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江南,無你何歡

第446章 莫負時光64(1/5)

    轉角處的女人好像在跟誰說著什麽話,沒等千煙再說些什麽就看到人已經離開了,消失在了視野裏。

    同時,溫南也鬆開了她的手。

    原本被溫暖所包裹著的手驟然被人從掌心中鬆開,一種無名而又巨大的失落感鋪天蓋地的朝千煙侵襲了過來。

    “你進去檢查,我有點事。”溫南都陪她走到門口,卻匆匆的丟下了一句話,邁著長腿徑直離開了。

    好像是朝那個人追了過去。

    從始至終他的目光好像都在前方,沒有收回來過。

    千煙的呼吸一滯,想要抓住些什麽,留給她的卻隻是溫南的背影。

    長而空寂的醫院走廊,溫度都像是在冰窖裏一樣,千煙看著男人匆匆離開的背影,腦子裏一遍遍想起的都是他之前的神情。

    從眼底絲毫不遮掩表露出來的喜色,好像有什麽東西失而複得了一樣。

    感情嗎

    還是,愛人

    千煙幾乎想不到,溫南這樣的人,能夠呼風喚雨能夠一手遮天,還能失去什麽。

    隻不過她倒是聽清楚,自己現在的無力感,和心裏好像驟然缺了一塊什麽東西。

    “千小姐”有人開口叫了她一聲。

    千煙收回視線,臉色都有些蒼白,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麵前的醫生,呼吸都好像有些不順暢,堪堪朝對方點了點頭,“嗯。”

    “溫先生說你身體不舒服,進來吧。”醫生看了看她的臉色,“你的臉色不太好,我先給你做個檢查。”

    臉色不好,哪是因為這個。

    千煙又看了一眼走廊的方向,早已沒有了人影,最終還是什麽都沒說,抿了抿唇,低著頭跟著醫生進去了。

    像一個被拋棄了的孩子。

    千煙不是個易受孕的體質,就算偶爾溫南沒有做措施也不會那麽戲劇性的懷孕。

    檢查完了之後確定了隻是胃裏受寒,千煙也算是鬆了一口氣,滿心的慶幸。

    取了藥之後,她才慢悠悠的朝電梯口走了過去,垂著頭重重的歎了口氣。

    前途和溫南可以劃等號,未來和他,卻不能。

    站在樓梯口,千煙給溫南打了個電話,畢竟他之前行色匆匆,也不知道是去幹什麽了。

    電話很快被接通了,男人的聲音沉沉傳來,聽不出來情緒,“檢查完了”

    “嗯。”千煙應了聲,“就是胃受涼了,開了點藥。”

    “嗯。”

    “那我先回去了”

    “下來。”溫南頓了頓,又補充道,“我在車上等你。”

