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錦上青籮

第285章 番外(二) 鄭家的延續(1/3)

    剛聽到青籮認了安國侯做義父,並上了趙家的族譜後,鄭明睿鄭大老爺是真的腦袋一嗡,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可他又覺得自己沒有立場說話。

    自己當初對鄭夫人的放任,導致了對青籮無法彌補的傷害,青籮想要拋棄鄭家,他也是無話可說。

    “父親,我既然姓鄭,自然還是鄭家的女兒,我雖然上了侯府的族譜,但也沒從咱們鄭家的族譜裏劃出去呀,我不過就是一肩擔兩家罷了。”

    “侯夫人失去了女兒,很是可憐,而我和侯夫人又很合得來,她總覺得我像她的女兒,那我就成全了一個做母親的心意又如何呢?”

    鄭大老爺沒想到青籮能來跟自己解釋,雖然老母親去世時,青籮跟鄭府的關係已經有所緩和,但鄭大老爺也沒想到青籮能徹底地原諒自己。

    所以在聽說她入了安國侯趙家的族譜後,才沒有僥幸地覺得是自己聽錯了,心裏才會那麽難受。

    “父親,不管過去發生了什麽,都已經過去了,我姓鄭,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不是我上了誰家的族譜,就能把前塵往事都記掉,無論到什麽時候,您都是我父親,我都是您女兒,都得孝敬您,敬重您。”

    青籮親手倒了杯茶,遞到父親的手上,看著鄭大老爺眼角額頭的皺紋,她心裏也很是不好受。

    鄭大老爺還不到四十歲的年紀,在男人來說,正當壯年,可他已經頗有些憔悴的老態。

    說這個父親不負責任吧,他在知道自己曾經受過的委屈後,義不容辭的為自己報複了所有人,可若說他是個稱職的父親吧,他又放任著嫡女自小孤苦,受了那麽的委屈和艱辛。

    “現在府裏就隻剩下您一個人了,不如,您再找一個相當的,以您現在的官職和家世,找個稱心如意的也不是很難。”

    鄭夫人雖然還住在府裏,卻已是名存實亡,被牢牢地圈禁了,若不是為了兩個女兒,鄭夫人早已不存在了,不得不說,鄭家還是寬宏的,沒使手段讓她消失。

    “哎,都這個年紀了,還找什麽人哪,別再誤了別人的青春年華,我一個人過著挺好,沒人給自己添亂,我很安心,就這樣吧。”

    鄭大老爺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啊。

    “父親,你不能以偏概全,世上不都是那樣的女子,好女子多的是,這次我們姐幾個給你把關,一定幫您尋個好人。”

    “而且,你也要對自己有信心,你還正當年呢,一輩子過去還沒一半,哪能就這麽放棄了,美好的生活就在不遠處,隻要你想,它就會到來。”

    青籮安慰著鄭大老爺,自從放下了自己的心結,她才發現,跟鄭大老爺的溝通也沒那麽難。

    “就是呀,嶽父,您這歲數正合適著呢,我和青籮幫您相看著,肯定給您找個相當的,至於名分上,就立個平妻吧。”

    “平妻是跟正妻論的,比繼室還要高一籌呢,也不礙著您後院那位繼室,我想這樣您和新人都不會尷尬。”駱清蹊也幫青籮勸著鄭大老爺,還為他設想得很周全。

    青籮小時候的事情,他清楚全過程,做為男人,他對鄭大老爺雖然有些鄙視,但也能夠理解,朝堂上,不理家務的男人多了去了,隻不過鄭大老爺做到了極致而已。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