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樹上掛竹馬

第四百七十三章 這個女人不好惹(1/3)

    他的話引發他的深思,難道真像他說的那樣,他對她的好她其實都知道,隻是刻意在回避他?

    這到底是為什麽呢,他怎麽想都想不通,按理說不應該是這樣的。

    還是說,難道她另有喜歡的人了?

    想到這裏,他不自覺地轉過去意味深長地看了段孺笙一眼心想,難道她還喜歡孺笙?

    他轉念一想,立馬搖了搖頭心想,誒,這怎麽可能呢。

    他現在都已經是一個有女朋友的人了,肯定是因為自己還不夠努力,表現的還不夠所以詩雅才看不到自己。

    看來以後要更用心,更認真的對她才是。

    這麽想著他竟旁若無人地笑了起來。

    他們見他這不知該怎麽形容的樣子,搖了搖頭,顧銘更是直接上手輕觸一下他的額頭,自言自語道,“奇怪,這也沒發燒啊,該不會是傻了吧?”

    想起他今天說的那些奇怪的話,問的那些奇怪的問題,他點點頭更加確認了。

    他察覺到他看自己眼神的不對。

    雖然他是自言自語,但他仍然聽得到他說的什麽,伸手拍開他的手對他說:“你才傻了。”

    他甩了甩自己的手,攤攤手無奈地看著他們。

    段孺笙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了,以前他可不是這麽話多的人。

    他心想肯定是因為和栩栩在一起久了以後被她給帶的,感覺現在自己都有點像多管閑事的人了。

    “栩栩,我看你上次上了催眠體驗課以後回來整個人就特別不對勁,現在還好嗎?”

    她整理著東西,像是突然想到什麽一樣故作擔心地隨口一問。

    她這句話讓她回想到上催眠體驗課的當天,其實當時她知道要上這個課的時候整個人是很抗拒的。

    雖然她之前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可在她心裏。

    那件事就像一個烙印一樣深深地烙印在她內心的最深處,隻要稍微一觸碰到就會感覺到隱隱的痛。

    她不想自揭傷疤更不想通過外力來揭開它,她現在有一個幸福的家,有愛她的爸爸媽媽,她隻想普普通通地過好現在的生活。

    但她不想引同學們胡亂猜疑所以才硬著頭皮上了那堂課。

    她原本以為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沒想到她居然會在這個時候提起來。

    她也隻是尷尬地笑了笑,點點頭對她說了句,“我現在沒事了,其實也沒什麽,都過去了。”

    她擔憂地看著她說:“你有什麽事情就跟我們說,別憋在心裏。”

    她點點頭看著她那雙真誠的眼睛,不知道為什麽,心裏很不舒服。

    “是啊栩栩,詩雅說的對,你要是有什麽事情就說出來,我們大家能幫到你的一定會盡量幫助你的。”

    陳君臨見她那擔憂的樣子,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微微點頭,笑笑看著她說:“我真沒事,看你說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怎麽了呢。”

    她相信陳君臨的眼神是真的,說要幫助她也是真的,但郭詩雅這個人她怎麽看,內心總有一個聲音在告訴她,不要跟她走得太近,這個女人不好惹。

    “好了好了,栩栩都說沒事了我們就不要再問東問西的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隱私,你們難道願意把自己的隱私一一暴露出來告訴別人嗎?”

    見她麵露難色,鍾情連忙上前幫她說話。

    他們搖搖頭便沒有再說什麽了。

    沒過幾天眼看馬上要到國慶小長假了,學校見別的學校經常舉行活動,想著學校也不是光叫同學們死讀書的地方,絕對不能在才藝這方麵讓別的學校給比下去,所以決定舉辦一場國慶晚會。

    “你聽說了嗎?學校這次要舉辦國慶晚會誒。”

    “聽說了,不僅如此,我還聽說這次的主持人已經選出來了,不出意外的話就是心理學專業的係花郭詩雅和計算機專業校草段孺笙。”

    “啊,可我聽說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