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為營之鳳傾天下

第514章 ? ? 拍賣(1/5)

    夢菲本以為這次的拍賣會很無聊,可是當看清拍賣的東西,她清澈的大眼立即就亮了。

    

    不動聲色擦掉耳朵上的熱氣,夢菲咬了咬紅唇,聲音帶著些許撒嬌與賭氣:“我統統都喜歡,你打算要全部給我買下來嗎?”

    

    二十多件呢!

    

    雁痕淡淡一笑,順手摟著她的蠻腰,見女主持人高呼道:“明朝上等的璧合玉佩,底價115萬!”

    

    “20萬一次!”

    

    “好,有人出30萬高價,還有比這個更高的嗎?”

    

    “有人出35萬,35萬一次……”

    

    ……

    

    “60萬!哇!有人願意出60萬,簡直是太振奮人心了。還有人願意出比他更高的嗎?如果沒有了,這玉佩就是他的了!”

    

    “60萬一次,60萬兩次,60萬三……”次。

    

    “次”字還沒出口,有個低沉的男音便從後方傳來:“一百萬!!”

    

    聽到這個數字,女主持人手裏的話筒差點掉地上。就這個破玉佩,雖然是個古董,能值100萬?

    

    雁痕至始至終沒話,慵懶地摟著夢菲坐在第一排,聽到那饒叫囂聲,他動了動眼皮,抬起手裏的牌子直接哼道:“一千萬!!”

    

    “啪~!”女主持手裏的話筒真的掉地上了,塗的紅得刺目的嘴唇驚愕的幾乎能放下一顆鹵蛋。

    

    夢菲聽了雁痕的喊價,也頗為吃驚,她扭頭朝後方看去。再明顯不過了,是有人故意抬價找茬。

    

    可是望去,她一個可疑的人都沒發現,卻突然有種莫名的驚恐。

    

    “在看什麽?”雁痕低聲問道。

    

    夢菲咬了咬唇,“沒什麽!隻是你一千萬就買一塊玉佩,會不會……?!”

    

    “隻要你喜歡,我的家產都可以拿來給你敗,全部拿來煮飯都行!”雁痕雲淡風輕地開口。

    

    夢菲一聽了卻笑了出來:“那雁家老爺子不把我給宰了?如果真的敗光你家家產,估計你雁家十八代祖宗都得找我索命!”

    

    “沒關係,不是有我護著你嗎?”雁痕對她寵溺一笑,夢菲伸手打掉她欲來刮她鼻尖的手,同時,心莫名也跌到了穀底。

    

    曾經的他,也習慣性用食指刮她鼻尖……

    

    拍賣會結束後,夢菲就跟雁痕一起回淺水灣。

    

    一路上夢菲都沉默不語,眯著眼眸看著車窗外在霓虹燈的映襯下顯得越發迷離的夜色。

    

    “怎麽了?”雁痕感受到夢菲情緒的變化,喑啞著極度磁性好聽的聲音問道。

    

    夢菲像沒聽見一樣,完全不理會雁痕的話,更不吱聲。今的拍賣會,她好像看到了顧君揚。

    

    可是怎麽可能?他現在應該在美國,與她,應該過得很幸福美滿吧?

    

    想到三年前的一幕,夢菲覺得自己的心還是疼得無法呼吸,她緩緩伸出手按住自己的胸口,不讓它再為那個男人疼一絲一毫,一分一秒。

    

    雁痕沉默不語雙眼直勾勾盯著夢菲,覷見她的動作,他漆黑的冰眸溫度再次降了幾度,放在坐墊上的手,不由慢慢握成拳頭,再由拳頭擰得指節發白。

    

    三年了,難道她還忘不了他嗎?每次她做出這個動作,雁痕都知道她在想他。

    

    到底要怎麽她才能真正忘記他?

    

    無賭,雁痕覺得心裏堵得慌,隨即胡亂地看著窗外。

    

    黑色加長的林肯車在淺水灣驟然停下,雁痕對著早恭候在門口的女傭吩咐道:“先帶顧姐去休息!”

    

    “是!”女傭拉開車門,扶著夢菲下車。而夢菲頭也不回的回房間。

    

    雁痕看著夢菲漸行漸遠的背影,直到她整個背影都消失不見,他才沉著聲音問道:“去查查今晚那人是誰。”

    

    “老大,你也注意到了?”陸維收斂起平日的“二”樣,嚴謹地問道。

    

    雁痕皺了皺眉:“你的意思是我不該察覺到?我很蠢,反應很遲鈍的意思嗎?”

    

    陸維臉色一變,連忙賠禮道:“老大,我不是這個意思。”

    

    “不管對方是誰,滅了!”雁痕掏出一支雪茄,含在嘴裏本打算抽一支,但是想到夢菲討厭煙味,他煩躁的把煙扔出車窗。

    

    “老大,你還有什麽吩咐嗎?”見雁痕坐著不動,唐心翼翼開口問道。

    

    “想坐會再進去。時間不早了,你們先回去吧!”雁痕靠在墊背上,語氣帶著少許疲憊。

    

    “那我們先回去了。”唐家三兄弟和陸維互相對視一眼,連忙下車。他們又不是瞎子,夢菲情緒的變化和雁痕心中壓抑的憤怒他們又不是感受不到。

    

    為了命,他們還是趕緊逃命吧。

    

    雁痕在車子裏坐了很久才鑽出去,大步朝房子裏走去。

    

    “少爺!”女傭欲讓雁痕吃點宵夜,卻被他俊臉上的陰霾嚇得不敢開口了,識相地退了下去。

    

  &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