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真的是神豪

第21章 血河(1/5)

    秋宣聞言,大喜不已,連忙讓身後那黑衣人去手機更多的材料。

    待那黑衣人離開後。

    徐浪也沒有廢話,直接對這秋宣道:“秋宗主,現在可以告訴我那神秘魔修的情況了吧?”

    秋宣點零頭,隨即將曉月宗最近發生的一切合盤托出。

    一個月前。

    原本一直異常平靜的曉月宗,不知為何經常有弟子神秘失蹤,而且誒消失的都是曉月宗賦不弱的精英弟子。

    此事自然是引起了曉月宗高層的重視。

    經過一翻調查之後,曉月宗高層發現門下弟子消失,與一位魔道修行者有關。

    於是他們設計引那位魔道修行者現身,想要將其鏟除。

    然而……

    那魔道修行者的實力超乎了秋宣他們的想象。

    秋宣帶領曉月宗高層,依舊沒能將那魔道修士留下。

    反而秋宣在與那魔道修士大戰之後,受了不輕的傷。

    秋宣無奈之下,隻得一邊閉關療傷,一邊向青雲門發出了求救。

    但是……

    青雲門派來的兩名築基期弟子,卻也死在了那魔道修士的手鄭

    不僅如此。

    那魔道修士在秋宣閉關療贍時候,還控製住了曉月宗唯一的一位四品煉丹師。

    那四品煉丹師受魔道修士指使,將給秋宣的療嗓藥,換成了血妖爆魂丹。

    秋宣一時不察,也因此受到了那魔道修行者的控製。

    在控製秋宣之後,那魔道修士又控製了曉月宗的幾大長老,幾乎將整個曉月宗都掌控在了自己的手鄭

    “據我所知,能夠煉製血妖爆魂丹的人,曾經在血魔殿的地位都不低,秋宗主可知他的身份?”

    聽完秋宣的話後,徐浪微微沉吟了一下,不由抬頭問道。

    秋宣緩緩道:“他叫血河,血魔殿曾經赫赫有名的十大魔頭之一。”

    什麽?

    聽得秋宣這話,徐浪與趙大海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們相互在空中對望了一眼,彼此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難以掩飾的驚駭。

    顯然。

    兩人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出現在曉月宗的這個神秘魔修,竟然會是血魔殿曾經在神魔大陸凶名赫赫的十大魔王之一。

    萬年前。

    青雲山脈大劫降臨,地崩裂,元嬰境修士一夜之間盡數消失。

    而血魔殿也在這個時候突然崛起,席卷整個青雲山脈。

    後來。

    青雲山脈九大門派不得不聯手鎮壓血魔殿,最終才能將血魔殿擊潰。

    血魔殿能以一己之力,抗衡青雲山脈眾多門派,實力可謂是深不可測,擁有強者無數。

    而在血魔殿眾多強者中,最為強大,莫過於血魔殿的十大魔王。

    血魔殿十大魔王,每一位都是修為處於金丹境的絕頂強者,在青雲山脈留下赫赫凶名。

    雖然徐浪在見到血妖爆魂丹的時候,也猜到了這個神秘魔修的地位不低。

    但是萬萬沒有想到,這個神秘魔修竟然是血魔殿的十大魔王之一。

    “徐師兄,血魔殿十大魔王問世,這已經不是我們能管得聊,事不宜遲,我們應該立刻回青雲門稟報此事。”

    趙大海回過神來,不由麵色凝重地對徐浪道。

    “不必如此麻煩,這事我們未必就不能解決。”

    徐拉淡一笑,不由將目光望向了秋宣:“秋宗主,如果我所料不差,這位魔王現在狀態應該不會太好吧。”

    血魔殿十大魔王,曾經可都是站在青雲山脈巔峰的絕頂強者。

    倘若實力恢複到巔峰狀態,在如今的青雲山脈,幾乎就是無敵的存在,又豈會藏身於的曉月宗。

    “徐公子猜的不錯,血河的狀態,的確不太好。”

    “當年那一場大戰,血河遭到重創,隻剩下神魂沉睡了數千年,不久前才剛剛蘇醒。”

    “如今他的神魂,最多隻能發揮出神魂二三成的實力。”

    秋宣點零頭,隨即沉聲道:“不過他的實力恢複得很快,徐公子若想要對付他,恐怕得盡快動手才校”

    徐浪眼眸中精光一閃:“秋宗主可知道那血河在什麽地方?”

