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你的情深似海

第2344章 司寧安(25)

他們到倫敦的第二天,倫敦下雪了。 麗貝爾眼睛睜得老大,對此特別驚奇,像個無知的孩子。 “我第一次見到下雪。”她對司寧安道,“真意外,原來雪是這樣的。” 司寧安躺在酒店的床上,很愜意支起了半個身子,往窗外看了眼,笑道:“等忙完了正經事,可以帶你去滑雪。” “我怕冷。”麗貝爾又縮回了被窩裏。 兩人又睡了個回籠覺。 麗貝爾一直往司寧安懷裏拱,汲取他的溫暖。 司寧安是個很容易被點燃的人,她在他懷裏鑽來鑽去的,頭發摩擦著他的肌膚,是一種別樣的誘惑。 於是,這個上午過得似乎更快了。 麗貝爾後來幾乎是昏過去的。 她一邊昏昏沉沉,一邊想司寧安:“到底是年輕,身體真好。” 她睡了一個下午,午飯都沒吃。 晚上是拍賣晚會。 麗貝爾盛裝,隨著司寧安去出席。她這次穿上了特別厚重的皮草風氅,把她裹得像個貴婦。 這樣厚重的衣裳,也隻能在倫敦穿了,回到香港非得熱死她不可。 “……等我以後有錢了,我也可以時常到倫敦來看雪。”麗貝爾想著。 兩人進了晚宴現場。 司寧安受到了特別高的禮遇,他的桌子在最前麵。 在這樣的宴會上,居然還有好幾位賓客認識他,攜伴過來跟他打招呼。既有華人,也有英國人。 麗貝爾淺淡含笑,不言不語的跟著應酬。 她落落大方的樣子,讓司寧安很有麵子。雖然她不夠驚豔,卻有種從骨子裏透出來的貞淑氣質,讓她的舉止做派,很顯高貴。 這次的拍賣會,司寧安是帶著目的來的,他沒有買其他東西。 麗貝爾對古董、珠寶興趣也不大,看得昏昏欲睡,沒什麽能牽動她的。 直到最後,那串項鏈才出來。 一下子,全場都沸騰了。 麗貝爾也打起了精神。 項鏈從十萬英鎊開始叫價。 說明司寧安說得沒錯,這條項鏈原本的價值,不過十萬英鎊。 然而,拍賣會就是會抬價。 最後,司寧安以一百二十萬英鎊,拔得頭籌,拍下了這串項鏈。 他心情好極了。 回到了酒店時,拍賣行的人已經把項鏈送到了,非常慎重裝在黑色絨布匣子裏。 司寧安隨意拿了出來。 他笑道:“今晚挺有趣的,比這項鏈更有趣。” 他與那些人的恩怨糾紛,麗貝爾不懂,不過她覺得司寧安是贏了,才會如此高興。 男人的好勝心,真是奇怪。 司寧安拿出項鏈,麗貝爾也湊過來,打算好好欣賞。 不成想,司寧安卻隨意往她懷裏一丟:“給你瞧瞧,可以試戴。” 這條項鏈,他是打算送給宋怡小姐的,麗貝爾隻能是試試。 試試也好,麗貝爾還沒有過這樣昂貴至極的首飾。 她笑了笑:“好啊,我去試試。” 說罷,她居然去了洗手間。 司寧安以為,是洗手間有鏡子,她可以對著鏡子欣賞。 他脫下了自己的外套。 就在他轉身的時候,身後傳來了麗貝爾含笑的聲音:“好看嗎?” 司寧安隨意轉過身。 然而,他整個人卻愣住了,一時呆在那裏。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