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婚到底

第八十二章(1/4)

    坐月子實在是世界上最不能和幸福搭邊的一件事了,在醫院裏待了幾天後,蘇以清就回了蘇家,正式步入坐月子的艱辛生活。

    不能洗澡,不能洗頭,雖然是大冬天的,一天兩天的她可以扛得住,可是時間長了,她真的是完全接受無能。

    每天照一次鏡子,她就要唾棄一下自己,以及同情一下晏易,他每天還是和她同吃同睡,看著她油油的頭發,感受她已經有味道的身體,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絲毫不變臉的。

    蘇以清明示暗示了他好幾次,讓他出去住,可是他硬是當作沒聽懂,或者直接硬生生的轉移了話題。

    次數多了,蘇以清也被他的“執著”打動,絕口不再提這件事,每天樂嗬嗬的“享受”坐月子。

    顧墨溪早就出了月子,每天閑的無聊,都過來找她聊聊天,順帶嫌棄一下她,“你說你,最近過的可是油光滿麵的啊,一看就是吃的好補的好。”

    蘇以清早就習慣了她偶爾的小不平衡,“你瘦身成功了?”

    一提這個顧墨溪就來氣,她肚子上麵的那一圈小肉怎麽減都減不掉,“你肚子上麵有沒有肉啊?給我看看。”

    蘇以清掀開被子和衣服,摸了摸,“有一點啊。”

    顧墨溪吐血,“你那是一點啊,我看是你坐姿不端正才有的吧,這不公平啊!”

    蘇以清很淡定,“晏易說沒有關係,胖點也好。”她男人都不嫌棄,她有什麽好嫌棄的。

    “你就秀吧,你男人什麽時候對你說的話,說過一句有關係了,什麽事都是沒關係,沒關係的,”顧墨溪泛酸了。

    “懷孕的時候,你就長胎不長肉,現在也還是這樣,嘖嘖,這小臉蛋養的……”估計出月子就會被吃幹抹盡吧!

    蘇以清聽不懂她的潛台詞,傻傻的笑了笑,“你報了一個瑜伽班嗎?效果怎麽樣?”

    “你也想嗎?”顧墨溪注意力被轉移,不等她回答,立馬說道,“我也給你報一個吧,我們可以一起啊。”

    蘇以清其實就隨口一問,對這些東西沒有多大興趣,不過在她詳細介紹了學瑜伽的n多好處後,尤其是聽到她說可以讓腰變軟,她果斷答應了。

    出月子已經是一個多月以後的事了,她媽媽擔心她的身體,怕她年紀太小,懷孕生產虧損太多,硬是聯合了全家人,其中以晏易首當其衝,逼著她多坐了一個星期的月子。

    蘇以清泡在浴缸裏,好久都沒有享受過的牛奶浴,隻是從自己身上搓了一層灰下來,蘇以清很挫敗,自己是真的很髒啊。

    一個澡洗了快兩個小時,確定自己身上已經很幹淨了,雖然有些紅紅的,塗了身體乳後,她才從浴室裏出來。

    “三哥,家裏人呢?”蘇以清從樓上下來,逛了一圈沒有發現有人在家,除了剛剛進門的蘇衍。

    蘇衍打量了她一番,“看看,洗完澡就是不一樣啊。”

    蘇以清囧,她真的有那麽髒麽?

    “好了好了,我帶你出去吧,”蘇衍見好就收,轉移話題。

    蘇以清站在他麵前,“去哪裏啊?他們人呢?我兒子呢?”

    “去了你就知道了,”蘇衍不願意多說,直接拉著她就走。

    蘇以清跟著他往外走,“不是吧,三哥,你起碼讓我換套衣服吧。”

    “這個就很好,”給她裹上外套,直接把她帶上車,反正之後也是要換的。

    一路上,他都神神秘秘的,任由蘇以清如何套話他都輕輕鬆鬆的硬是轉了話題,吃了好幾個法國歐培拉蛋糕後,她也放棄了。

    下車,是在一個酒店門口,“我們來這裏吃飯嗎?”

    蘇衍笑了笑,“小吃貨,剛剛還沒有吃飽嗎?”

    蘇以清吐了吐舌頭,有些不好意思,一盒子總共四塊蛋糕,她吃了三個半,現在說餓了好像有點尷尬呢。

    被蘇衍帶到一個房間,越來越迷惑,這不可能是來吃飯的吧?

    敲門後打開,紀婉和顧墨溪立馬走過來把她拉進去,又對身後的蘇衍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放心吧,她就交給我們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