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你的情深似海

第1章 初相見(1/3)

    民國十二年的冬月初八,是顧輕舟的生日,她今天十六歲整了。

    她乘坐火車,從小縣城出發去嶽城。

    嶽城是省會,她父親在嶽城做官,任海關總署衙門的次長。

    她兩歲的時候,母親去世,父親另娶,她在家中成了多餘。

    母親忠心耿耿的仆人,將顧輕舟帶回了鄉下老家,一住就是十四年。

    這十四年裏,她父親從未過問,現在卻要在寒冬臘月接她到嶽城,隻有一個原因。

    司家要她退親!

    嶽城督軍姓司,權勢顯赫。

    “是這樣的,輕舟小姐,當初太太和司督軍的夫人是閨中密友,您從小和督軍府的二少帥定下娃娃親。”來接顧輕舟的管事王振華,將此事原委告訴了她。

    王管事一點也不怕顧輕舟接受不了,直言不諱。

    “少帥今年二十了,要成家立業。您在鄉下多年,別說老爺,就是您自己,也不好意思嫁到顯赫的督軍府去吧?”王管事又說。

    處處替她考慮。

    “可督軍夫人重信守諾,當年和太太交換過信物,就是您貼身帶著的玉佩。督軍夫人希望您親自送還玉佩,退了這門親事。”王管事再說。

    所謂的錢權交易,說得極其漂亮,辦得也要敞亮,掩耳盜鈴。

    顧輕舟唇角微挑。

    她又不傻,督軍夫人真的那麽守諾,就應該接她回去成親,而不是接她回去退親。

    當然,顧輕舟並不介意退親。

    她未見過司少帥。

    和督軍夫人的輕視相比,顧輕舟更不願意把自己的愛情填入長輩們娃娃親的坑裏。

    “既然這門親事讓顧家和我阿爸為難,那我去退了就是了。”顧輕舟順從道。

    就這樣,顧輕舟跟著王管事,乘坐火車去嶽城。

    看著王管事滿意的模樣,顧輕舟唇角不經意掠過一抹冷笑。

    “真是歪打正著!我原本打算過了年進城的,還在想用什麽借口,沒想到督軍夫人給了我一個現成的,真是雪中送炭了。”顧輕舟心道。

    去退親,給了她一個進城的契機,她還真應該感謝司家。

    顧輕舟長大了,不能一直躲在鄉下,她母親留給她的東西都在城裏,她要進城拿回來!

    她和顧家的恩怨,也該有個了斷了!

    退親是小事,回城裏的顧家,才是顧輕舟的目的。

    顧輕舟脖子上有條暗紅色的繩子,掛著半塊青螭玉佩,是當年定娃娃親時,司夫人找匠人裁割的。

    裂口處,已經細細打磨過,圓潤清晰,可以貼身佩戴。

    “玉器最有靈氣了,將其一分為二,注定這樁婚事難以圓滿,我先母也無知了些。”顧輕舟輕笑。

    她複又將半塊玉佩放入懷中。

    她的火車包廂,隻有她自己,管事王振華在外頭睡通鋪。

    關好門之後,顧輕舟在車廂的搖晃中,慢慢添了睡意。

    她迷迷糊糊睡著了。

    倏然,輕微的寒風湧入,顧輕舟猛然睜開眼。

    她聞到了血的味道。

    下一瞬,帶著寒意和血腥氣息的人,迅速進入了她的車廂,關上了門。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