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為農家女

第306章 殺豬(1/4)

    “喲,這襖子做得真好,廢了不少料吧。不行,這我不能收,你拿回去賣吧。”顧婆子連忙推拒。

    那是一件青色的圓領長襖,一看就是好麵料,而且還舍得塞棉花,摸著特別暖和。

    “這是按照嬸嬸您的腰身來做的,我做了許久,這次才有機會給您帶過來。我這背井離鄉的,還好有你們照拂,不然怕是飯都吃不上了。”伍秀蘭笑著道。

    她話音輕柔,聽上去如春風拂麵,令人倍感舒適。

    顧婆子心裏的那一點兒最後的防備徹底被擊潰,眸光也更加柔和了一些,“不行,孩子,這東西我不能收,太貴重了。”

    “貴重什麽,我就隻會這手藝,嬸嬸別嫌棄才好。”

    梅崇嶺也在一旁勸道:“親家母您就收著吧,這襖子秀娘確實做了許久,老早就要拿給你的。”

    既如此,顧婆子隻得收下了。

    幾人圍著地爐烤著火,閑談夜話。

    沈晚是個閑不住的,也想在過年之前縫條手帕送給梅氏,眼下正在趕工。

    伍秀蘭瞧見了,便忍不住指點一二。

    她可是個女紅高手,沈晚又肯學,兩人很快湊在一塊兒嘀咕去了。

    顧婆子見她能夠融入家裏,沒有想象中的拘謹和尷尬,也放下了心。

    “奶奶,今晚怎麽睡啊?”顧喬悄聲問道。

    “放心,我都安排好了,你和秀姨去你叔祖家借宿,你外叔祖和昭兒擠一擠。”顧婆子拍了拍她的手。

    “嗯。”操心?喬這才將心放進了肚子裏,然後彎腰蹲在地爐旁邊烤紅薯。

    到了夜裏,她便抱著被子帶著伍秀蘭去了隔壁借宿。

    高氏瞅見伍秀蘭衣著講究,又見顧康的眼珠子都快黏在她身上了,不禁嘀咕:“長這麽高做什麽?竹竿嗎?好掛衣服?瘦得跟猴兒似的,也不怕被風吹跑,這樣子能做農活嗎?”

    “沒有啊,挺好看的。”顧康還不知死活地誇道。

    高氏立即擰了一把他的大腿,“你什麽?”

    “疼疼疼,你放手。”

    高氏倒是立即放了手,卻將懷裏的孩子一把塞給了他,然後轉身就回了自己房間。

    孩子乍然離開母親的懷抱,還幾乎是被強塞過去的,感覺到不適,立即嗷嗷大哭起來。

    柳氏正在安頓伍秀蘭她們,聽到哭聲立即回頭,皺眉凶道:“這麽冷的你抱她出來吹冷風作甚?高氏又死哪裏去了?怎麽不自己看孩子!”

    高氏聞言氣不過,立即扭頭衝到房間門口朝柳氏吼道:“他是孩子親爹,抱一會兒又怎麽了?難道孩子就合該黏在我身上不成?”

    “你還和我頂嘴?”

    “我不是和你頂嘴,娘,你也講些道理,畢竟念恩姓顧,可不跟我姓高!”

    “吵吵吵,成吵吵,你們在幹什麽?客人還在呢?”顧拓從灶房裏鑽出來,打斷了婆媳的爭吵。

    顧喬連忙走到門邊,從柳氏手裏接過油燈,對她講道:“叔祖母,我自己鋪床吧,您忙您的去,這裏我都熟悉的。”

    柳氏有些不好意思,這才與顧喬和伍秀蘭打了招呼,然後轉身殺氣騰騰地朝顧康走去。

    顧喬卻無心看她們一家人鬥嘴吵架,連忙關了房門,然後對伍秀蘭講道:“秀姨,我們快睡了吧,明兒殺豬還得早起呢。”

    聽著門外吵嚷的聲音,伍秀蘭略微蹙起眉頭,“這……”

    “這家人吵慣了,我都聽習慣了。”顧喬露出無奈的神情。

    兩人是在家裏洗漱了才過來的,遂直接寬衣上了床,然後吹熄了燭火。

    隻是外間一直吵嚷不休,叫人根本無法安睡。

    黑暗裏,不適應這種吵鬧的伍秀蘭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最後她歎了口氣,睜開眼睛,低聲試探道:“巧兒,你睡了沒?”

    “沒。”顧喬的話音裏也多了幾分無奈,隨後又道,“不好意思啊秀姨,家裏就是這環境,你擔待一下。”

    “沒關係的,我就是想問,在這農村,是女子就這麽招人嫌嗎?”

    之所以問出這話,是因為她聽見高氏罵柳氏嫌棄她生不出兒子。

    不過問完後她又笑了,“我怎麽會問出如此愚蠢的問題來呢?”

    “嗯?”顧喬不解。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