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婚到底

第七十九章(1/3)

    和孟軼宗的重逢和再分離,並沒有給蘇以清的生活帶來多大的波瀾,唯一讓她記得的是他最後的那句祝福和他當時的眼神,很複雜,隻是還沒來得及想清楚就被晏易拉到房裏,幹“不正經”的事了,再然後,她也就忘記了那個眼神,隻記得複雜。

    日子還是一天天的過,他們每天按時的作息,偶爾他們會在下午的時候去情人港喝喝下午茶,偶爾會在飯後去Harbour Bridge散散步,也時不時的去悉尼歌劇院聽聽音樂會,或者去去Hunter valley Gardens隨便逛逛,再要不然就去邦迪海灘曬曬太陽。

    每一天,她都過的很好。

    顧墨溪八個多月,她七個多月的時候,她媽媽帶著她幾個哥哥從b市飛了過來,同行來的還有顧墨溪的媽媽,言子驍的媽媽,以及晏易的媽媽。

    沈嶼安和江景澤去機場接人的時候,也根本沒有想到她會來,不過既然都來了,他們也沒有什麽權利去說什麽,隻當不知,直接都把人帶了回去。

    晏易和蘇以清也沒有想到淩君瀾會來,打開門站在門口,愣了神,還是她媽媽一句,“看見媽媽高興的不知道說話了?”

    蘇以清這才晃神,投向她媽媽的懷抱,照例哭過一場,一行人才坐了下來,這麽大的客廳塞了滿滿的人。

    “媽媽,我好想你,爸爸好嗎?”蘇以清拉著她媽坐下,急忙問道。

    她媽故意嗔怒,“你看看你,三句話不離你爸爸,放心吧,你爸爸好著呢,一直念叨你呢,你大哥二哥在家陪著他呢,沒事的。”

    蘇以清擦了擦眼淚,點了點頭,爸爸是軍人,不能出國,二哥也不可以,大哥又太忙,根本沒有時間,她真的好想他們,從來沒有這麽長時間不見他們,即使以前在美國讀書,也時不時的請假回國看他們。

    幾個哥哥上陣輪流安慰了她一番,才慢慢的讓她止住了眼淚,開始和蘇霖慣常的鬥嘴,蘇霖本來來之前被教育過要讓著她,她現在是孕婦,不過現在來了一看見她得意的嘴臉,他就忍不住想打擊他,於是,兩個人誰也不讓誰一場“戰役”持續到吃飯的時候。

    淩君瀾其實現在很尷尬,沒有人主動和她說話,除了親家時不時的招呼她幾句,她兒子完全當作沒有她這個人,不過既然決定要來,她就知道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也不想糾結於這些,肅了肅心神,繼續靜靜的坐在那裏。

    蘇衍坐在那裏,看她妹妹雖然懷孕,但是氣色依然很好,臉色白裏透紅,胖了一點點,可是看著就很健康,拍了拍旁邊人的肩膀,“你做的很好。”

    “不用道謝,”晏易也明白他的意思,點了點頭,“我也很高興。”

    吃過飯,顧墨溪言子驍跟著他們各自的爸媽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店,同去的還有蘇衍和蘇霖,蘇深則和他媽媽留了下來,以及淩君瀾。

    對於大家都默認的這種決定,蘇以清沒有說什麽,晏易也就沒說什麽,他已經都不在乎這些了,滿心滿意都是小東西和她肚子裏的孩子。

    淩君瀾留了下來,既高興兒子的軟化,又酸澀於兒子的冷漠,尤其見到蘇以清和她家人的相處,她更是羨慕,但最多的卻是後悔。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