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劍客無情劍

第一章飛刀與快劍(1/5)

    冷風如刀,以大地為砧板,視眾生為魚肉。

    萬裏飛雪,將蒼穹作洪爐,溶萬物為白銀。

    雪將住,風未定,一輛馬車自北而來,滾動的車輪碾碎了地上的冰雪,卻碾不碎天地間的寂寞。

    李尋歡打了一個哈欠,將兩條長腿在柔軟的貂皮上盡量伸直,車箱裏雖然很溫暖很舒服,但這段旅途實在太長,太寂寞的思想傾向。狹義上,僅指英國哲學家波普爾所提出的一種人生本就充滿了矛盾,任何人都無可奈何。

    李尋歡歎了囗氣,自角落中摸出了個酒瓶,他大囗的喝著酒時,也大聲地咳嗽起來,不停的咳嗽使得他蒼白的臉上,泛起一種病態的嫣紅,就仿佛地獄中的火焰,正在焚燒著他的肉體與靈魂。

    酒瓶空了,他就拿起把小刀,開始雕刻一個人像,刀鋒薄而鋒銳,他的手指修長而有力。

    這是個女人的人像,在他純熟的手法下,這人像的輪廓和線條看來是那麽柔和而優美,看來就象是活的。

    他不但給了她動人的線條,也給了她生命和靈魂,隻因他的生命和靈魂已悄悄地自刀鋒下溜走。

    他已不再年輕。

    他眼角布滿了皺紋,每一條皺紋都蓄滿了他生命中的憂患和不幸,隻有他的眼睛卻是年輕的。

    這是雙奇異的眼睛,竟仿佛是碧綠色的,仿佛春風吹動的柳枝,溫柔而靈活,又仿佛夏日陽光下的海水,充滿了令人愉快的活力。

    也許就因為這雙眼睛,才能使他活到如今。

    現在人像終於完成了,他癡癡地瞧著這人像,也不知瞧了多少時候,然後他突然推開車門,跳了下去。

    趕車的大漢立刻吆喝一聲,勒住車馬。

    這大汗滿麵虯髭,目光就如鷙鷹般銳利,但等到他目光移向李尋歡時,立刻就變得柔和起來,而且充滿了忠誠的同情,就好象一條惡犬在望著他的主人。

    李尋歡竟在雪地上挖了個坑,將那剛雕好的人像深深的埋了下去,然後,他就癡癡地站在雪堆前。

    他的手指已被凍僵,臉已被凍得發紅,身上也落滿了雪花。但他卻一點也不覺得冷,這雪堆裏埋著的,就象是一個他最親近的人,當他將‘她’埋下去時,他自己的生命也就變得毫無意義。

    若是換了別人,見到他這種舉動,一定會覺得很驚奇,但那趕車的大汗卻似已見慣了,隻是柔聲道:‘天已快黑了,前麵的路還很遠,少爺你快上車吧!

    李尋歡緩緩轉回身,就發現車轍旁居然還是一行足印,自遙遠的北方孤獨地走到這裏來,又孤獨地走向前方。

    腳印很深,顯然這人已不知走過多少路了,已走得精疲力竭,但他卻還是絕不肯停下來休息。

    李尋歡長長歎了囗氣,喃喃道:

    “這種天氣,想不道竟還有人要在冰天雪地裏奔波受苦,我想他一定是很孤獨,很可憐的人。”

    那虯髭大汗沒有說什麽,心裏卻在暗暗歎息:“你難道不也是個很孤獨很可憐的人麽?你為何總是隻知道同情別人?卻忘了自己……”

    車座下有很多塊堅實的鬆木,李尋歡又開始雕刻,他的手法精練而純熟,因為他所雕刻的永遠是同一個人。

    這個人不但已占據了他的心,也占據了他的軀殼。

    雪,終於停了,天地間的寒氣卻更重,寂寞也更濃,幸好這裏風中已傳來一陣人的腳步聲。

    這聲音雖然比馬蹄聲輕得多,但卻是李尋歡正在期待著的聲音,所以這聲音無論多麽輕微,他也絕不會錯過。

    於是他就掀起那用貂皮做成的簾子,推開窗戶。

    他立刻就見到了走在前麵的那孤獨的人影。

    這人走得很慢,但卻絕不停頓,雖然聽到了車鈴馬嘶聲,但卻絕不回頭!他既沒有帶傘,也沒有戴帽子,溶化了的冰雪,沿著他的臉流到他脖子裏,他身上隻穿件很單薄的衣服。

    但他的背脊仍然挺得筆直,他的人就象是鐵打的,冰雪,嚴寒,疲倦,勞累,饑餓,都不能令他屈服。

    沒有任何是能令他屈服!

    馬車趕到前麵時,李尋歡才瞧見他的臉。

    他的眉很濃,眼睛很大,薄薄的嘴唇緊緊抿成了一條線,挺直的鼻子使他的臉看來更瘦削。

    這張臉使人很容易就會聯想到花岡石,倔強,堅定,冷漠,對任何事都漠不關心,甚至對他自己。

    但這卻也是李尋歡平生所見到的最英俊的一張臉,雖然還太年輕了些,還不成熟,但卻已有種足夠吸引人的魅力。

    李尋歡目光中似乎有了笑意,他推開車門,道:“上車來,我載你一段路。”

    他的話一向說得很簡單,很有力,在這一望無際的冰天雪地中,他這提議實在是任何人都無法拒絕的。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