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之醫妻有毒

第一卷 第418章 師祖親自給凌沙施針,並教導醫術

    半夜,子時,李玉再次出現在了凌沙的屋內,而此時,躺在他手中的命鳳針的周身則是有一圈金色的光芒縈繞著。



    



    他的身後,跟著白軒。



    



    凌沙睡著時並沒蓋被子,只著一身中衣靜靜的躺著。



    



    “我在行針時,你用真氣護住半夏的心脈。”李玉扭頭輕聲對白軒道。



    



    “是,”白軒應了一聲。



    



    白軒上床里邊,盤膝坐在凌沙身邊,用右手與凌沙的左邊手心相抵,源源不斷的把內力輸送到凌沙的體內護住她的心脈。



    



    李玉打開命鳳針的盒子,各種長短不一的銀針隨著她的意念而動,竟然自動從盒子里飛了出來,盤旋在她的周圍。而且,那些針像是有了生命般,還親昵的去蹭了蹭了李玉的手。



    



    李玉笑了笑,“別調皮,先干活。”



    



    一邊的白軒簡直看傻了眼,這幾日,他見到的玄幻事件實在是越來越多了,後來想想,總覺得那些不是自己親眼看到的一般。



    



    就像此時,以前,這套銀針他也見到凌沙用過,但那時他見到的,就是一套普通的銀針,而此時,這些銀針在李玉的手上,竟然像是她的孩子一般對他諸多的依戀。



    



    听到李玉的話,那些銀針離開了他的手邊,開始飛速的旋轉了起來,李玉兩手翻飛,在銀針的空隙間穿梭著。



    



    幾息之後,待他收手,那些銀針竟然形成了一個鳳荒形狀,接著,隨著她的手勢變幻,每一根銀針再次散發出了一層金色的光芒。



    



    白軒眼中看到的,就是一直火鳳在翩翩起舞的模樣。他的心里震撼不已,這場面,絕對是他平生第一次見到。



    



    “去吧,看看你們對那些病毒可有辦法?”隨著他的話音落下,火鳳突然向著凌沙身上飛去,有四根針分別落入了凌沙面部的印堂,素,水溝,兌端四穴。而其他的,則是向著凌沙的下頜落去,從承漿、廉泉、突起始,接著是璇璣、華蓋、紫宮、玉堂、羶癥中庭、鳩尾,之後一直再往下,直至任脈的起始點,會**,然後結束。



    



    白軒心里咂舌,這位祖宗果然與眾不同,他行針竟然是從面部開始,沿著任脈倒行的施針的?



    



    而且,她一次竟然同時扎了二十八個穴位,二十四個任脈穴位全部扎中,還是倒行施針,主子她,真的不會有事嗎?



    



    隨著李玉繼續的手勢和意念動作之下,下一刻,白軒被嚇的瞪大了眼,就見那二十八根銀針扎中穴位後,下一刻,隨著李玉的手勢變幻,以二十八根銀針為基點,竟然有二十八只火鳳向著凌沙全身的經脈游走而去。



    



    “啊......“沉睡中的凌沙感覺到一陣灼熱的火焰在焚燒自己,燙的她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吼聲。



    



    白軒嚇的手一抖。



    



    “集中精力,別走神,你一松懈,她就有可能立刻爆體而亡。”李玉低沉切嚴厲的喊了一聲。



    



    白軒嚇的趕緊閉上了眼,集中精神,幫著凌沙護住了心脈,再也不敢亂看了。



    



    李玉繼續集中精力,感受著銀針們探測到的東西。



    



    一炷香的時間後,李玉的額頭也開始落下了汗滴,而他,則是繼續專注的盯著一根根的銀針。



    



    白軒額頭也滲出了汗滴。



    



    直至一個時辰後,李玉猛然睜開眼,雙手快速的飛舞著,最後,雙手猛的一抬,就見凌沙身上扎著的二十八根銀針噌的一下全部倒飛了出來,在凌沙的身體上方又形成了一只火鳳的形狀,只是,此時,這只火鳳明顯的火力不足,有些搖搖欲墜。



    



    “辛苦你們了,去休息吧!”李玉話落,手一揮,銀針竟然像是排好隊似的,向著銀針盒里落了進去。



    



    待盒蓋輕輕的合上後,一直縈繞在盒子周圍的那層金色的光輝也瞬間消失了。



    



