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不斷的回憶

第106章 結局(1/3)

    次日,窗外的陽光正好,今天的天氣格外晴朗,窗外茂盛的大樹上都是嘰嘰喳喳的小鳥在叫著,我和餘果兒各躺在一張病床上吊著針。

    唐厲又是拿著筆記本電腦坐在了一根凳子上,雖然他及力掩飾著,可是看他那鄒成川字眉頭,我就知道他公司的事一定又讓他焦頭爛額了。

    “公司的事有進展了嗎?”我看著唐厲問道。

    而他抬起頭來,看了我一眼,露出一個微笑說道:“放心吧!沒事。”

    我看得出唐厲有些回避這個問題,我索性就直接說道:“你就跟我直接說了吧,紙遲早都是包不住火的。”

    餘果兒看情況不對就趕緊說道:“唐厲哥,你今早買的早點是那家的,哈哈,其實我還餓,你能去買一點嘛?”

    唐厲和我都知道餘果兒是在特意給唐厲找借口離開,避免我和唐厲起正麵衝突。

    唐厲放下了手裏的電腦,把電腦放到了我的床頭櫃上。然後說道:“你還要吃點嗎?”

    我搖了搖頭有些生氣。沒有理會他說的話。

    “咚咚咚……”門明顯是開著的,可是門外的人還是敲了敲門。果然看得出來是個很有禮貌的人。

    “請進。”我說道。然後給唐厲使了一個眼色。畢竟那麽多年是默契還是有的,他心領神會的走上前去看了看。

    那個男人進來,看起來已經是中年的樣子。留著一個寸頭,沒有過多的修飾,穿了一件休閑夾克。還有一條休閑褲。

    “我好像在那裏見過這個人,而且看起來那麽眼熟,究竟是哪裏……”我看著眼前的男人想到。

    那個男人指著我說道:“你就是孟言雙孟小姐吧?我就是那天那個警察啊?”

    警察?我最近碰到的警察好像挺多的,和餘晉吵架的時候,為了餘果兒的事情,還有前幾天被綁架,那他是誰?

    我腦海裏不斷的回憶著,還是一臉迷惑地看著他。

    他一臉期待的看著我,可是看我還是沒有回憶起他,他便笑著說道:“就是那天,拿著喇叭喊裏麵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

    我一下子想了起來,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哦!,我想起來了,不過看你今天穿便裝就有些沒認出來。而且我最近見到的警察有點多,所以……”

    我沒有告訴他,所以沒有想起來你是誰,我隻是尷尬的低下了頭,摸了摸腦袋。

    “對了,你今天來是有什麽事嗎?那些警察同誌不是說關於那些綁架團夥的事,已經問清楚了嗎!”我對他來這裏的目的有些不知所措。

    警察局長徐福和藹地笑著說道:“你看,來這麽久,我都忘記說了,我今天來啊,是私人原因,我是這個這鎮的警察局局長,我叫徐福,而你勇敢救下的那個小女孩玲兒,她叫徐玲,是我女兒。”

    唐厲聽了聽這個徐福不是壞人,就拿來一個椅子給他坐下。然後自己也隨意的坐到了我的病床邊上。

    我一聽就覺得這個徐福簡直太客氣了,我自己都覺得那是自己下意識的行為,也沒想過圖什麽回報。

    “徐局長,你太客氣了,我那隻是出於自己的本能幫助了一個女孩,而你們才是這真真的為人民服務,救了那麽多的人,還抓獲了這麽大一個團夥,才是真真的救了多少千千萬萬婦女於水火之中。”我對徐福說道。

    唐厲聽了聽之後,又走到我床頭,拿起了筆記本電腦,我對剛才他的遮遮掩掩還有些生氣。

    我就笑著打趣道:“你不是要去買東西嗎?怎麽這會到是知道忙公司的事了。你這些事想要靠警局來幫你處理,你就等著完蛋吧!”

    說完這話,我才意識到自己這不是在啪啪打臉嘛,一麵在這裏誇徐福他們警察,一麵就在吐槽警察的辦事不利。

    聽完我剛才的話,徐福也有些尷尬,他就裝作沒有聽到的樣子,然後笑了笑。

    唐厲看著我,就對徐福解釋說道:“徐警官,我這個朋友有些口直心快,他說這話不是針對你,隻是因為最近我遇到一些事。”

    我裏麵向唐厲投起感激的目光,我訕訕地笑著說道:“是呀是呀!那些警察跟徐警官你有些不同,最近因為她們啊,可真有點頭痛。”

    徐福聽了之後,就說道:“你方便說說是怎麽回事嗎?既然都是警察,說不定我能幫上什麽忙。”

    我連忙搖了搖手說道:“不用那麽麻煩。”

    徐福笑了笑說道:“孟小姐,玲兒都跟我說了,當時要是沒有你,她根本就跑不了,所以你就別客氣,隻要能幫助你,你就說,也讓我們心裏好過點。”

    我看了看餘果兒,如果要說,肯定要牽扯到她的事。

    餘果兒也十分明事理,她笑著對我說道:“沒有,隻要對我們好,還能懲治那兩個喪心病狂的家夥就好。”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