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樹上掛竹馬

第四百七十六章 這一個個都怎麽了(1/3)

    殷栩栩見她哭了她有些慌了,連忙使出絕來安慰她。

    果不其然,她一聽到她這麽說,立馬破涕為笑,伸手擦了擦眼淚。

    原本精致的妝都花得有些嚇人,這還好是在宿舍裏。

    鍾情知道這個消息以後也不知道該替她傷心還是替自己開心,她分手了不就代表她有機會了嗎?

    她搖了搖頭心想,我在想什麽,現在是想這個的時候嗎?君臨都已經這麽傷心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安慰她才對。

    察覺到鍾情表情變化的司意婧猜測她可能喜歡鬱見,小小地驚訝了一下也沒說什麽,畢竟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安慰她。

    “什麽?你和陳君臨分手了?為什麽?”

    顧銘聽到他們分手的消息也是一臉驚訝,畢竟在他眼裏他們倆可是很般配的一對,怎麽會突然間說分就分。

    他看了他一眼,輕描淡寫地一筆帶過,“有什麽好驚訝的,不合適就分了唄。”

    “怎麽會?你們兩個,不合適?開玩笑的吧,是不是有什麽誤會啊?”

    郭詩雅難得上前安慰她,她搖搖頭說:“都是假象,哎,別提了,都過去了,我說什麽來著,一個男人的保質期不能超過一兩個星期,雖然他超過了,而且當初也是他追的我,可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麽到後來我們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是我先追的她沒錯,當初有多喜歡現在就有多後悔,不說了我想一個人安靜地待一會兒。”

    想到這裏他歎了一口氣,不由得鄒起了眉頭,當初他以為隻要他對她夠好,夠真誠她就會收斂一下自己的性格,沒想到她還是那個樣子。

    跟前任還有聯係就算了還帶人出來亂晃,把他當什麽了,要不是他偶然遇到她是不是還打算瞞著他?

    一想到這裏,他就越想越氣,自己當初真是瞎了眼了才會跟她在一起,見他那暗自神傷的樣子他們也不好去打擾他,紛紛點頭表示理解以後就忙各自的去了。

    此時的她更是越想越氣不打一處來,生氣地說:“誒,你們評評理,我就不懂了,跟前任成為好朋友好哥們怎麽了?就因為我跟他在一起了,他就有權利不允許我正常交朋友了?真是搞笑,你們說,難道男女之間就不能有純潔的友誼了嗎?”

    殷栩栩一聽,不好意思地看著她說:“你別說還真有,我當初也隻把段孺笙當成好朋友,好兄弟而已,我以為我們會一直保持這樣的關係,可是後麵你也看到了,我們到最後不也在一起了,所以啊,鬱見的顧慮也是有可能的嘛,你想啊,他是真的在乎你才會生氣的是不是?”

    郭詩雅看了她一眼,誰不知道她這句話不光是對陳君臨說的,也是對自己說的,言外之意顯而易見,就是讓她不要再傻傻糾纏著段孺笙了。

    她說這話她就不愛聽了,“你們那是例外,那照你的意思說,我是會因此就背叛他嗎?不是,我像是那種人嗎?如果他真是這樣想我的話,那要提分手也是我提,輪不到他。”

    “君臨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

    她隻是想安慰她,沒想別的,誰知道她自己多想了,她想解釋又不知道該怎麽說。

    她擺擺手對她說:“好了好了,我也沒怪你什麽,三觀不合分道揚鑣很正常,沒什麽大不了的,反正我每段都差不多是這個時間,沒關係的心,我是誰,我可是陳君臨誒,要什麽有什麽,根本不缺人追我,不差他一個,你們都別再說了,我想自己一個人安靜一會兒。”

    她知道她說的隻是氣話,但又想不出安慰她的話,隻好點點頭退到一旁。

    “我先過去幫你們占位置了,你們晚點再來也沒事。”

    國慶晚會當天,鬱見跟他們打了聲招呼就先離開宿舍了。

    顧銘點點頭看著他出門後,看著他無奈地問道,“俊哥,你說鬱見他現在那個樣子,確定沒事嗎?我們要不要跟過去看看。”

    見他像是沒聽到他說什麽一樣,半天沒反應,他搖搖頭自言自語道,“算了,看你這魂不守舍的樣子,如果你是因為郭詩雅和孺笙的話那你大可不必擔心,孺笙喜歡的隻有殷栩栩,對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