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世劫

第一百八十九章 宴會兩三事(下)(1/5)

    太子肯定的朝他們點零頭,又開口繼續:”包括顏若兮的事,當初也另有隱情,並不是表麵上你們所知道的那樣。

    

    那青樓是的背後之人是寧王,原本孤的父皇是命閆廣斌去與寧皇叔對接,接顏若兮出青樓另作安排的。

    

    隻是那晚陳七公子突然衝出來橫叉了一杠,寧王權衡了利弊之後,私自決定讓他帶走了顏若兮。”

    

    到此處,太子頓了頓,看了眼對麵的楊清清輕笑:“後來孤查到顏若兮並沒有委身陳七公子,而是被清清給帶走了,所以便幫她善了後。

    

    所以,傳進京都的流言都是假的,顏家並沒有被人殺害。顏若兮,也自始至終都是清白之身。”

    

    韓晏君看向秦亦承,似乎想要讓他確認。

    

    秦亦承聞言有些急切:“太子的意思是,顏家當初並沒有真的犯下什麽錯處,隻是被人陷害是嗎?”

    

    “的確是如此。”太子看著他點零頭。

    

    秦亦承深吸了一口氣,朝著太子單膝跪地雙手抱拳:“殿下,明日早朝時還請殿下為我作證。

    

    顏家人心中赤誠,我定要為我夫人替顏家翻案,讓顏家人重返京都。”

    

    韓晏君麵上一呆,他看著二人不可置信:“難道,顏家的人都還活著?”

    

    楊清清此時才發覺指尖處鑽心的疼,她用帕子包住手後接了他的話:“嗯,都還好好的活著,如今都在我老家當教書先生。”

    

    韓晏君感慨不已,心中為這個姑娘的功德簿上,又添加了濃濃的一筆。

    

    楊清清在桌子底下狠狠的踩了太子一腳,磨牙鑿齒:“還有什麽我不知道的陰謀詭計,今你一次性給我出來。

    

    這跟擠牙膏似的,害我要隔三差五的就要回憶一下,當我是記錄儀嗎?”

    

    她穿的繡花鞋,踩的根本就不痛。

    

    太子不顧他饒目光,對著楊清清笑得甜死人不償命。雖然不太懂她的話,卻一副乖巧的模樣輕聲回:“這回沒有了。”

    

    楊清清忍住了往他臉上掐兩把的衝動,對著他等台上的品演完後,她終於舍得從她的位置上挪動了,

    

    先是去淨了手,等到宴席開始後,去了女眷那方找位置坐下。

    

    隻是不知道為何,在這裏居然一直沒人來找自己搭訕。

    

    大妞她們都在招待著今來的姑娘,一個也沒空來理她,這讓楊清清感覺有些孤單。

    

    等吃過午膳後,男賓女眷們分成了兩波去逛院子。

    

    楊清清事先準備了二十張麻將桌,下人們趁著這個空檔,把這些桌子椅子都搬到了這片空地上一一擺好。

<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