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之醫妻有毒

第一卷 第421章 時傲點撥劉稟連;白宴冰的苦心

    人齊了,時傲去張羅的點菜了。



    



    一群人一邊吃桔子,一邊聊,好幾個都和劉稟連聊了起來。



    



    原本,劉稟連和他們也是沒什麼區別的,沒想到,今年,這子突然間開始脫穎而出,生意做的風生水起,在五木鎮乃至兩木鎮渝州城都有名氣了,他們不羨慕,是假的。都是跟著自家爹爹做生意,誰不想當家做主,做掌舵人?



    



    “老劉,你那個百貨唄,現在大家議論最多的,就是你家的那個劉記百貨,你句實話,那個賺錢嗎?你怎麼想起來把東西堆到一個鋪子里賣的?”



    



    “對啊,老劉,其實,這樣和雜貨鋪也沒啥區別吧?”



    



    “對對,我爹也研究你那個雜貨鋪,啊不是,是百貨店,他那個如果賺錢,就真的賺了,如果賠錢,就賠的慘了,是不是這樣?”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開始向劉稟連問詢了起來。



    



    凌沙也一邊吃桔子,一邊好奇的等著他的答案,她沒有親自去教過他如何做這個百貨,所以,她也好奇他心里會有什麼想法。



    



    劉稟連看了白宴冰和凌沙一眼,見兩個人也看著自己,頓時心里有了力量,也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了。



    



    “其實吧,這就和我們隔著一層紗賞花是一般的道理,你們覺得我家的百貨東西雜,會賠錢或者是顧客少,其實,你們是沒有真正的看到這個百貨對于顧客的方便之處。就比如你家府上管家每半個月會統計府里各院所需,會出去大采購一次是吧,每個人每個院所要的東西不同,那麼管家回去,還要再統計的分類,計劃好哪些東西去鎮東或者鎮西買,哪些東西去誰家買,就這樣一個事情,管家和府里的采買至少得跑一或者大半,對吧?”



    



    完,劉稟連笑呵呵的看著那幾個提問題的公子哥,間對方點頭,他再笑了一下,繼續道︰



    



    “那你想想,如果你家的管家和采買直接去的是我劉記的百貨鋪,而他進去後,只要按類別去各個區域取貨,把自己所需的都集中到櫃台邊掌櫃那里一次性結賬,又省事,又省錢,還省時間,原本一可以辦完的事情,如今最多兩個時辰,就可以全部買完了,你想想,管家們是不是還能富余出時間做別的事情?即便是有一兩種我們鋪子里沒有的,他們再去別家買,那也是少跑了不少路的吧?”



    



    劉稟連完,看著眾人思索的樣子,嘴角勾起,看了凌沙一眼,輕笑了一下。



    



    凌沙和白宴冰對視了一眼,眼里露出了贊賞之色,“不錯,確實是這樣,我們也自己采買過東西,知道東一頭西一頭跑來跑去的麻煩。你剛才的省事,省時,省錢是吧?省事省時我們听出來了,那麼省錢是什麼道理?莫非你家的東西比別人家便夷多嗎?如果便夷多了,那質量還能保證是好東西嗎?”



    



    凌沙問完,笑眯眯的看著劉稟連,等著他答。



    



    時傲這時也回來了,坐下後,靜靜的听著。



    



    “對,不愧是神醫,老劉,神醫問的問題,也是我們心里疑惑的,省錢這一是怎麼的?”姜雲言也出聲了。凌沙的問題很犀利,他作為知道神醫真實身份的一個,也擔心白宴冰夫妻倆和老劉再掐起來,所以趕緊出聲緩和氣氛。



    



    他與劉稟連的關系最好,但是劉稟連搞這個百貨,他提前連一點消息都不知道,等他知道時,劉記百貨已經開始營業了。他還親自去看過,實話,他也覺得這種賣東西的模式挺新鮮的。



    



    劉稟連笑了笑,“省錢是肯定省錢的,因為在我們百貨鋪里買的多的顧客,我們都會給打折優惠或者免零頭,這主要是看對方一共買了多少錢的東西。我們設了三個額度,滿十兩銀子的,可以免五百文的零頭,滿一百兩的,可以免五兩的零頭,滿五百兩以上的,除了可以免五十兩的零頭外,還送一套劉記的茶具,或者送一套盤,或者一套碗。有的人為了送的禮物,就攢著一次性去百貨買東西。就上個月容府辦喜事,他們去我們百貨買東西,一次性買了五百多兩的東西,我們除了給免了二十五兩的零頭,還送了容老爺一套牡丹花茶具,那容老爺開心不易,還指定他家管家以後就來我家百貨買東西。”



    



    劉稟連完,看著眾人吃驚的眼神,笑了笑,“怎麼了?”



    



    “老劉,你算過帳嗎?這樣一來,又抹零頭,又送東西,你還賺錢嗎?”祁子蒙詫異的道。



    



    劉稟連點頭,“算過,就那日那一大單,我和我爹特意仔細的算過,隨雖然賺的少零,但是,還是賺的。因為茶具是我們家磁窯自己燒的,成本就是一些瓷土和工饒工錢,還是合算的。畢竟那些東西如果不賣,在鋪子里,就只是東西,變不成錢。而那些,我可是都花錢買回來的,所以,起來,只要賣出去,我就是賺錢的。”



    



    劉稟連話落,眾人都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似乎也在認真的考慮劉稟連這話。



    



    凌沙跟時傲對視了一眼,低頭安靜的吃桔子。



    



    等開始吃飯後,眾人們的話題終于不再劉稟連的事了,而是邊吃邊聊姜雲言成親的事,接著,又到了親事這上面來。



    



    時傲就問白宴冰,“老白,听三叔把如意的親事托付給你了?”



    



    白宴冰點零頭,“嗯。”



    



    “可有合適的人選了嗎?”時傲又低聲問。



    



    本來,兩個人就是在靠近鐐聲的話,結果,滿桌子的人突然都不聊了,都一邊吃一邊凝神听了起來。



    



    白宴冰搖了搖頭,“還沒合適的,不過,我想給她找個書香門第的子弟,好歹性子會溫善一些。”



    



    祁子蒙和洛鶴一听,頓時精神一怔,雙眼灼灼的看向了白宴冰。



    



    “白大哥,你看我,我怎麼樣?我家就是書香門第世家,而且我家也做生意,如意回來,想做生意也可以,想在家相夫教子也可,隨她的喜好。”祁子蒙毛遂自薦。



    



    “白大哥,我家也是啊,而且如意也是認識我的,你可以問問她的意見啊,而且,我看上去,更像書香世家出來的吧!”洛鶴摸了摸自己俊俏的臉,看了祁子蒙一眼,自信的道。



    



    眾人悶笑著看了兩個人一眼,還別,起書香門第,洛鶴的形象更符合文質彬彬的書生形象一些,而祁子蒙則是身高體壯,更像一個武夫。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