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樹上掛竹馬

第四百七十四章 在我眼裏你最完美(1/3)

    她看到是他以後也有些尷尬,幹咳了兩聲看著他問道,“我還以為是誰那麽不長眼,原來是你啊,那麽大條路偏要走過來碰瓷,拜托請你下次麻煩擦亮眼睛,別看到人就想往上撞,還有我告訴你啊,我這正火著呢,現在別跟我說話。”

    看她那氣勢洶洶的樣子,他連忙後退了兩不,心想蒼天明鑒,他也是剛知道自己居然會當選晚會的主持人,心煩意亂的想來求證,這才會不小心撞到她。

    他從小就不喜歡參加這種無聊的活動,更別說當什麽主持人了。

    要不是因為顧銘這小子他怎麽會落到現在這個尷尬局麵。

    這麽想著,他忍不住轉過去瞪了顧銘一眼,而他也隻是嬉皮笑臉地看著他。

    看他這個樣子他有種想揍死他的欲望,可轉念一想,的確,他現在完全就是個局外人,當然有資格做任何表情。

    不像他,他現在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完了。

    看著她那雙恨不得把自己吃抹幹淨的眼神他連忙轉移視線,看著司意婧弱弱地問了句,“她都知道了?”

    她一臉同情地看著他點了點頭,“我們剛從公告欄那裏過來的,你們先聊,栩栩,我先回去了,你們好好說。”

    “誒,意婧,我……”

    她還沒反應過來她已經快不離開了,見她走了,顧銘也拍了拍段孺笙的肩膀一臉同情地看著他說:“兄弟就幫你到這了,你好好說啊,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這個不講義氣的就這麽把他丟在這裏麵對對麵一個像即將爆發的火山一樣的殷栩栩。

    越想越覺得自己被他擺了一道,拜托他搞清楚,他幫什麽了,幫她跟他鬧別扭?真是被他害慘了。

    看他走遠後他嚴肅地看著她說:“栩栩,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的。”

    她努力平複了下來,白了他一眼說:“好,我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眼見為實我看你還有什麽好說的。”

    “意婧,等我一下。”

    司意婧聽到有人喊她,停下腳步回頭一看,原來是他,她轉過身看著他問道,“你怎麽知道我名字的?”

    他上前笑笑看著她說:“你忘了,迎新晚會那天我們見過的。”

    沒等她說什麽他脫口而出道,“其實在這之前我們也見過的,隻是你不記得了而已。”

    看她那疑惑地表情,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麽,他連忙閉上嘴巴卻發現說出去的話已經覆水難收。

    “哦,我不記得了,不過我有件事想要問你。”

    她倒是沒什麽感覺,也不記得在哪裏見過他,隻覺得這個人有時候看起來很奇怪。

    他失落地看著她說:“你不記得沒關係,我記得就好,你想問什麽事問吧,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隻要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訴你。”

    她疑惑地看著他問道,“我聽剛剛段孺笙說他當選國慶晚會主持人是因為你?”

    他無奈地點點頭看著她說:“確實是因為我,不過我也隻不過是跟他開了一個小玩笑而已,誰知道他真的選上晚會主持了。”

    這不是他的本意,可事情就這麽發生了他也很無奈,早知道就不開這個玩笑了。

    “此話怎講?”

    見她大大的眼睛裏充滿著求知欲,他無奈地說:“事情是這樣的,我們那個晚會主持人不是票選出來的嗎?當時好多人都參加了,我就想段孺笙那副好皮囊不去參加可惜了所以就隨口跟他說要是他參加票選那個主持人主持晚會我就不再纏著他非要跟他比賽打籃球一較高下了。”

    他看了她一眼接著說:“我還以為他會拒絕,誰知道他一口答應了,我也沒想到他人氣那麽高,票數一路遠超其他人,就那麽成了第一了。”

    她點點頭選擇相信他,看著他說:“這樣啊,行吧,就當是你說的這樣吧,我先回去了。”

  &nb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