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天者

第七章 驚豔絕倫(1/3)

    在房間內,風閻看著伶兒為自己買回來的衣服,黑底白衫,白衫背後金線縫製一團繁花盛開的景色,身前金色紋理滿布衣袖與胸前,還真是好看至極!

    看著身後那一團金花,風閻眼中閃過一絲古怪,這恐怕是那丫鬟的品味吧?隨後讓二送來了一桶清水細細梳理一番後,將丫鬟買回來的衣衫穿在身上,在銅鏡前細細打量自己。

    鏡中少年,身材修長而勻稱,麵色白皙如溫玉,眸似點墨,劍眉橫立,五官宛如雕刻一般,棱角分明,身後背著一把幾乎等同於身高的長劍,更加襯托少年風度翩翩,宛如絕世劍客,但嘴唇一絲柔笑,卻讓這張臉柔和幾分,稍長碎發散漫的披在身後,幾率發絲眉間飛舞,顯得少年狂放不羈,偶爾眼神裏流露的光澤,更讓少年有了幾分貴氣與王氣,他玉樹臨風,可以。他俊美非凡,可以。他妖異邪魅,也可以!

    看著鏡中邪魅少年,風閻嘴角的笑意逐漸拉長,如此出眾的皮囊,世間幾人能有?

    一陣敲門聲傳來,風閻收回視線轉過身來,兩個丫鬟打扮的少女踏門而入,兩人皆是姿色皆是中上之選,雖然不算絕美,但也算清秀,符合大家丫鬟的形象,左邊那位靜動之間,皆有章法,一看便是公主風蒂芸,右邊那位有些活潑的自然就是伶兒丫鬟了。

    三人皆是相互打量,半響無語,風閻負手而立,甩了甩衣袖,笑言道:“在下出彩一麵,可入得公主法眼?”

    風蒂芸如夢方醒,暗自驚歎一聲,單憑這相貌,不知多少女子要牽掛於他了,表麵卻故作平靜,落落大方的行禮道:“公子之氣質,無人能出左右。”

    伶兒卻愛不釋手的在風閻身上一陣摸索,這才捧著臉嬌羞的望著風閻,高興的道:“我就知道,這身衣服一定適合你!怎麽感謝我?”

    “以身相許如何?”風閻深邃的眸子望著伶兒,富有磁性的嗓音緩緩響起,宛如情人在耳邊低語,訴著綿綿情意。

    伶兒望著那突然有些不同的少年,原本想出口的話卻再也不出口,一陣唯唯諾諾毫無動靜,盯著他那流露溫柔的眸子,自己仿佛要深陷其中。

    風閻不理會兩人驚豔的目光,隻是笑道:“既然已經改頭換麵,稱呼自然也要變一下,我還是風閻,但你們兩個,公主的話就叫芸兒好了,伶兒不變。”

    “芸兒?”風蒂芸重複了一句,很久沒有聽到這個稱呼了。這時店二卻到了門口,隔著門道:“客官,不好意思,城主府來查,希望各個房內客人都出來接受盤查,以防其中混有歹人。”

    “城主府?來的還真是快。”風閻脫下身後長劍交給伶兒保管,而後仰大笑出門而去:“芸兒,伶兒,雖本公子出去看看!”

    望著那不是公子勝似公子的少年,芸兒伶兒對望一眼,輕聲答道:“是,公子。”

    走出客房,鳳來居早已站滿人影,皆是對著那些官兵指指點點。風閻定眼望去,在那群兵甲之中,有四個人站在前麵,其中一個穿紅衣服的少女特別顯眼。

    伶兒咬牙切齒的看著那個紅衣少女道:“她就是城主的女兒!”那另外三個人的身份就不言而喻了,城主與風興山,還有一個五大三粗的風誌昌。

    看著鳳來居走出來的客人,風興山來來回回掃視了好幾遍都沒有見到那熟悉的身影,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問道:“丫頭,你確定那公主的丫鬟就在這裏?”

    “那當然了,我的人可是親眼看見那丫鬟進了這鳳來居與人一起吃飯。難不成是離開了?”風含貞掃視一圈都沒有看到那個丫鬟也有些不確定道。

    城主看著站在一旁的胖掌櫃,問道:“掌櫃,所有的客人都在這裏了嗎?”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