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壞了

62.發高燒(1/2)

    "

    路燈昏黃,在飄飛的雪花上折射著幽幽光芒。

    醫院的地下停車場裏滿是車,找個停車位都難。

    阮誼和這一路上一直在咳嗽,擤鼻涕,又怕把病毒傳染給言征,就一直用雙手緊緊捂著嘴巴,把自己差點悶的沒氣。

    醫院裏人山人海,即使是晚上十一點鍾,也依舊人滿為患。阮誼和掛了急診號,等了好像很久,終於輪到她去看病。

    醫生是個中年女人,戴著一副細框眼鏡,很嚴謹的樣子。她細細地看了眼阮誼和,苦口婆心道:“你是不是最近沒好好吃飯?這小胳膊細成這樣?現在的小姑娘不要為了愛美就拿身體開玩笑啊!”

    “……我……”阮誼和欲言又止,本來想解釋,想了想還是算了。

    “來,先量個體溫。”醫生把溫度計遞給她。

    阮誼和夾著溫度計,等了幾分鍾,再拿出來時,已經顯示是40℃高燒了。

    “這要打針啊,”醫生甩了甩溫度計,又說:“先去做個皮試吧,看看有沒有什麽過敏。”

    言征沒想到阮誼和發燒這麽嚴重,燒到40℃了還強撐著一聲不吭。

    阮誼和把自己冰涼的手搭在滾燙的臉頰上,頭昏腦脹得完全沒法思考,一路默默跟著言征走到做皮試的窗口。

    皮試窗口處那個小女孩哭的格外響亮,針還沒紮下去就哭的撕心裂肺了。

    阮誼和在心裏吐槽現在的小孩真是嬌氣,做個皮試也能哭成這樣。她一邊吐槽,一邊利落地挽起衣袖,大大咧咧地把手臂伸過去。

    皮試窗口的護士姐姐看著阮誼和,溫柔地說:“別怕啊,不疼的。”

    “……嗯。”

    說不疼那是假的,針紮下去時,阮誼和也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言征幫她用棉花團按著出血的地方,阮誼和有點不好意思,低聲說:“我自己來吧。”

    那位護士姐姐笑著說:“就讓你男朋友幫你按著唄,這有什麽不好意思的。”

    結果這話一出,阮誼和更不好意思了,臉頰又紅又燙。

    所以到最後,還是言征幫她按著手臂處做皮試的地方。

    阮誼和斟酌了一會兒,翁聲翁氣地說:“老師……我覺得,可以不用按了。”

    言征鬆開她的小臂,幫她把衣袖一層層拉下來,然後調侃她:“怎麽現在還喊老師?”

    ……

    小阮同學委屈地解釋:“我感覺現在潛意識裏還是把你當老師,一直有種……敬畏感。”

    言教授反問:“我怎麽不知道小阮同學還會敬畏老師?”

    阮誼和一本正經地繼續解釋:“不是,我……我是真的感覺,直呼你名字好像不太尊敬。”

    言征失笑,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怎麽這麽可愛。”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