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借住到同住

多少錢(1/3)

    “媽媽,你的床好漂亮哦。”顏尋景一進屋,好話不要錢似的個不停。

    童桐不謙虛的全盤接受,“你的眼光確實醜。”

    童桐的意思是顏尋景睡在他倆中間,理由是孩受驚了,要給她足夠的安全福

    顏真卿反對,隻問童桐,顏尋景睡中間了她願意和他臉對臉睡嗎?不願意的話,兩個人都留給顏尋景一個後背,哪裏來的安全感?

    顏真卿的意思是,顏尋景睡裏側,其次是童桐,他睡最外側,理由是一家人就要整整齊齊的,由高低個排位,完美。

    顏尋景才不想和爸爸睡,如果可以都不想和他一起睡,因為偷看她換衣服了,“我要挨著媽媽睡,不要爸爸碰。”

    問題解決,顏尋景開始樂顛顛的整理床鋪。

    童桐氣不過顏真卿的決策取得了最多支持,忍不住的生氣,“老娘咬死你,信嗎?”

    顏真卿把脖子湊過去,“咬,使勁點兒,最好能留下些痕跡,好讓人知道咱們今晚的戰況。”

    “臭流氓,臭流氓,有孩子呢,瞎什麽呢。”

    童桐手下可沒有留情,在顏真卿腰間隨便捏住一塊肉,旋轉跳躍,我不停歇。

    “疼!”顏真卿絲毫沒有控製音量。

    鋪被子的顏尋景聽到身後的動靜扭頭,“怎麽了嗎?”

    “臭流氓,閉嘴吧你。”童桐將顏真卿推到一邊,和顏尋景一起收拾床鋪,“沒事兒,就是你爸困了,嫌你慢呢。”

    顏尋景也是困極了,生氣的撇了一眼顏真卿,“懶爸爸,不幹活還有臉別人,哼。”

    顏真卿能不氣嗎?但是是自己選的老婆和女兒,他還能忍。

    童桐摟著顏尋景,顏真卿摟著童桐,一家人整整齊齊的。

    “老婆,晚安。”

    晚安。

    童桐覺得她會睡不著,身後的胸膛就像個火爐子,烤的她渾身燥熱,總想動動,可能是她不斷的動作驚到了顏真卿,顏真卿用一條腿壓在她身上了,然後兩饒肢體接觸麵積又大了,更熱了!

    顏尋景最早睡著的,幾乎挨著枕頭就睡了,然後是顏真卿的呼吸也平穩了,童桐覺得她會是個不眠夜,因為她才睡醒,可事實是她比顏真卿睡著的還早。

    明是新的一,那些人不會那麽輕易信顏真卿的話的,肯定會有所試探,明會是開始。

    顏真卿確實還有很多沒有交代,九點多了,太晚了也太困了,都不記得這些裏睡的最長的時間有沒有五個時了。

    顏真卿的確對童桐有所垂涎,對著童桐的睡顏落下一個晚安吻,又給顏尋景的身子掰過來,同樣的落下一個晚安吻。

    “我們都會好好的。”

    張博良拿著銀行卡在顏真卿家門口溜達了有一會兒,踟躕不覺,抬起的手數次落下來。

    “張博良?大半夜的不在家睡覺在別人家門口做什麽?”張大柱站在自己家門口,看著來回走動的張博良。

    “沒事兒。”張博良不再猶豫,錢是顏真卿的,他都不怕被入記,他又有何擔心。

    張博良先是回去叮囑蘇暖鎖好門窗,告誡她他回來會喊,不是他的的聲音或者沒有聲音,她就可以把人打出去。

    張博良把他和顏真卿的事簡要明,同時把銀行卡放到村長麵前的桌子上。

    “你卡裏有多少錢?”

    村長在抽煙,五分鍾一根的頻率,雖然開門窗戶,但屋裏還是有些煙霧。

    張博良不抽煙,也聞不慣煙味,雖然沒有出聲指責,但是他的動作卻沒有含蓄,一隻手捂著口鼻,一隻手不停的在空中揮動。

    “五萬。”

    “那他是欠你多少錢?”

    “四個人四千,買我的獵物一千,買西瓜一千,借住一人一一千,住了三,吃食全部算一千,還和他去山上的跑腿費五千,他又問我買家具和生活用品兩千,買衣服的跑路費兩千,共計兩萬八。”

    果然是城裏來的敗家子,村長不喜歡顏真卿花錢這麽大手腳。

    張博良的東西是金子做的嗎?都用了他什麽,竟然能花了兩萬八。

    村長熄滅了煙,“你知道密碼?”

    “知道。”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