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天者

第二章 風族(3/3)

    六族各有優劣長短,其中以觴族最為強大,下州土占其四,墓族最為極弱,但卻無人敢招惹這墓族,這墓族自有其奇特之處,據傳聞此族隻有一人,卻可擋一族之師,至於真假,無人知曉。風族本來不算強也不算弱,但在三年前的六族大會中,風族族王意外身死,下嘩然,因為這風族族王未有子嗣,隻有一女,彼時女兒才十三歲,如何擔當大任?族內上下亂做一團,野心勃勃者各立山頭,相互爭奪殺戮。而後孔蘭族與日月族同時點兵殺向風族,兩族相約共分風族,內憂外患,一族大廈即將傾倒,下人皆認為風族離滅族不遠已。就在這時,風族廉廣候風千殃突然領著一隊神秘兵馬殺進風族王都,斬盡族內叛臣賊子,整合內外兵馬抵禦孔蘭與日月兩族,又孤身跋涉千裏進入觴族,對觴王承諾願將風族公主風蒂芸嫁給觴族太子,而後觴王宣布與風族結盟,犯風族族界便是犯觴族族界。觴族勢大,孔蘭族與日月族不得不退。風族滅族之危就此結束,但國力衰弱已是命中注定。

    風千殃,風族族王風千嵐的弟弟,風族唯一一位封候,在這滅族之際,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扭轉乾坤,在風族土地內一戰封神,眾望所歸之下,風千殃登基稱王,號稱聶政王。

    風族國都名為風之城,風族的宮殿便坐落在此城之中。聶政王風千殃此時正坐在禦書閣之內,眉頭緊鎖,一片憂慮之色,而後向外叫道:“來人!”

    不多時,一位丫鬟跑著碎步推門而入跪在地上不言不語。

    聶政王風千殃沉聲問道:“公主出城多久了?”

    “回王上,已經有六日了。”那丫鬟答道。

    聶政王風千殃再次問道:“六日?那可曾有人來稟報過公主蹤跡?”

    “不曾有人稟報過公主蹤跡。”

    “你下去吧。”聶政王鳳千殃擺了擺手,丫鬟應聲退去,禦書閣內再度隻剩下聶政王一人。不多時,一位年輕的領軍校尉急匆匆進入禦書閣,不一會兒又急匆匆的出來,然後回到軍營點齊兵馬出城而去,不知所蹤。

    聶政王站在禦書閣,麵色已然歸於平靜,不知道在想些什麽。這時突然有人來報:“千夫長風良求見。”

    聶政王眼中閃過一絲喜色,道:“讓他進來。”話剛落音,一位渾身是血的將軍腳步踉蹌著走了進來,然後就重重的扣頭在地上,喘著粗氣道:“王上,快···快點齊兵馬···去救公主,在斜陽城附近···”道最後一句,那千夫長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聶政王一陣驚疑之色,快步上前看了看那千夫長,發覺其還有呼吸,這才鬆了一口氣,沉聲道:“來人,扶風良下去休息。“

    幾位丫鬟推門而入,扶起千夫長風良悄悄退去,禦書閣再度剩下聶政王一人,聶政王細細思索了一陣後沉聲道:“拿著我的虎符,傳令城外駐軍,點齊五千人馬,分五路大軍,在斜陽城與風之城之間的路程上來回探查尋找公主,找不到,就不用回來了!記住,這件事情不要讓觴族知道。”

    一個黑影一閃而逝,桌上虎符已然不見蹤影。

    聶政王表情陰暗不定,晦澀難明,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本章已閱讀完畢(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