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天者

第一卷 第五章 天州

    州居于人州之上,以雲霧為疆土,仙人居住東方國之中。

    “諸位,千年時光已至,可曾尋得此次命之人?”

    “回陛下,下命星只出其三,七殺,破軍,貪狼,獨獨未見紫薇命星,疑似機反噬,而且東方出現新的命星,疑似羅星,地獄災星!”

    “操控機,自有反噬,無需擔憂,至于羅星,再度觀察。”

    “稟陛下,西方國界似有異動,恐西方世界再度來犯。”

    “西方自有佛山坐鎮,爾等無須擔憂,如有異動,再增援不遲。四方諸神!”

    “微臣在。”

    “爾等看護好地州四方出口,令冥族不得異動,侵犯我州之地。

    “臣等領命。”

    “八方星宿。”

    “微臣在。”

    “爾等掌控時,勿要讓鬼怪亂人州之根本。”

    “臣等領命。”

    “三十二路地仙。”

    “微臣在。”

    “諸位居于人州之地,三年後發動附屬勢力開啟人州亂世,選拔新神,為我州增添新的戰力。”

    “臣等領命。”

    “其余諸神,鎮守國,各司其職。有事議事,無事退去。”

    “臣等告退。”

    號令下諸神,唯有三洲之帝——帝封羲!

    玉銘城離風之城只有一路程,因靠近風族國度,所以常年有經商客旅來往,倒也算是風族排名第二的繁華之地,此時玉銘城城內商客百姓來往,絡繹不絕,但有三個人卻顯得格格不入。

    帶頭一人是一身乞丐服的少年,但偏偏背負長劍帶著酒壺,扮的跟一個俠客一樣,長得那是一個俊美如妖,尤其是那雙黑瞳,引得街頭少女頻頻側目,但看到那身乞丐服後又悄悄搖了搖頭,若此人不是乞丐就好了,就憑那副相貌,自己一定跟他私奔。而後又看向左邊那位公子,再度美目漣漣。

    那人穿著一身藍色衣服,金線刺繡,腰懸白玉,一看就是富家公子,長相雖然不如那乞丐來的好看,但也算是玉樹臨風,若是此人上前邀請他們一夜溫存,她們肯定會含羞答應。但這些少女如果知道此人是女兒身不知會作何感想。

    右邊一人看穿著應該是廝,但生的唇紅齒白,濃眉大眼,比那窯子里的神仙姐姐還要好看幾分,可惜是個男的,城頭販搖頭嘆息一聲。

    這三人正是剛剛進城的風閻一行人,三個人走在一起,這回頭率可是百分之百。

    風閻看著路邊那些少女送來的秋波,大娘的搔首弄姿,無奈的搖了搖頭︰“還真是進窯子窩了。”

    “這你就受不了?那是你沒見過公主出宮的時候,那才叫真的進了窯子窩了,只不過是全都換成男人。”丫鬟伶兒鄙視道。

    風閻摸了摸鼻子,一陣不爽,竟然被一個丫鬟鄙視了,我混的太慘了點。

    風蒂芸掩嘴嬌笑,一路上打打鬧鬧,一來二去也熟悉了許多,丫鬟伶兒看似處處針對,實則是對這少年頗具好感,這是她的一種表達方式,若是其他陌生人,這丫鬟理都不會理。

    而且一路交談,了解到這個少年雖然實力強悍,性子有些邪意,但卻不是個惡人,只是偶爾有些不著調。

    “你看看你家公主,平易近人,你再看看你,蠻橫刁鑽,到底誰是公主?誰是丫鬟?信不信我等一下扔了你?獨自帶公主回王都。”風閻惡狠狠的威脅道。

    “哼,誰跟著你了?我是跟著我家公主,才不是跟你。”丫鬟伶兒轉過頭去雙手插胸,一點也不怕,她知道這個邪魅少年不會丟下她。

    “公主,我們三個人這身打扮回頭率也太高了吧,這不是明擺著告訴那些殺手,我們在這里,來殺我呀。”風閻看著周圍那些神色各異的眼神,頗感無奈。

    “你不是無所不能嗎?這點事能難倒我們風大才?”風蒂芸開玩笑道,心情輕松喜悅。

    知道風閻來自哪里後,她知道只要不是萬軍圍殺,她想死都難,而風族的地盤,那些殺手又能調動多少人?百人恐怕已經是極限了。所以安心不少,此時此刻感覺就像在逛街一樣,雖然很多人看著他們,但比她總在王宮里待著要好太多了。

    “我當然是無所不能的,隨便一招易容術就能搞定,但公主你呢?你這個面具恐怕早就被敵人畫成畫像帶在身上,要不你的臉也讓我摸摸?我絕對給你變個英俊瀟灑的公子哥。”風閻撇了撇嘴,無奈道。

    “你想得美!”風蒂芸臉紅道。

    “易容?你還會易容?”丫鬟驚奇道。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