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悍妃:王爺請小心

第171章 自殺(1/3)

    再聽到鳳霓裳所說的話之後,臉上帶著一瞬間的失神,對鳳霓裳的一番話感到無力。

    她想來王府中哭訴,可是卻沒想到鳳霓裳會這樣跟她說。

    雖然南柯那麽對她,但她心中還是下意識地選擇相信南柯,認為鳳霓裳都不理解她。

    “皇嫂,都是因為金玉錦那個女人,南柯才這樣對我的!”

    拓跋雪直接喊出聲來,似乎下一秒又會哭出來一般,鳳霓裳見狀,歎了一口氣搖搖頭。

    她站起身來:“雪兒,不是皇嫂不理解你,而是剛才我說的那些話,你是真的要記在心裏麵。”

    拓跋雪聞言,咬著唇,一言不發地離開了院子,鳳霓裳見此,也沒有阻攔,重新坐回去。

    在她這裏討不到安慰,按照著拓跋雪的孩子心性定然是會去拓跋宸軒那裏的,所以鳳霓裳角也不會太擔心拓跋雪亂跑。

    果然拓跋雪在離開了鳳霓裳的院子之後,直接來到了拓跋宸軒這裏。

    拓跋宸軒一直在書房中處理事情,並不知道拓跋雪來了王府,直到拓跋雪直接推開了他的書房門。

    “皇兄!”

    拓跋雪闖進來,看到拓跋宸軒之後又哭了出來,她也不知道他最近幾天哭了多少次。

    原本因為碰觸的眼睛還會感到疼痛,現在眼淚流下來確實已經麻木了,任何感覺都沒有。

    見到突然闖進來的拓跋雪,拓跋宸軒站起身來:“怎麽了,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

    不過這話問了也是白問,在這京城中,還有誰敢欺負這個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公主呢?

    想來也就隻有公主府的那人了吧。

    拓跋雪哭著把剛才跟鳳霓裳說過的事情,再次跟拓跋宸軒說了一邊,可是拓跋宸軒在聽完之後卻是陷入了沉默。

    “皇兄,您也覺得是雪兒的錯麽?”

    拓跋雪臉上還掛著淚水,小心翼翼地開口詢問,不明白拓跋宸軒這個時候的沉默代表了什麽。

    “雪兒,你要開始擦亮你的眼睛了,該認清的的人,是要認清了。”

    拓跋宸軒在聽到拓跋雪的話之後,歎了一口氣,他對於這件事情也很是無奈。

    金玉錦說的不錯,要是放任南柯繼續跟拓跋雪在一起,就是對拓跋雪最大的傷害。

    現在不過是受到了這點小事,卻是已經傷心成了這個樣子。

    要是南柯以後真的要做出了對拓跋雪帶著實質性傷害的事情,那她還不得崩潰。

    所以現在,他們要開始讓拓跋雪認清那些個人了,要不然到時候也不知道拓跋雪會如何尋死覓活。

    可現在的拓跋雪根本就不知道拓跋宸軒和鳳霓裳的良苦用心,隻覺得拓跋宸軒也跟鳳霓裳一樣,根本就不理解她

    “皇兄,我才是你的妹妹,皇嫂說這句話也就算了,你竟然也說,你們根本就不理解我!”

    說著,拓跋雪就直接跑了出去,留下拓跋宸軒一個人在書房之中。

    拓跋宸軒見拓跋雪離開,隻能歎氣,知道她去找過鳳霓裳之後,也就隨著拓跋雪去了。

    王府中得不到安慰,她定然是會回到公主府的。

    不得不說,拓跋宸軒和鳳霓裳還真的是了解拓跋雪,拓跋雪很是生氣拓跋宸軒和鳳霓裳都叫她看清人。

    可是她根本說的就不是這麽一回事,拓跋宸軒和鳳霓裳非要帶偏了。

    剛回到府中,拓跋雪路過前廳,就看見此時已經有了大夫過來。

    金玉錦被南柯護在懷中,南柯眼中也帶著溫柔。

    也不知道是大夫說了什麽,南柯從大夫手裏麵接過來一個東西,跟金玉錦說了一句話。

    拓跋雪清楚的看見金玉錦紅了臉,推搡著南柯。

    這一幕很是溫馨,就連是以前,南柯也很少這樣對拓跋雪,雖然說得上是體貼,不過也是相敬如賓,哪裏會像南柯和金玉錦這樣。

    前廳中的金玉錦似乎是看到了這邊的拓跋雪,立刻坐直了身子,眼中帶著些許擔憂。

    可現在對拓跋雪卻是已經沒有任何心思去在意這一幕了,傷心欲絕地離開,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裏麵。

    金玉錦看著已經離去的拓跋雪的背影,心中覺得有些不對勁。

    剛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