    隨後,他就掛斷了電話。

    千煙握著手機愣了幾秒,才匆匆按了電梯,趕緊下了樓。

    溫南目光沉沉的坐在車上,車內的空調開得很足,甚至是有些冷,兩側的車窗卻都是開著的,彌漫著煙味,讓人一靠近就能感受得到這人的煩躁一樣。

    千煙上車的時候,外麵一大股煙味,車內倒是被冷氣吹散了不少。

    坐在駕駛座上的男人發絲有些淩亂,外套也被脫掉了扔在後座,領帶被鬆開了一些,整個人看上去很是不羈。

    千煙一坐上副駕駛,就有種濃濃的壓抑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溫南的影響。

    還是,因為溫南這個樣子是為了別人,自己才覺得難受。

    “我藥拿好了。”千煙坐在副駕駛上,老老實實的樣子,一想到他之前匆匆離開,心裏始終有些堵,說話的語氣也有些悶了。

    溫南側過頭去看了她一眼,捏了捏眉心,忽然把手伸了過去。

    骨節分明的手指,脈絡清晰的掌心在她麵前攤開,千煙垂眸看了看,心裏一沉。

    人一旦動了感情真的很可怕,對方一個小小的動作都像是要把她打入十八層地獄一樣。

    他剛剛離開了,沒有跟著她一起檢查,所以現在要看看結果

    心頭的壓抑感快要讓千煙喘不過氣了,手指一再攥緊,左手捏著的報告單都被捏皺了,最終還是咬著下唇內側的嫩肉,波瀾不驚的把手裏的東西放了過去。

    身側的男人一個反手,卻把她的手牢牢包裹在了掌心。

    那種熟悉的溫熱感又傳了過來,堪堪的包圍著千煙。

    千煙如果出道的話,會是一個很完美的演員,因為她總是能把自己的感情和想法隱藏的很好,能夠在外人麵前展露出她自己想要展現的一麵,絲毫不露出破綻。

    可是現在大概是她的擔憂太多了,或是有了些小脾氣,讓溫南看出來了些許。

    他對這張紙毫無興趣,不管上麵寫著的是什麽。

    溫南歎了口氣,遲遲沒有開車離開,而是側過頭來看了千煙一眼。

    “我剛剛是有事,別亂想,嗯”他難得的解釋了一句,好像是在安撫著千煙的情緒。

    這個小姑娘,前段時間又是傷口又是重感冒,現在又感冒了,到了醫院之後他還匆匆離開,看她的樣子都看出來是有些小情緒了。

    千煙扁著嘴,倒是給了台階就下,哼哼了一聲,“噢”

    溫南看著她這不悅的樣子,彎了彎唇角,低低的笑了一聲,捏著她的手背,“回去了好好休息。”

    他並沒有深入的去解釋,比如為什麽在之前看到那個女人會麵露喜色,沒有說為什麽會匆匆離開去追她,也沒有說後來發生了什麽。

    千煙一堆問題堵在心口,又問不出來,從來沒這麽憋悶過。

    大概是因為以前她沒見過溫南這個樣子,就算是他有再多的秘密和不為人知的事情,她也能讓自己留在他身邊,讓他不會膩。

    哪怕是之前祁瑤跟溫南傳了幾天的緋聞,她都沒有這麽有危機感過。

    溫南的心裏,或許真的住著一個人。

    她走不進去他的心裏,所有的好像都是癡心妄想,就連危機感這三個字,她都沒有資格說出來。

    千煙悶悶的靠在背椅上,抑鬱的透過後視鏡看了看自己,小臉上表情不算太惆悵,心裏卻跟個怨婦似的。

    溫南沒有再繼續說什麽,徑直開著車把她送回了家,一路無話。

    兩個人各有各的心事,在溫南眼裏,千煙很乖巧,即便是她這種任何時候都好像處事不驚的淡漠樣子偶爾也會讓他不爽,可是兩個人現在的關係,好像這樣是最好的相處模式。

    她乖巧懂事,他就可以給她所有想要的東西,除了愛情。

    車子平穩的停在了千煙的小區門口,溫南沒有下車的意思,而是側過頭去看著千煙,叮囑了一句,“好好休息,要答辯了。”

    要答辯了,要畢業了。

    千煙這幾年在學校是個乖乖女,背地裏卻有個這麽大的金主,如果不是溫南提起,她都快忘了她的畢業時間快到了,也差點忘了自己還是個學生了。

    反正誰都不是什麽好人,她也不是。

    “你不上去洗個澡嗎”千煙突然脫口而出一句毫不著調的話。

    在這樣靜謐的空間內,這句話反而像是一個挑逗。

    溫南愣了一下,勾起唇角笑的有些痞氣,“嗯”

    低沉的一個單音節發音,卻像是勾了人心,語調曖昧的讓人有些想入非非。

    千煙臉色一紅,趕緊解釋了一句,“你剛剛去追她的時候出了很多汗,我上車的時候你額頭上都還有汗珠。”

    溫南是個很愛幹淨的人,一般出了汗之後都會像個強迫症一樣洗個澡。

&n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