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後我寵冠天下

第418章 朝堂之亂(1/5)

    次日清晨,蕭長歌醒來時,蒼冥絕已經不見了,外麵等候的依舊是一排的丫鬟,個個都側耳傾聽裏麵的動靜,直到有聲響之後才進去。

    蒼冥絕向來眼力好,安排的貼身丫鬟也有一雙笑眼,同樣的機靈巧慧,隻是比較聒噪,比起一向不愛說話的賽月更喜歡和她說話,也很懂得看臉色,不該說的話絕對不說,該說的話也會三思而後說。

    最重要的是,她竟然有讀過書,偶爾還會拿古人的詩句來打比方。

    “娘娘,您這些日子睡得可香了,王爺對您可真好,起床的時候都沒有找丫鬟進來伺候,生怕吵到您。”丫鬟叫做天喜,名字也很喜慶。

    最近的日子確實有些嗜睡了,也不知是為何,躺在被子裏閉上眼睛就可以立刻睡去,甚至還有些疲憊。

    “沒事,明日起早些就是了。”蕭長歌不在意,又問,“太子是進宮了麽?”

    天喜一麵給她梳妝,一麵點頭說著:“娘娘您還不知道吧,昨晚禮部尚書的兒子戎公子被臨王刺殺了,昨個就已經沒氣了,禮部尚書在皇上麵前鬧了一個晚上,今晨王爺就被匆匆忙忙地叫進宮了。”

    蕭長歌心裏一震,從銅鏡裏看向了天喜,她的表情不像是在說謊,況且她也沒有那個本事說謊,但是臨王刺殺了禮部尚書的兒子,他是瘋了麽?

    “幫我梳妝,我要出去一趟。”蕭長歌放下梳子,不耐煩地衝著她道。

    天喜撿起梳子,有些為難地看著蕭長歌:“娘娘,太子吩咐了,不準您出府。”

    蕭長歌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最近總覺得情緒容易暴怒,有時太過激動,自己到底是怎麽了?

    這臨王刺殺禮部尚書的兒子,關自己什麽事情?此時若是鬧大,對蒼冥絕有利無害,她也沒有什麽可擔心的。

    見蕭長歌平靜下來,天喜不由得感歎,還是太子的話好用。

    她不知蕭長歌的心裏在想著什麽,自然不知方才自己逃過一劫。

    “你去打聽一下事情進展的如何,再來匯報。”蕭長歌閉著眼睛吩咐。

    天喜把她的發絲饒了一圈,最後用簪子固定住,之後便退了出去。

    皇宮,禦書房。

    嘉成帝扶著額頭,半躺在龍椅上,他身邊的安公公表情十分凝重,時不時地看著嘉成帝,似乎是擔心他隨時可能倒下。

    “皇上,請您為老臣做主啊!老臣老來得子,幾十年就這麽一個兒子,舍不得打舍不得罵,最後竟然,竟然被……皇上,老臣隻要一個公道!”禮部尚書戎劍跪地不起,老眼朦朧地看著嘉成帝。

    從昨個晚上起,戎劍就跪在禦書房的門口,直到今晨嘉成帝出來,苦苦地訴說著昨晚的事情,把嘉成帝氣了一個早上。

    怎麽自從新年過完之後,都沒個安生的日子?

    “戎大人,那你說,該怎麽辦?”嘉成帝閉著眼睛詢問,聲音裏是掩蓋不住的疲憊。

    戎劍憤恨地看著地麵,忽而抬頭:“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老臣要臨王一命抵一命!”

    話音剛落,嘉成帝猛地抬頭,瞳孔放大,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他:“你,戎劍!”

    他根本沒有想到要用臨王的性命去償還戎安,隻是想給臨王個教訓,他年事已高,膝下兒子不多,臨王若是再死,他怎麽對得起列祖列宗?

    “皇上,微臣知道您舍不得,但是總不能讓微臣的兒子枉死吧?犬子和臨王一向感情好,不知為何昨晚臨王要對犬子下此毒手,微臣心裏實在憤憤難平啊!”

    戎劍步步緊逼,就是不肯給嘉成帝鬆口的機會。

    嘉成帝一時無法,詢問蒼冥絕,他道:“父皇,昨天夜裏的事情無人知曉,不如把七弟傳喚上來問個清楚,看看到底怎麽一回事。”

    如此,也隻好這樣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