    命鳳針,又變回了那個普通的銀針。



    



    “好了,你去休息吧!”李玉示意白軒可以去休息了。



    



    白軒點零頭,下床落地時,腳步還晃了一下。



    



    李玉無奈的搖了搖頭,丫頭身邊這些人還是太弱了。



    



    之後,她自己則是在窗邊的軟榻上盤膝打坐到明。



    



    早晨,當第一縷陽光照在新糊的窗戶紙上時,凌沙醒了。



    



    她睜開眼,才覺得自己渾身黏糊糊的,好像出了一晚上的大汗似的,起身之後,又感覺身體好像比往常起來後輕松了不少,沒那麼沉重了。



    



    咦?



    



    凌沙輕輕的咦了一聲,連忙調動內息,卻瞬間感覺身體里那梨花漫舞的內息順暢了不少。



    



    “醒了?”李玉這時也睜開了眼。



    



    凌沙扭頭,才發現窗邊的軟榻上坐著李玉。



    



    公子如玉世無雙,這一刻的師祖,多像一個白衣訣訣的如玉佳公子啊,可惜,這樣的一個人,竟然死了,身體里住進了師祖這個未來世界的靈魂。



    



    李玉看到凌沙傻傻的看著自己發呆,輕笑了一下,走到她身邊,輕輕的拍了拍她的頭,“想什麼呢?”



    



    “咳,沒事,師祖您一晚上都在這里嗎?給我施過針了?有什麼結果?”凌沙輕咳了一聲,回神,趕緊問出心里的疑問。



    



    “好消息,結果還不錯,你暫時不會死了。命鳳針可以克制你這個病毒細胞的生長和分裂,以後每隔三個月我會回來給你施針三日,直到我們研究出克制這個病毒的神藥來。所以,為了盡早能研究出解藥,在我需要時,會回來找你要血的。”李玉輕笑著道,當知道結果時,他是開心的,不愧是煉器大神打造出來的神器。



    



    “行,割肉都行,只要能研究出解毒藥劑,我一定要什麼給什麼。”凌沙笑笑,想來昨晚的行針很凶險吧,她能感覺道師祖身上的氣勢弱了很多。



    



    “師祖,您知道您這具身體的原主是什麼人嗎?”凌沙好奇的問道,這麼好看的容顏,卻英年早逝了。



    



    “知道,我是從死人堆里刨出他來的,那時候,他還沒有離開身體,只是已經死了,能不知道嗎?不過,他不是周國人,而是南華人。是一位王府的庶子,連生養他的姨娘生母,和幾個伺候的下人,十幾個人,都被正室王妃買通賊人全滅了,怪可憐的。他臨走前,求我替他報仇,所以,我回來這里才遲了兩個月,先在南華玩了一段時間,替他完成了一下心願。”



    



    李玉完,爬到了凌沙的床上,打了個哈切,“好了,我餓了,你去做飯吧,熟了叫我,我先睡一會,今晚還得給你行針。”



    



    凌沙消化了一會他的話,默默的點點頭,去屏風後面洗漱了一下,換了身衣服,做飯去了。



    



    時候不大,白軒來到了廚房,蹲在一邊給她添柴。



    



    “阿軒,昨晚師祖給我行針時,是不是你也在?”凌沙低聲問道。



    



    “嗯,主子有印象嗎?”白軒問凌沙。



    



    “沒有,我睡的很沉,連夢都沒做,只是早晨醒來感覺渾身濕噠噠的,大概是行針的作用,出了不少汗。”凌沙一邊切肉,一邊道。



    



    “主子,我們的糧食和肉夠嗎?用不用我再去買一些回來?”



    



    “不用,早晨我們吃薄荷瘦肉粥,你少加點柴,我先去摘幾片薄荷的葉子。”凌沙完,向外走去。



    



    “我去吧,我認得薄荷草。”白軒完,快速的出去了。



    



    凌沙回頭好奇的看了他消失的背影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子,跑的真快。



    



    等凌沙熬好粥後,舀了一大碗,一碗,端著往自己屋里走,回頭對白軒道︰“鍋里的都是你們幾個的,記得都吃了,別剩下。”



    



    “是,主子。“白軒開心的應了一聲喊人去了,其他五個在外面的草地上練功。



    



    凌沙回到屋內,見李玉睡的正香,也沒喊他,只是坐下等著,餓極聊人,不相信他聞到飯香味不醒來。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