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之寒門孤女

171、唐薇(1/5)

    <()

    自從那夜從唐家回來之後,唐進整個人變得又陰沉了幾分,時常不見人影。

    對於封長情,他倒是囑咐廖英好好照看,還介紹了好些好吃好玩的地方,讓廖英陪著封長情去遊玩。

    一開始,封長情覺得唐進是在處理家事,她也不好插手,就耐著性子吃喝玩樂,可她性子沉靜,本不是愛吃愛玩愛逛遊的,才幾日就興致缺缺不想動彈。

    比起出去消磨時光,她更願意在院子裏練練劍,練練弓弩準頭。

    而唐進卻似乎是更忙碌,有兩日晚上都沒回來。

    這一段時間,唐進總陪著她,兩人可說是形影不離,如今忽然就不見了人影,封長情心中有些不適應,也開始好奇他到底在忙些什麽。

    她打算找唐進問問,或許她能幫得上什麽忙也未可知。

    可沒想到這一日她天剛亮就去敲唐進的門,卻發現他又是一夜未歸。

    封長情禁不住眉毛微微一皺,很快招來廖英,“他可跟你說最近都在做什麽?”

    “沒。”廖英搖搖頭,“隻說是要忙些家事。”

    “又沒回家,怎麽忙家事……”封長情咕噥了一聲。

    她和唐進現在是海陵軍中有職位的人,那就是屬於海陵勢力,而海陵,在白瑾年斬殺伍淮,又殺掉萬友順,“丟掉”素音公主,退掉遼人之後,已經成為朝廷眼中釘,隻差下聖旨討伐。

    換言之,他們現在身上掛著一個牌——反賊。

    這樣的身份,要是回了唐家,保不齊唐海能直接把他們綁了交給朝廷。

    在這種情況下,他怎麽忙家事的?他家的事很複雜,複雜到忙的神龍見首不見尾麽?

    封長情想了想,“咱們出去轉轉。”

    “好。”

    兩人離開客棧,卻沒去什麽好吃好玩的地方,而是到了總兵衙門附近的一個茶寮坐下,要了一壺茯茶。

    廖英遲疑的問:“咱們為何到這裏來?”

    封長情慢慢道:“別跟他說。”

    廖英猶豫了一下,他是唐進的副將,不跟唐進說……可轉念一想,封長情應該是要幫唐進吧,暫且先不告訴他,到時候也是驚喜,便點頭,“明白。”

    “你給我講一講常州的情況吧。”封長情抿了一口茶。

    廖英點頭:“是。”

    在大魏,總兵不過是六品武官,要是認真數起來,這大魏的總兵,沒有一萬也有八千,但常州府卻十分不同。

    這裏在十數年政局變換之後演變為關中要塞,連接海陵安南湘西塞上,並且直通京都,就如同唐朝的潼關一樣的位置,唐海這個總兵的身價也是水漲船高。

    為了京都的安危,京城也曾想派人過來接手這個位置,隻是朝廷接連擬定了三個人選,那三人卻不是死就是傷無法順利上任,好不容易物色的第四個人都到了常州門口,卻忽然辭官不幹了。

    封長情看向廖英:“這麽邪門,是有勢力在暗中掣肘吧?”

    廖英道:“以前在海陵的時候也和兄弟們玩笑著議論過,這種情況約莫就是,一盤好菜大家都想吃,可又都想獨吞,自己吃不到,也不想讓別人吃到,索性就放在那裏誰都不去碰。”

    “嗯。”

    廖英的比如不那麽貼切,但也八九不離十了。

    這樣特別的位置,各方都是虎視眈眈,誰會允許別人的心腹把控,必定是相互扯後腿,誰的人都不讓安排,最後唐海就一坐十幾年。

    廖英又道:“常州如今大概有兩萬兵卒,唐海手下本有精兵三千,其餘的都是這些年慢慢累計起來的,唐薇是常州軍中唯一的女千夫長,功夫很厲害,為人也不錯,她賬下的人十分服她。”

    封長情好奇的問:“她一個女人,怎麽進的軍營?”

    “唐家在常州府,世代都有人入伍從軍,也算是小有名氣的武將世家了,唐薇跟隨父親在軍營中長大,自小習武,後來入營的時候,別人也沒什麽意外的……”廖英笑著看向封長情,“就如同封姑娘你,當初破遼救人,殺掉遼人第一勇士巴克蘇之後,你入軍營為副將誰會有異議?”

    封長情瞥了他一眼,“你在調侃我嗎?”

    廖英趕忙笑道:“沒,我說實話,不過,別人都說唐薇之所以選擇入伍,是因為不得夫君喜愛,所以自暴自棄,索性就進了男人堆……”這自然是小道的八卦。

    封長情想起那日在蓮池看到的情形。

    那個盛楓實在也不是個東西,跟那種男人消磨一輩子,倒不如從軍入伍來的暢快。

    正在這時,一陣馬蹄聲噠噠而來。

    他們談論的女主角唐薇一身青衣勁裝,帶著三五隨從到了總兵衙門下馬,邊走邊交談。

    唐薇:“人可湊齊了嗎?”

    “還沒。”一個隨從道:“親兵要求極高,除了要信得過,功夫還要好,咱們賬下……”

    唐薇冷喳:“怎麽,我賬下連一隊親兵都湊不出來?”

    隨從忙道:“小的不是這個意思,小的回去就物色。”

    幾人邊說邊走,進了總兵衙門。

    封長情慢慢道:“物色親兵……”

    廖英道:“最近那元睢世子就要到常州府來了,為了安全起見,元睢派人提前到常州,抽調人手保護他來常州之後歇息的別館,唐薇也在抽調之列,所以要挑選一些身手好的士兵。”

    “是麽。”封長情瞧著那總兵衙門,眉梢挑了挑,“廖英,你幫我辦件事。”

    “什麽?”

    封長情招了下手,廖英便附耳去聽,隻聽她說了兩句麵色微變,“這怎麽行?大哥要是知道我就慘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