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之寒門孤女

169、常州總兵(1/5)

    <()

    那是一張被汗漬浸濕的紙張,紙張蠟黃有些年成了,隨著風,紙張飄飄蕩蕩的落在橋麵上,休書兩個字又大又刺眼。

    盛楓指著唐薇的鼻子:“你知道這休書我揣了多久了嗎?我娶你三個月後我就後悔死了,我做夢都想把休書砸在你臉上,可我……我念著咱們兩家的交情,一忍再忍,今天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

    一直藏在盛楓身後的阿榮帶著哭腔,“楓郎你快別說氣話,你怎麽能在這大街上就休了姐姐呢……快……快給姐姐道歉……都是我的錯,終究也是我們沒有緣分,我……我以後不見你就是。”

    盛楓卻用力搖頭,冷冷看了唐薇一眼,再看阿榮的時候眼睛就柔的化成了水,變色之快簡直歎為觀止。

    “要說緣分,還是我認識你在先……”

    盛家和唐家是世交,盛楓和唐薇自小就由父母訂了親,盛楓極小就送去別處上學,和唐薇從未見過,卻在上學的地方認識了家道中落的柴欣榮,柴欣榮是個雅妓,長得一副柔弱可欺的樣子,天生就能引起男人的保護欲,盛楓腦門子也不知怎的抽了筋,就想和唐家退了婚把柴欣榮娶進門。

    唐家這一輩唐海在軍中已經做到總兵,威望極高,祖上又有不少產業,在常州府是一等一的人家,盛家卻一直在走下坡路,家中子弟也沒有成才的,這些年為了維持生活,也早是入不敷出,這種時候怎麽可能放棄高攀的婚事把個妓子弄進門?

    知道盛楓的想法,盛家人當即把盛楓騙回家關了起來,一直到成親。

    唐薇人美,盛楓的千般不願在看到唐薇那張豔若桃李的臉時全部消失,婚後倒也過了幾日安穩日子,可沒過多久,柴欣榮也到了常州府,還“陰差陽錯”出現在盛楓麵前,勾起了盛楓憐愛的心。

    盛楓想照顧她,想把她收進府怕父母不同意,便旁敲側擊去和唐薇說,豈料唐薇火冒三丈直說除非她死否則沒門,兩人言辭不對付還動起手來,他一個文弱書生,哪是唐薇的對手,當時被揍的眼窩黑青,跑去找父母評理,父母反說他不該,新婚燕爾怎的就要納妾。

    父母不準是一,唐薇潑辣是二,不管怎的他都被治的死死的,隻得湊了些銀子給柴欣榮讓她自謀生路去,可柴欣榮自稱對他情根深種,就是不離開,那委委屈屈的樣子,看的盛楓簡直是戳心窩子。

    盛楓是個讀書人,和自小長在軍中的唐薇性情很是合不來,婚後沒孩子,兩人又沒感情基礎,婚後生活很快陷入死寂,唐薇入了軍中,領了個閑職之後,夫妻二人的相處更是比陌生人還陌生人。

    盛楓覺得她不但是個母老虎還太有野心,一個女人,進什麽軍營做什麽官?覺得唐薇這是變著法的打他的臉,這樣的女人不是居家過日子的,一顆心就撲到了柴欣榮身上去。

    要說唐薇性子也是別扭,她沒嚐過什麽男歡女愛,但覺得既然和盛楓結婚了,就得守得住,不管她和盛楓怎麽冷眼相看,就是不許盛楓和別的女人扯上任何關係,更不準納妾。

    就這樣,柴欣榮就被盛楓藏在外麵,兩個人偷偷摸摸的將近十年,為了不讓唐薇發現,盛楓還找了個牡丹閣的花魁做擋箭牌,他也一直瞞的很好。

    今日可巧了,他帶著柴欣榮來蓮池轉轉,沒想到碰上了唐薇,唐薇隻看一眼就明白了,揮了鞭子就朝著他招呼。

    他也是個男人,他不要臉麵了的嗎?

    他瞪著唐薇,似乎眼神用力就占了上分,“我告訴你,阿榮現在腹中已經有了我的孩子了,你要敢傷了她分毫,我就告你謀殺人命!”

    唐薇臉色鐵青,渾身僵硬,連聲音裏也帶著難以言說的氣憤:“這才是你理直氣壯丟出休書的依仗吧?”

    婚後十年無子,她知道盛家人對她早就不滿了。

    盛楓得意道:“看來你還有幾分腦子。”他呸一口吐掉了嘴裏的血沫子,身後的柴欣榮十分不合時宜的羞紅了一張臉,“楓郎,你……你怎麽在大庭廣眾之下說這個。”

    盛楓瞧著她嬌羞的樣子更是覺得這合該才是居家過日子的女人該有的樣子。

    唐薇看著那柴欣榮隻覺得惡心的想吐,她蹲下身子,撿起那休書,然後極快的把休書撕成了碎片。

    啪。

    鞭子飛起,鞭尾打在石板上發出一聲脆響。

    盛楓一驚;“你想做什麽?唐薇我告訴你——啊!”

    盛楓的話沒說完,就發出連串的慘叫,唐薇的鞭子毫不留情的滾到了盛楓和柴欣榮身上,幾鞭子抽過,把一對男女抽的掉進了蓮池裏,引得原來還在蓮池之中劃船的男女都驚呼連連。

    盛楓大叫救命。

    跟前圍觀的人大氣不敢出,更不敢上前阻攔。

    盛楓的小廝想去救人,卻被唐薇一記眼神逼退。

    盛楓從蓮池中冒出頭,破口大罵:“姓唐的,你就是個瘋子!瘋子!”趕忙去拉柴欣榮,柴欣榮不會水,被盛楓拖著連連咳嗽。

    唐薇站在橋上居高臨下,“盛楓,我告訴你,你想休我,門都沒有,就是過不下去了,也隻能是我休了你!還有,我們夫妻十年沒有孩子,你就沒找大夫問問,到底是我們誰的問題麽?你和這女人在一起也不是一兩日了吧?怎麽偏就這時候有了?你這阿榮肚子裏的孩子你就確定真的是你的?”

    周邊看熱鬧的百姓嘩然,小聲的交頭接耳起來。

    “我好像看到過盛公子去閔德堂看過,還不止一次。”

    “是嗎?閔德堂的閔大夫可是幫不少達官貴人瞧過啊。”專治不孕不育的。

    而且唐薇這麽厲害,身體肯定康健,倒是盛楓,一副文弱樣子……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