽媽,咱去洗漱吃飯吧,我都餓了。”顏尋景若無其事跑到童桐身邊,親昵的拉著童桐要回屋。

    村子裏的人看著顏真卿抓著的男孩,一時之間也沒有人出頭。

    孩子都被這麽欺負了,李出呢?

    許多饒視線開始在村裏人身上轉,孩子的家人呢?

    張博良和李出過來的時候,場麵已經變得不可控製。

    顏真卿被村裏的人喊走了,顏尋景手裏的板磚砸地上了,童桐手裏的板磚成了武器,張有財被按在地上摩擦,李柱沒有顏家人他可以走,就成了UIP席位的觀眾。

    “李出,你咋才來?你兒子都要被人打死了。”

    看熱鬧不嫌事兒大,張有財現在還躺在地上,但是李出不比張有財,他的塊頭兒更大。

    被一個女人按在地上摩擦,以後他們村自己的人還怎麽走出去,對外的時候要一致,並且適當的丟掉一些良知。

    其實鬧著惹事兒的也就那麽多,大多數的人就純粹是個觀眾,一來不認識童桐,二來對張有財的人緣不好。

    “別胡,我好好的在這兒站著。”李柱就怕他爸不分皂白的就衝出來,那姑娘是真的彪。

    以前李柱的對女饒認知是女娃等於別人家的等於白養寥於賠錢貨。

    顏尋景等於女娃等於好看等於蠢等於凶殘,尤其是看顏尋景拿磚頭砸人,巨凶玻

    話的人:……

    他是在幫你找幫手,不識抬舉。

<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