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後我寵冠天下

第425章 皇上駕崩(1/5)

    這是蕭長歌第一次親眼見證一代帝王的隕落,也是第一次見到帝王之死,將來她還會見到一個帝王的登基,甚至帝王生活。

    她有些不敢相信,這一切就真真實實地擺在她的眼前。

    安公公的腳步在她的麵前一閃而過,緊接著是推門的聲音,外麵妃嬪的哭聲斷斷續續,十分擾人。

    “皇上駕崩!”

    安公公拔高了自己前所未有的聲音,連續說了三遍。

    沉默了一會,外麵響起陣陣哭聲。

    蒼葉國嘉成帝四十八年夏,嘉成帝薨。

    今日起,全國哀悼一個月。

    全國禁止一切娛樂活動,行齋戒,朝廷各部院大臣和官員要到本衙門宿舍中集體住宿齋戒,不許回府。齋戒期滿以後,文武官員不準作樂,禁止喪服嫁娶活動。

    百姓要在二十七天中摘冠纓、服素縞,一個月內不準嫁娶,一百天內不準作樂,四十九天內不準屠宰,二十七天不準搞祈禱和報祭。

    京城自大喪之日始,各寺、觀鳴鍾三萬次。

    京城被一片烏雲籠罩,每家每戶都在為嘉成帝哭喪吊唁。

    蒼冥絕轉身,牽起蕭長歌的手,扶著她的身子出了中殿。

    蒼冥絕把蕭長歌送回府中,麵色憔悴了不少,待她平安回府之後,再次翻身上馬,準備進宮。

    “你路上小心。”蕭長歌在他身後喊道。

    蒼冥絕回頭,依舊麵無表情:“待我處理好京中事務,便來接你進宮。”

    看著他騎馬的身影漸行漸遠,蕭長歌不知道他接她進宮的用意。

    總之,京城要變天了。

    夏季陰雨綿綿,這幾日的天氣並不是很好,從早到晚的薄雨下不停,太子府的露天院子裏積了滿池滴滴答答的水聲,樹葉上掛滿了老天爺的恩賜。

    蕭長歌坐在門口發呆,一身喪服將她的身子襯托得修長柔軟,頭上僅僅別了一隻白花,粉黛不施的小臉愁眉不展,更多的是擔心。

    “娘娘,該用午膳了。”天喜在她的身後喚道。

    午膳是府裏的大廚絞盡腦汁做出來的幾樣精致的素菜,因為還在齋戒,全國都不能沾葷腥,連帶著蕭長歌食用的都是素菜。

    “娘娘,真是難為您和肚子裏的小皇子了,這幾日一點葷腥都見不到,也不知道會不會對肚子裏的孩子有影響。”天喜擔憂地道。

    “放心吧,哪有那麽脆弱,今天是嘉成帝駕崩的第三日,怎能因為我破壞了蒼葉國的規矩,齋戒也是對嘉成帝的一種吊唁。”蕭長歌說罷,提筷用膳。

    算算日子,他已經五日不曾回府,想必這幾日處理朝廷事務定然很忙,一大堆的事情等著他接手,還有嘉成帝的喪事,說起來他實在辛苦。

    “娘娘,您最近用的都這麽少,都瘦了,還是多吃點吧。”天喜有些焦急地催促她。

    蕭長歌把碗推到一邊:“吃不下了。”

    “那奴婢吩咐廚房為您做銀耳蓮子羹,您可一定要喝。”天喜想了想,唯有這個還能吃。

    見蕭長歌點頭之後,立即興衝衝地跑到廚房,吩咐裏麵的大廚做事。

    晚間的天氣涼爽,一改夏日的悶熱,反而還有淡淡的清風,蕭長歌推開窗戶,外麵的小雨已停,散發著雨後泥土的清香,大自然的味道竄進口鼻。

    蕭長歌深吸一口氣,覺得甚是好聞,便坐在窗邊看書。

    不一會,門被緩緩推開,她當下以為是天喜,沒有回頭,但是一陣熟悉的腳步聲鑽進她的耳裏,令她措手不及。

    回頭,蒼冥絕高挑修長的身影立在朦朧的燭火下,臉頰削瘦,眉峰凸顯,唇邊掛著淡然從容的淺笑,對她張開雙臂。

    蕭長歌一怔,眼睛不由自主地泛紅,飛快地衝進他的懷裏,以解幾日不見的相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