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武兵王俏總裁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到底誰是敗類(1/4)

    龍飛和龍青衣隱藏身份的目的就是搶回虞晴,如果有可能順便偷襲一下榮光遠,給他點傷害當然更好。

    剛才形勢所迫,兩人為了保險起見,沒有對榮光遠動手,隻是成功將虞晴搶了回來,也算是目的達到。

    扮豬的老虎露出了獠牙,自然便扮不成豬了。

    龍飛一聲冷笑,說道:“哼哼,無知小輩,見到師叔竟然還不趕緊跪下磕頭,還在這裏口出狂言,你這是打算欺師滅祖嗎?”

    “大膽狂徒,竟然敢來我天雷宗胡說八道,冒充我天雷宗祖師,果真是不想活了嗎?”鄧玉峰立刻大聲喝道,滿臉怒色,恨不能立刻衝上去將龍飛給活吞了!

    龍飛看到鄧玉峰好像要吃人的樣子,不禁心中好笑,暗道:“這家夥還真是個好演員,竟然都會臨時加戲了!他這一臨場發揮,估計能扭轉一下他在白玉剛心中的形象,讓白玉剛放鬆對他的警惕。”

    整個天雷宗六大長老中,之前最反對榮光遠的就是最後回到山門的鄧玉峰,自從歸來之後,一直不配合榮光遠和白玉剛,甚至一直在頂撞他們,和他們唱對台戲,雖然從大天雷宗歸來後,態度已經徹底轉變,但是估計榮光遠和白玉剛對他還是心有警惕,如此表現一番,更能打消白玉剛和榮光遠對他的警惕之心,當然也更有利於待會兒這家夥偷襲白玉剛。

    “鄧玉峰,你這個有眼無珠的東西,當初你我可是有一麵之緣,我也曾經親口告訴你我的身份,別人不認識我,難道你也不認我嗎?見到我竟然不過來見禮,我還沒找你算賬呢,你倒是敢出來指責我了?誰給你的膽子和資格?”龍飛怒聲大喝,很配合的演戲。

    “哼哼,你個卑鄙無恥的江湖騙子,我當初大油糊了腦袋才相信了你的話!我們不去找你算賬,你就該偷著樂,竟然竟然找到了我天雷宗,就別想再離開了,這裏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鄧玉峰衝龍飛吼了一句,又往白玉剛身邊挪了幾步,到了白玉剛近前,說道:“掌門,大大長老,此人就是我曾經給你們說過的龍飛,他一直自稱是祖師爺天雷真人的嫡傳弟子,還說是我天雷宗的第二代掌門,不但狂妄,而且奸詐,當初可是騙的我好苦!”

    白玉剛隻是點了點頭沒有說話,榮光遠卻饒有興趣的看著龍飛問道:“你就是龍飛?”

    自從榮光遠從鄧玉峰口中聽到龍飛的名字,得知他自稱是天雷真人的嫡傳弟子,就對他充滿興趣,甚至專門派人調查過龍飛,隻不過龍飛猶如神龍見首不見尾,他沒有查到任何消息。

    後來他便以為一切都是鄧玉峰的杜撰,隻是為了攪黃他當天雷宗掌門的事情,沒想到今天竟然見到真人了。

    “不錯,是我。”龍飛也上上下下一臉審視的打量榮光遠,“聽說你是我師兄牛俊生的弟子,那你該喊我師叔。然而如今你見到我竟然是如此態度,這就算不是欺師滅祖,也是目無尊長!就你這種貨色也想當我天雷宗掌門?”

    榮光遠卻沒有生氣,隻是嗬嗬笑道:“嗬嗬,你說你是我師祖的嫡傳弟子就是啊?我說我是天雷真人的徒孫,我們天雷宗的祖師堂和天雷宗眾多弟子可見證!誰能證明你是我師祖的弟子?難道街頭一個叫花子跑到我麵前說是我師叔,我也要立刻跪下磕頭喊師叔?”

    榮光遠的語氣中滿是冷嘲熱諷,直接將龍飛比喻成了街頭叫花子。

    “每個修真宗門都有自己獨特的修煉法門,都有自己最厲害的術法,我天雷宗之所以叫天雷宗,就是因為雷法獨步天下,威力可比天雷,我的雷法可以證明我的身份!”龍飛同樣嗬嗬笑道。

    “龍飛,你這是在逗我嗎?我天雷宗從古至今被逐出門牆的敗類數不勝數,誰知道你是不是哪個天雷宗棄徒在外麵招收的弟子?”榮光遠說道。

    “當初我師天雷真人有一至寶名叫紫金葫蘆,內有乾坤,自成天地。天雷真人早已經宣布紫金葫蘆為掌門信物。但是自從天雷真人故去之後,紫金葫蘆再也沒有回到過天雷宗。可能許多人都認為紫金葫蘆隨著天雷真人一起湮滅在那場人魔大戰中,其實不然。紫金葫蘆並沒有被毀掉,而是被天雷真人一縷殘魂帶走,藏到了一個隱秘的地方。到如今普天之下,隻有我一個人知道紫金葫蘆在什麽地方!因為我是那場人魔大戰之後,天雷真人那縷殘魂收下的唯一弟子!”龍飛淡淡的說道。

    榮光遠卻將手伸向龍飛,說道:“你倒是會編故事,可是紫金葫蘆呢?拿來我看!”

    這貨一邊說,一邊心中還想呢:“奶奶個錘兒的,如果紫金葫蘆真的在你身上,過了今天,紫金葫蘆就是老子的了!”

    “我之前隻是閉門苦修,一直沒有時間去取那紫金葫蘆。這也是我雖然是天雷真人親自任命的天雷宗第二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