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路死亡公交

第39章 焦躁(1/2)

    “結束了。”周華舒了口氣,抹了把頭上的汗珠,站起身,往門外走去。

    “等等。”我叫住了他。

    周華微微撇過頭:幹嘛?

    “你為什麽要幫我?”我問。

    “我也不知道。”周華自嘲地笑了笑,離開了

    ……

    ……

    天亮了,恐懼暫時結束。

    撲麵而來的,是數不出的疲倦。

    但我不敢就這樣睡下去,因為小琳還沒有找到。

    我拿起手機,忽然想起……我並沒有存她的手機號。

    真是可笑,我們明明都這樣了……卻連對方的手機號都沒有。

    我打給了領班,問他小琳的號碼。

    領班的聲音透露著困倦,帶著幾分不耐煩,顯然是被我從被窩裏吵醒的。

    在夜場上班,他們一般都會工作到2-3點,回到家差不多都快天亮了,也難怪他會不高興。

    領班打號碼給了我。

    我連忙撥打過去。

    等了差不多1-2分鍾,電話才有人接。

    出乎意料的是,小琳比領班更不耐煩,說我有毛病啊……這麽早給她打電話,她好不容易才合上眼睛。

    聽到她的聲音,我欣喜交加,聲音都有些哽咽了:“對……對不起小琳,是我害你陷入危險的,你沒事就好。”

    “你有病吧。”小琳疑惑地嘟嚷了一聲,然後掛了電話。

    嘟嘟嘟嘟……

    我拿著手機,一臉茫然。

    她怎麽……就掛了呢?

    我還沒來得及考慮太多,手機又響了。

    不過,這次不是小琳的,而是輔導員。

    “田誌勇,你膽子可不小啊,今天第一堂課就翹了?你是不是不想要學分了?我帶學生這麽多年,還沒見過你這麽惡劣的,你到底……”

    “閉嘴!你他媽給閉嘴!”

    不知道是經過了一夜的恐懼,還是小琳突然的冷漠。

    我心頭壓抑的憤怒情緒,在這一刻猶如火山爆發,傾瀉而出。

    電話那裏半天都沒了聲音。

    輔導員可能也傻了,沒想到我居然敢吼他。

    最後,他默默地掛了電話。

    我心情特別煩躁,覺得昨晚的一切都是夢,又真實,又虛幻的夢。

    直到我看見,地上那熄滅多時的煙屁股,以及桌上被周華舔的幹幹淨淨的麵碗……我終於明白,這不是夢。

    我躺在床上,不到片刻的功夫,就陷入了沉睡。

    這一次,是真的做夢了。

    我夢到了昨晚和小琳身軀的纏綿,那一夜的瘋狂……也夢到了清朝厲鬼劉恒的窮追不舍……以及迷霧中,看到了一幕幕事情……

    劉恒說,是十三路末班車選擇了我,到底是什麽意思?

    它為什麽要選擇我?

    我到底做錯了什麽?

    一張血淋淋的,突然出現,眼珠子嘎達一聲,掉了下來,掉在了我的鼻子上,涼颼颼的。

    那是劉恒的臉。

    我一屁股做了起來,滿頭大汗。

    一看牆上的掛鍾,已經是下午6點多了。

    起床的時候,腳步異常的沉重,我罵了句髒話,剛走幾步,眼前一黑,差點暈倒過去。

    我扶著椅子,突然感到此刻的我,是那麽的悲哀。

    就像是一個卑微的可憐蟲。

    我走到衛生間,看到那盒藥油——或者說,屍油。

    隻是猶豫了三秒鍾,就塗抹在了身上。

    打開水龍頭,肆意的衝撒著……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