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在左美人向右

第二百一十章 怎可如此胡鬧(1/5)

    江曼歌倉皇失措的想要後退,北宮良夜卻霸道的一把抓住她的手,將她拉進自己的懷裏。隨及不顧身上的傷,轉身將她翻轉在床榻上,以居高臨下的姿勢將她扣在懷裏。他雙眼微紅睜睜的看著她,胸口微微的起伏,良久的糾結之後,他倉促的閉上雙眼,身子向前傾去,吻上了她。

    

    江曼歌大驚失色,掙紮著推開了他,從床榻上豁然起身,飛快站到了一邊,滿目疑惑不解的看著他。

    

    因為不心碰到了他的傷口,北宮良夜微蹙著眉,緊抿著唇角從床上起身,神色複雜的看著她。他這是在幹什麽?瘋了嗎?當時千方百計的推走她,為的就是不願她為他沒名沒份,有的隻是惶惶無期的等待。她好不容易知難而湍走了,如今這樣是為何?如今他又能為她改變什麽?

    

    況且他真的不覺得,自己能為任何一個女子放棄所櫻從前覺得不會,如今西陵的江山他已隨北宮少淩一同扛下,如今更是不許!

    

    想到這裏,因為他剛才的行徑,他恨不得給自己一個耳光來懲處自己的衝動。

    

    江曼歌見北宮良夜僵持在那裏久久沒有講話,心中的期許和驚慌一點點的落成了平靜。她穩了穩自己的情緒,將桌上擺著的衣袍拿了起來,放到了床榻邊。北宮良夜看著她淡定如初的冷靜,心中更是五味雜陳。

    

    將袍子放到床榻邊,江曼歌退後了兩步。

    

    “殿下雖未傷及要害,但是傷口較多,更上袍子好好休息。曼歌就不打擾了……”

    

    江曼歌的那堪稱冷漠的冷靜,讓北宮良夜的心仿佛被撕磨般,奇癢無比,其痛難擋。那一瞬他真想暴跳如雷起來,問她為何?為何你能做到如此雲淡風輕?你忘了我嗎?

    

    可是他有什麽資格這樣詢問?

    

    江曼歌完就轉過身去,北宮良夜緊蹙著眉頭看著她,心中起伏難以平靜,眼看著她已經走到門口,北宮良夜豁然起身站了起來,向她追了過來。

    

    可是他還未走到她的身邊,他房間的門便被人敲響。

    

    “進來!”

    

    他冷著臉應了一聲。

    

    門被打開,一個白衣女子走了進來。見江曼歌在房中,輕輕的點零頭。

    

    “聽聞姑娘在這裏,故此尋來!”

    

    那白衣女子看了看纏著傷布卻沒有穿袍子的北宮良夜,遲疑的將目光收了回來,看向江曼歌悠悠的。

    

    “怎麽樣?盟主可願前來?”

    

    江曼歌急切的問。

    

    白衣女子搖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