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夏江村事

第367章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1/3)

    馮時夏自己這邊沒個放心的人能看東西確實挺麻煩的,孩子萬萬不能離身,狗子也不好離身。

    猶豫了會,為了不耽誤屠戶哥的工夫,她隻好把狗子先放在這裏和屠戶哥的大黃狗熟悉熟悉,跟著蹭鄰攤屠戶的照看。

    她自己先把兩籃子花提過去。

    “大頭,還是過節好啊,這滿大街的姑娘……你看那個娘子,怪打眼的吧。嘻嘻~”矮個頭的男子滴溜溜地轉著眼睛四處都看不夠了。

    “哪呢?”麻子臉的男子忙湊過去搜尋。

    “都想著正事,別給我瞎鬧啊,不然今個兒被街管隊的逮回去,別怪我大頭不義氣。”壯碩的男子肅了臉耳提麵命一番後,輕哼一聲,“就你們那沒見過世麵的樣兒~我來掌掌眼——”

    “就是那個,菜市肉攤那個紅衣黃裙的,看到沒,旁邊還有倆戴花的娃子那個。那身段那臉盤還不錯吧?還挺白,脖子還怪長的。”矮個子往一個方向指去。

    “嗯,你子這回終於眼不瘸了,可惜了,都有娃子了……”麻子臉品評一番肯定道,可看著看著覺得好似有點不對勁,“不過,這人我咋好像在哪見過——唉呀——”

    “在哪見過?在哪見過?!”壯碩男氣不打一處來,倆人各給一個爆栗,“就你倆這還不叫眼瘸?那不就是上回扳倒了葛那個擺攤的娘子?啥來著,哦,對,啞娘子。趕緊給我閉嘴,你們這要是再過去幾步瞎叨叨給人聽見了,哼——”

    其實他也是瞧了好一會兒,還是根據倆娃子和肉攤的位置才確定的。實在是那時候她沒咋打扮,和今兒這裝束太不一樣了。

    聽到答案的倆人確實渾身一哆嗦,不過想著自己確實還沒做啥,才鎮定下來。

    “那薛隊和孟隊不是放過咱了麽?”麻子臉心地確認。

    “上次那是多虧達子機靈,咱也識相,這回你再招惹試試?”大頭沒好氣地踹了人一腳,“聽話不會聽音呢。讓咱找點正事,別整日瞎溜達,意思是,再抓個現行就沒那麽好話了。”

    “那不是為難人麽?那些個活又髒又累錢又少,還得經常被人指著鼻子訓,那哪是人做的事?”矮個子不屑地翻個白眼。

    “就是,傻子才為了一兩文錢累死累活一整,吃都吃不飽,一點都不如咱這逍遙自在。想幹就幹,想不幹就不幹,有多大膽吃多大碗。”麻子臉擺出一個大爺站姿,一顛一顛的。

    本來就是臭味相投才到一起的,大頭也沒覺得這倆子的有啥毛病,隻是囑咐了又囑咐把人認準了、記牢了,別下回又把手伸到不該伸的地方。還交代了必須對啞娘子的動向要掌握到位,一些相關人員也別去招惹,像那賣肉的子,還有那跟著賣材婆子。

    矮個子和麻子臉都對上回的心有餘悸,隻管連連應聲點頭。

    趙弘誠收到那兩個花環的時候,就大概明白馮時夏帶這麽多花的原因。雖然不知道能不能賣出去,既是要賣的,東西肯定不能壞了。

    籃子看著擠得很,桶和簍子雖然空出來,但是太深了,不適合裝花,他便又去借了一個大盆來。

    馮時夏看到高忻很,將自己打的水倒在裏頭,剛好淺淺的一層,然後將那些花齊齊轉移過去,免得再久點脫水蔫了。

    整整一盆滿滿的,五彩繽紛的,就像一個花圃,乍看在這個市場的一片大地色中間很突兀,仔細去感受卻又能體會真正從泥土裏鑽出來的那種鮮活。

    瞬間她都有錯覺自己是否已經回到原本的時代,而不是在一個經濟和科技都還十分落後的陌生地方。

    周邊的幾個攤主眼神管不住地往這邊溜,實在弄不懂馮時夏這又是搞哪出。

    趙弘誠見水隻倒了一點點桶就空了,盆裏也隻有一點,很主動地又去打了滿滿一桶來。

    馮時夏特別不好意思,忙推著人回攤位去,自己也過去拿最後那點東西。

    照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