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妃娘娘吃糖嘛

第一百九十二章 再聽已是曲中人(2)(1/5)

    宴會順利的進行下去,剛才的事情好像隻是個插曲,沒有人外誇讚唐宓談的好與不好,也沒有人在揣測喬玉兒此舉的目的,除了司宴清。

    

    唐宓坐下來,下意識的給自己端了杯酒,仰頭一飲而盡,司宴清道:“你這是第四杯了,若再喝可是要醉了。”

    

    唐宓轉過身子,忽然過去身子,眼睛直勾勾的看著他。

    

    唐宓看著司宴清,一動不動,司宴清喉頭動了動,這大庭廣眾之下的,她離他那麽近,莫不是喝醉了。

    

    “唐宓?”他試探性地叫了一聲,唐宓卻勾唇笑了笑,重新坐直了身子,端起一杯酒,趁著司宴清不注意,又是喝光了。

    

    司宴清有些頭疼,隻想快點結束這場宴會,便把目光轉向劉皇後,劉皇後看了看,心領神會:“

    

    宓兒喝醉了嗎?本宮瞧她有些像了。”

    

    司宴清點點頭:“母後我帶她去禦花園逛逛,醒醒酒。”

    

    劉皇後點點頭,懟司宴清道:“那也好。”

    

    司宴清伸手拉唐宓,唐宓不滿意地撫開她的手,站了起來。

    

    就在司宴清以為她真的沒喝醉,能站穩的時候,唐宓忽然腿往下軟,身子往地上跪去,司宴清趕緊扶住她,才沒讓唐宓真的跪到地上了。

    

    唐宓眼前的景象朦朦朧朧起來,她抬手晃了晃,眼前的人仍舊是霧裏看花一般看不真牽

    

    唐宓皺眉,對唐司宴清道:“麻煩你讓一讓,我要出去了。”

    

    司宴清哭笑不得,現在可以斷定唐宓的確是喝醉了,這該怪他,沒能把人看住了。

    

    他問她:“你打算去哪裏,我跟你一起去。”

    

    “去找夜七。”

    

    這一次唐宓聲音,沒有人聽到,隻有司宴清淡漠地垂了垂眼,夜七夜七,滿腦子都是夜同塵,就這一會兒工夫已經喊了兩回了。

    

    司宴清看著唐宓,半晌泄氣一般低頭在她耳邊哄道:“聽話,你別鬧,我就帶你去。”

    

    好歹,先把人騙過去吧,否則唐宓若是知道自己在宴會上喝醉酒,出了這麽大的醜,回去肯定麻煩了。

    

    司宴清拉著唐宓慢吞吞的離開了宴會,走到一個僻靜的地方,司宴清停下了腳步,扭頭問道:“我們是回府還是怎麽樣?”

    

    唐宓要捏太陽穴,這會兒倒有些沒醉的樣子:“我想吹風,你扶著我去,我一個人走不動。”

    

    司宴清氣笑了:“你還知道你走不動,讓你別喝,怎麽勸都不聽,你喝了那麽多,不醉才怪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