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小團寵的躺贏人生

第121章 一見傾心,以身相許(1/5)

    得知裴雲婠榜上無名,路含煙、餘年、餘糧三人都很是驚訝。

    

    就連不在青陵府城的彥乘風,得知消息後也很是驚訝。

    

    “婠表妹,我都考中了,你怎麽會考不中呢?”餘糧最是驚訝以及最是不解。

    

    在餘糧看來,他一個木匠都能進鎏光宗,那麽,裴雲婠又是醫者,又是廚子,還會做那麽多千奇百怪的東西,那就更能進鎏光宗了。

    

    裴雲婠閑閑地回了一句,“可能是這一屆的主考先生們更好你這一口的。”

    

    餘糧:“……”

    

    “雲婠,當日你入場考試,是不是出了什麽意外?”路含煙擔心是裴雲婠因故沒有發揮好。

    

    “煙兒姐姐,我考試時挺平常心的啊!”

    

    “那為何……”若不是發揮失常,路含煙就不能理解了。

    

    誠如餘糧所,既然他都能考中,為何裴雲婠會考不中呢?

    

    路含煙也如是想。

    

    “你……別灰心……以後……會好的。”餘年不擅安慰人,他糾結遲疑了好久,也才出這麽一句吞吞吐吐的話來。

    

    看著這三人都是滿臉的愁雲慘淡,裴雲婠卻是一臉輕鬆地笑了笑,“你們都考上了就行,我沒事的,你們不用擔心我。”

    

    裴雲婠確實沒考上,但紅塵仙考上了啊!

    

    所以,這鎏光宗,依然是可以進的。

    

    ***

    

    鎏光宗是九月底結束招生試,月末最後一張榜告知招錄的生員。

    

    鎏光宗的招錄率隻有一成,今年招錄了兩千多名生員,這些人要在未來三個月的時間裏,經曆數場淘汰賽製的考試,最終能留下來的又隻有一成的人。

    

    而這些被留下的人裏,隻有鳳毛麟角的人能被正式選入鎏光宗,其餘的人就隻能當外門弟子。

    

    鎏光宗招錄的新生員都要進鎏光書院學習,以及進行為期三個月的淘汰賽。

    

    鎏光書院是鎏光大陸底蘊最深遠,師資最雄厚的書院。

    

    很多人來參加鎏光宗的招生試,想著的就是,如若不能擠進鎏光宗,也得擠進鎏光書院。

    

    畢竟就算是能在鎏光書院進學一段時間,也是人生圓滿的了。

    

    “能進鎏光書院就已經賺到了,你們都不要給自己太大的負擔,平常心就好。對了,聽鎏光書院裏的夥食不錯,你們要吃好喝好,好好照顧自己啊!”裴雲婠高高興胸把路含煙、餘年、餘糧三人送進了鎏光書院。

    

    瞧著裴雲婠這般沒心沒肺的模樣,三人都感覺自己真的是白為她擔心了……

    

    裴雲婠與三壤別後,帶著綠柳和掠影回了錦繡樓,三人再趕著馬車從錦繡樓裏出來,假裝是要出遠門。

    

    裴雲婠在馬車裏易容換裝。

    

    裴雲婠戴上一張薄薄的人皮麵具,就成了一個邪魅狂狷的風流生。

    

    她再穿上鎏光書院給新生員分發了統一的白色長衫,便成了風流不羈之中又帶著一些高冷疏離的模樣。

    

    就著銅鏡照了一番,裴雲婠很是滿意自己的新形象。

    

    “綠柳,掠影,我去鎏光書院的這些,紅塵仙坊就拜托你們了。”裴雲婠一臉鄭重地看著綠柳和掠影。

    

    “是,姑娘保重。”綠柳和掠影異口同聲道。

    

    馬車經過一個巷口,裴雲婠趁著路上沒人,就敏捷地跳了下來,閃身進了巷子裏。

    

    綠柳和掠影則趕著馬車出了城,把馬車寄存在城外的一戶農家後,再悄悄地返回了紅塵仙坊。

    

    裴雲婠則提著一個包袱,獨自去了鎏光書院。

    

    為期三個月的淘汰賽是封閉式的,鎏光書院裏有男舍和女舍提供給各位新生員。

    

    而在招生試上成績最突出的前十名,都有一個單獨院。

    

    院以“十幹”命名,分別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字號院。

    

    裴雲婠身穿道袍,麵戴人皮麵具,做著道士的打扮,頂著“紅塵仙”的名號,住進了癸字號院。

    

    為鐐調,裴雲婠用“紅塵仙”的身份參加鎏光宗的招生試之時,隱藏了部分實力,將將擠進了前十。

    

    裴雲婠剛剛將帶來的包袱細軟收拾好,就有人敲響了院的門。

    

    裴雲婠前去開門,見到一個藍衣書童。

    

    “癸字號生員,樞尊者會於午後申時在青雲台訓話,請帶上生員號牌提前候場。”藍衣書童恭敬有禮地向裴雲婠傳達了消息後,不做任何逗留。

    

    裴雲婠記下時辰後,琢磨著眼下還早,就將院歸置打掃一番。

    

    院裏是沒有人伺候的,入住後一切的生活起居都必須親力親為。

    

    而裴雲婠是個有潔癖的人,因此,邊邊角角的地方,都被她清理得幹幹淨淨。

    

    一番收拾下來,就已經到了午飯時辰。

    

    院裏沒有廚房,生員們都是統一到飯堂裏進食。

    

    並且,飯堂裏提供飯食的時間隻有半個時辰,到點開門,到點關門,半盞茶的功夫都不會耽擱。

    

    裴雲婠出了院子就隨著人流方向而走,她雖然還不知道飯堂在哪裏,但這會兒人流湧去的地方,隻可能是飯堂。

    

    新生員之間大多是互不認識,像是路含煙、餘年、餘糧這般三人紮堆湊的集體目前還不多。

    

    但隻要相處個三五日,肯定就會出現很多紮堆湊的集體。

    

    裴雲婠打好了飯菜,並沒有去同路含煙三人坐一桌,因為她臉上頂著的這張臉,目前沒人認識。

    

    鎏光宗對每一個生員的信息都是保密的,目前也還沒有別的新生員知道裴雲婠就是紅塵仙。

    

    吃過午飯,裴雲婠回了癸字號院歇午覺。

    

    下午申時之前,便趕到了青雲台。

    

    青雲台由一座直徑有三丈的圓形高台,以及一方圍繞高台的圓形廣場組成。

    

<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