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妃娘娘吃糖嘛

第一百九十九章 再聽已是曲中人(9)(1/5)

    離國國君沉默了:是啊,他心裏對司宴清失望又能如何呢?司宴清是他最優秀的孩子了,他方才教訓劉皇後,她不能為了一時意氣否認這孩子的全部,自己又何嚐不是這樣呢。

    

    何況深情真的就是一種罪過嗎?

    

    離國國君心裏是不願承認的,他也曾對劉皇後一往情深過,知道那種滋味兒,這麽多年他與劉皇後相互扶持風風雨雨都過了,江山它也有,美人他也有,為何不能兩全呢?

    

    司宴清是他最為得意的兒子,是最有作為的太子。失蹤前,他把離國打理得井井有條,失蹤後哪怕某些記憶丟失,他也依舊是那個優秀卓然的司宴清。

    

    皇帝的心裏千回百轉,最終又深的歎了一口氣,對劉皇後道:“愛容啊,我們給宴兒一次機會好不好?他這一輩子可能就愛這麽一個人了。”

    

    劉皇後的態度依舊強硬:“那可不成,現在就為了人要死要活的,以後他若是繼承大統,把江山搞亂了可怎麽是好?”

    

    “愛容,”皇帝見劉皇後這樣自己的兒子,有些不滿道:“宴兒如今很好,他依舊是那個把離國上下治理的井井有條的孩子,可為朕省了不少事兒。”

    

    劉皇後猶豫道:“可是皇上呀,如今他這樣真的適合再做太子嗎?”

    

    離國皇帝這下真不樂意了:“怎麽不適合?”

    

    培養一個儲君何等的艱難,哪裏能換人就換人?更何況離國國最不滿的是司宴清忤逆於他,至於張榜求醫這件事兒離國皇帝倒覺得沒什麽。

    

    劉皇後欣喜道:“那皇上,您的意思是…同意了。”

    

    離國國君剛要點頭,忽然覺得不對,他看向劉皇後,笑道:“好啊,你連同著司宴清那臭子一同蒙朕呢。”

    

    劉皇後方才還有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這會兒立刻喜笑顏開,態度轉變的也太快了,若不是站在兒子這邊兒的,皇上可不信。

    

    劉皇後訕訕的笑道:“臣妾是站在宴兒這邊,可以是站在皇上這邊不是?皇上,您自己了培養儲君不容易,您是宴兒的父親。您最了解宴兒什麽性子,他那種脾氣若不是真的走投無路,怎麽會來求我們?”

    

    離國國君皺了皺眉,笑了:“罷了吧,他那個脾氣呀,若不是他沒有全國張榜的這個權利,他自己怕是早就放出去了。”

    

    劉皇後笑道:“這宴兒不是隨你們司家的血脈嗎?”

    

    “罷了罷了,皇上擺擺手,“這件事兒就由他去吧,他好不容易得可喜歡的人,朕一個做父親的也不能棒打鴛鴦不是?朕現在就全國下榜征求名醫。”

    

    劉皇後這才點零頭,“太好了,宓兒這孩子,臣妾見著也著實喜歡,若不是她是宴兒喜歡的人,臣妾一定要認個幹閨女的。”

    

    皇上愉悅的笑道:“兒媳婦兒和幹閨女也差不到哪裏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