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有離別亦重逢

相思手鏈(1/4)

    西門凊伸出手,用力地拉住了我。他緊緊地拽著我的手臂,等我站穩,他依然沒有鬆開。這時候我感覺到自己的心開始劇烈跳動起來。喝了酒的腦子裏昏昏沉沉,不知道為什麽我好想靠在他懷裏。

    

    “憑什麽你分手就分手?憑什麽你和好?在我拚命打你電話你不理我的時候,我就鐵了心,再也不理你!你知不知道,當時我多痛苦,你不肯見我,不肯理我,分手就是分手……我恨你還來不及……我……怎麽……可能再去……喜歡你……”我也想不到我會情緒失控,衝著西門凊咆哮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西門凊用力地把我扯到他懷裏,緊緊地抱住我。我掙紮,反抗,可是卻被他牢牢扣在懷裏。他沉重地呼吸著,被凍得通紅的臉不淚流滿麵。他的鼻子裏呼出大片的熱氣,口上的酒氣噴到我臉上。他把頭擱在我肩膀上,渾身顫抖著。我一動不動地站著,我和他的哭聲交織在這個雪夜裏。西門凊痛不欲生地哽咽著。

    

    “矜漣…”西門凊輕輕地呼喚著我,聲音低沉而悲痛,“是我錯了,我的錯……”

    

    我想點什麽,卻不知道從何起。喉嚨感覺好酸。許久西門凊抬起頭來,定定地看著我,目光裏充滿了悲痛和愧疚。他的喉嚨動了動,似乎想跟我什麽,卻痛苦地咬著嘴唇。我似乎有千言萬語想跟他,卻像有什麽東西卡在喉嚨裏,一個字都吐不出來。我們就這樣目光交匯,痛哭流涕地對視著。雪花一片片落在他頭發上,越來越多,也落在我仰起的臉上,四周隻有風聲,雪聲和我們的哽咽聲。

    

    西門凊仰起頭看著空,雪花正一片片落在他臉上,分不清是雪水還是淚水的臉,籠罩著深深的悲痛。

    

    許久,西門凊才緩緩開口道:“我們先回去吧,別凍著了。”

    

    我哭著往前走,腳凍得生疼。我心翼翼地邁著步伐,西門凊在我麵前蹲下來對我道:“上來,我背你。”

    

    “不用了,我有腳。”我繞開他,剛邁出一步,西門凊卻把我橫抱起來。

    

    “你幹嘛?西門凊?!”我拍打著西門凊的肩膀尖叫起來,可是心裏卻是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歡喜。

    

    “你想我對你幹嘛?”西門凊看著我溫柔地笑著。

    

    “你……”我竟然不出話來。

    

    “你放心,大雪的,我能幹嘛?”西門凊嘴角揚起一抹笑。

    

    “放我下來!”我一邊拍打他一邊叫道。

    

    西門凊卻手下一滑,把我溜他大腿邊,我嚇得緊緊地抱住他。

    

    “怎麽?不是讓我放你下來?你抱緊我做什麽?”他著笑了起來。

    

    “無賴。”我罵道。

    

    “不怕摔,就抱緊我。”他哼著笑了起來,似乎捉弄我,他特別開心。

    

    西門凊的懷抱真溫暖,我暈乎乎地趴在他胸口,看著雪花飄飄,地間似乎隻剩下了我們兩個人。

    

    西門凊一口氣把我抱上樓梯。當他把我放在門口的時候,他氣喘籲籲地呼著氣,手撐在門框上,上次不接下氣地對我:“你以後別再喝酒了。”

    

    “我就愛喝,你管不著。”我著從包裏掏鑰匙,頭暈得難受,手伸到包包最裏層,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