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悍妃:王爺請小心

第178章 遷怒(1/3)

    眼裏有驚慌一閃而過,高剛忙開口:“沒有,卑職……”

    “你什麽?”

    拓跋雪托著下巴好整以暇地看著他,唇邊笑意狡黠。

    麵上的冷硬柔和了些,高剛垂眸,輕聲道:“卑職很願意。”

    心裏生出異樣的感覺,拓跋雪眨眨眼,看著麵前的挺拔男子,沉默片刻後也轉移了目光。

    奇怪,明明兩人是舊識,雖然身份有別,被他這麽看著,她心裏怎麽會有點慌亂?

    就在她思索的時候,房門被推開,緊接著南柯快步走進來,麵色陰沉如覆了冬日的雪。

    看到房中的高剛後,他眸光更陰冷,勾唇嗤笑一聲,滿是嘲諷:“你為什麽會在這裏?”

    “奉王爺之命,保護公主。”高剛頷首平靜回答道。

    “是我讓他在這裏的,我看他還挺好的,皇兄挑人的眼光還是很不錯的。”

    拓跋雪出聲解釋道,彎唇露出個溫和笑容:“你早上沒吃飯就去上朝了,我讓廚房燉了湯,你快坐下喝點吧。”

    “嘖。”

    一聲冷笑溢出唇邊,南柯滿目譏諷,指了指高剛說道:“我的公主殿下,你可知道,就是這個你以為不錯的護衛,害得我今日被陛下斥責,還降了官。”

    話到最後,竟帶了點咬牙切齒的意味。

    “這是怎麽回事?”

    拓跋雪臉色變了,拉住他的袖子急切問道:“好端端的,父皇怎麽會斥責你?你告訴我,我回頭去找父皇。”

    動了動嘴唇,南柯把剩下的控訴咽了回去,畢竟這件事是自己理虧,他隻是沒處發泄才說了那些話,要是正經來談,肯定落不到好。

    想到這裏,他有些惱怒地甩開了拓跋雪的手,沉聲道:“事情已成定局,你去找陛下也沒用,公主,既然你覺得這個護衛好,你就讓他在你身邊,我就不打擾了。”

    說完,他沒再看拓跋雪驟然變得落寞的眼神,轉身就往外走,臨出去時還狠狠瞪了高剛一眼。

    “怎麽會這樣呢……”

    拓跋雪低聲喃喃,垂眸看著自己的手,剛才被南柯甩開時撞到了桌角有點痛。

    麵前突然多了個挺拔身影,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公主,您的手有點腫,需要上藥。”

    聞言,拓跋雪抬頭,對上高剛的目光,那目光透著溫和關切,卻讓她心頭無端火起。

    “你走開!”

    她猛地伸手推了他一把,皺眉斥責道:“都怪你,要不是你,南柯怎麽會被責罰?我不想看到你,你給我出去!”

    高剛沉默,眼中的光暗淡下去,卻沒有動彈的意思。

    “你聽不懂我的話嗎?”拓跋雪氣急,又推了他一把,“我讓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喉結上下滾動,高剛眼裏暗光流轉,最終還是頷首行禮:“卑職告退,公主如果有吩咐,喚一聲便是。”

    說完,他轉身走出去,還不忘帶了上門。

    透過外麵折射出來的影子,拓跋雪看到他出去後就站在了門口守著,心裏又氣又無奈,索性回到床上繼續躺著。

    想到南柯方才那個態度,她又委屈起來,眼淚不自覺地流下來,哭聲也從唇邊溢出。

    聽著房間裏低低的嗚咽聲,門外的高剛雙拳逐漸攥緊,眼裏波濤洶湧,卻又被他生生壓下去。

    他沒資格。

    這邊氣氛低迷,而另一邊,南柯黑著臉回到自己的院子,眼裏滿是陰沉。

    高剛在公主府實在是太礙事了,但是眼下他又沒辦法動手,著實讓他惱火。

    “老爺,您怎麽了?”

    耳邊響起嬌柔的聲音,南柯抬頭,看到金玉錦提著食盒走過來,臉上的陰沉緩和了些,挑眉道:“怎麽不叫駙馬爺了?”

    “原來是想這麽叫的。”

    把食盒放在桌上,金玉錦坐在他腿上,垂眸笑得嬌羞:“但是您除了是駙馬,也是妾身的天,所以妾身改口了,您不會介意吧?”

    “怎麽會,我喜歡得緊。”

    南柯輕笑一聲,親了親她的臉。

    麵上如水溫柔,金玉錦輕聲問道:“妾身看老爺很不高興的樣子,可是今日上朝出什麽事了嗎?”

    “還不是因為那個新來的護衛高剛,”一說到他,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