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壞了

61.被表白了(甜!)(1/2)

    "

    聽黎苗淼說,之前連續三天給阮誼和打電話都沒人接。

    放下手中的文件,言征決定去阮誼和家看看,是不是又出什麽事了。

    天氣挺冷的,雪越下越大,空氣裏透著一種冰冷而清新的味道。

    那棟老舊的居民樓下停著一輛搬家的貨車,一對老人指揮著搬家公司的人幫忙把一些家具搬上樓。

    言征站在樓下等了幾分鍾,等狹窄的樓道裏的人稍微少了一些,才往樓上走。

    沒想到,這戶搬家的老年夫婦竟然是搬到阮誼和家。

    言征問那個老太太:“您好,請問原來住在這裏的小姑娘是今天搬走了嗎?”

    老太太語氣略微有些抱怨:“啊,是啊,本來昨天就該搬走的。但是她家裏走了人,也是可憐,唉,算了……你要找她有什麽事嗎?”

    “沒事,”言征頓了頓,又問:“家裏走了人……”

    站在一旁的老頭接過話茬:“就是她奶奶過世了,前幾天發生的事。”

    老太太拍了拍心口,說:“可憐喲,那孩子也不知道現在找到住處沒有……”

    那丫頭的奶奶……過世了…

    言征心底驀地疼了一下。

    天色昏沉沉的,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鍾了。

    他撥通了阮誼和的手機號。

    “言老師?”電話那頭的聲音微微有些沙啞,鼻音很重。

    “現在在哪?”

    阮誼和微微愣了一下,回答說:“我在外麵。”

    ……

    “地址發給我,我過來找你。”

    阮誼和更摸不著頭腦了,沉默兩秒後“嗯”了一聲,於是掛掉電話。

    她正在車站處等候公交車,準備坐公交車先去一家青年旅舍住一晚上。

    天太冷了,路上的行人明顯比平時少。

    阮誼和坐在一個大行李箱上,把黑色長襖的帽子豎起來,又把拉鏈拉到最高,用來擋住一些寒風。

    然而長襖質量太差,根本不保暖,她被風吹得頭昏沉沉的,太陽穴脹痛。

    她疑惑地想著,言老師怎麽會現在要來找她。

    正在困惑之際,言征已經開車過來了。

    遠遠就看到這丫頭一個人坐在車站台,額前劉海被寒風吹得亂七八糟。

    “言老師……”

    阮誼和從行李箱上站起來,由於三天沒吃飯了,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一開口的調子都是軟弱無力的。

    言征走到她身邊,把自己的灰色圍巾給她圍得嚴嚴實實,然後……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