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借住到同住

小橋(1/4)

    “乖,喊爸爸。”顏真卿蹲下身來,手上重重的按著顏尋景。

    男人被誇的暈乎乎的,但是也見不得顏真卿在孩子麵前這龜縮的模樣,“嗯,我家柱子確實聰明,不過咱們都是大人,不應該和孩子一般見識,孩子不聽話,該打還是要打的。”

    原來人家一直都沒想著謙虛。

    孩子要來是做什麽的,傳承香火的,如果她都敢同你斷絕關係了,那還要孩做什麽用?

    顏尋景又是女娃子,女娃子本來就是替別人家養的,留口氣就行了。

    誰時候不挨打,不聽話就揍,就是這揍孩又分個一二三。

    男人興致勃勃的要和顏真卿交流打孩的經驗。

    什麽踢打踹罵的,顏尋景想起前一段時間沒有喊媽媽換來的痛,“爸爸!”

    顏尋景雖然不知道為什麽要讓她改口喊爸爸,她喊就是了,就是不準打她!

    “你先帶著娃兒去收拾一下家。”

    顏真卿把男人送到門口,約好之後一起喝酒吃肉。

    張博良走之前拍了拍顏真卿的肩膀,認真的,“你女兒知道的有些多。”

    顏真卿有些懵,顏尋景知道什麽了?

    顏尋景卻覺得這是在誇她,她聰明,懂得知識多,特意從屋子裏跑出來道謝,“謝謝叔叔,我會努力知道更多的。”

    張博良轉身看到顏尋景附贈燦爛的笑容。

    他是那個意思嗎?罷了,最該頭疼的不是他。

    張博良想的不錯,顏真卿真的很頭痛,理解鬼才啊。

    孩子是要教的,但不是現在。

    顏真卿還不知道家裏擺設如何,鬆開顏尋景先去逛一趟他家。

    米麵油沒有,醬醋茶也沒有,還好有鍋。

    家裏基本的用品也沒櫻

    “老婆,你把門鎖好,我去買些東西去。”

    和顏真卿的多次交易,張博良已經是萬元戶了。

    顏真卿去做飯,童桐和顏尋景收拾屋子。

    “景,咱們睡哪一間?”

    “這個,床大,我喜歡。”顏尋景挑走好看的被褥,拉著童桐先收拾她的屋子。

    “媽媽,為什麽要讓我喊叔叔爸爸?”

    為什麽呢?

    張博良和那群人販子是一夥的,雖然他曾幫助過她們,但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他在這個村子裏,這個村子就值得考究了。

    究竟是這個村子裏的人都是人販子還是買家?這是個問題,不過總歸都不是好人,張博良有可能除外。

    是了,還沒有告訴顏真卿,她們和這個村子裏的人可能結過仇。

    “爸爸,媽媽,女兒這是一家人呐,哪有叔叔,媽媽,女兒這樣的家庭。”

    童桐猜測顏真卿給他們設定的身份是一家人,就算猜錯了也不怕,顏尋景記打,想要改稱謂,恐嚇一下就好了,最好能給她那男孩的食物是她的的觀念改正。

    “有啊,我班裏的朱玉玉就是和媽媽叔叔生活在一起的。”

    因為是鋪自己的床,顏尋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