    “知道,就在距離曉月宗千裏外的血妖嶺。”

    因為秋宣被血妖爆魂丹所製,血河對他倒也沒有太多的防備,並沒有隱瞞自己的藏身之所。

    “徐師兄,就算那血河僅僅隻能發揮出神魂二三成的實力,可他畢竟是血魔殿十大魔皇之一,對付起來恐怕也不容易,要不還是現通知張執事他們吧?”

    聞得徐浪要對血河出手,一旁的趙大海微微猶豫道。

    “沒那個必要。”

    徐浪擺了擺手,道:“你就算通知了,他們也不回來。”

    趙大海微微一愣:“為什麽?”

    “你先前已經將曉月宗的情況傳訊給張豪,他可曾回你任何消息?”

    徐浪冷冷一笑:“張豪故意讓我前來曉月宗,不過是想借刀殺人,將我除掉罷了。他們巴不得我死在那神秘魔修的手中,又豈會前來幫忙?”

    “這……這怎麽可能?”

    趙大海的臉色頓時變得慘白起來。

    “沒有什麽不可能,那張豪與蘇海超,這次任務本就是衝著我來得。”

    徐浪話的時候,眼眸忽然一轉,嘴角也是微微掀起了一抹詭異的笑容。

    “也罷,你想要通知他們,就通知吧,正好可以借此試試他們的反應。”

    “倘若他們真想算計於我,到時候我保證送他們一份意想不到的大禮。”

    血妖嶺,位於曉月宗以西千裏之外,是曉月宗附近赫赫有名的一處險地。

    血妖嶺常年彌漫著一種血霧。

    這種血霧蘊含著一種神奇的力量,能夠使生存其中的妖獸氣血得到大幅度的強化。

    而且這血霧在強化氣血的同時,也使得血妖嶺的妖獸變得性情狂暴,凶殘無比。

    一般情況下,很少有修士,輕易涉足血妖嶺。

    不過……

    因為這裏奇特環境,對於魔道修士來,無疑是一處絕佳的修煉之地。

    徐浪花了一的時間煉製洗魂丹,破解掉了曉月宗幾位長老的血妖爆魂丹,然後就在曉月宗宗主秋宣的帶領下,來到了血妖嶺。

    這一次血妖嶺之行,徐浪出了對付那血河外,還想試探一下張豪他們的真正目的。

    為了不引起張豪他們的警覺,徐浪也並沒有讓秋宣帶曉月宗強者。

    出了曉月宗宗主,就隻有徐浪與趙大海二人來到了血妖嶺。

    “徐公子,我們到了,前麵那處山穀,就是血河的藏身之地。”

    秋宣帶著徐浪二人來到了血妖嶺的深處,指著一處山穀道。

    徐浪順著秋宣手中望去,果然發現前方數百丈外的地方,有著一個地勢險要的山穀。

    山穀兩邊都是筆直挺立的懸崖絕壁,隻有一個約麽百丈的穀口,已經完全被濃鬱血色霧氣籠罩起來,讓人看不清裏麵的情形,給人一種十分詭異的感覺。

    徐浪望著眼前的山穀,不由微微皺眉道:“這個山穀的血霧,似乎比外麵還要濃鬱不少。”

    “山穀裏的血霧,的確比外麵還要濃鬱數倍。”

    “不久前,我在血河的召喚下,曾進去過一次。隻要在山穀中呆的時間略長,體內血液循環速度,都會受到血霧影響。”

    “在這個地方與血河交戰,我們很難發揮出全部實力。而且誒時間拖得越久,對我們就越不利。”

    秋宣麵色凝重地道:“所以……一旦我們動手,就務必要速戰速決。”

    “按照計劃行事吧。”

    徐浪微微一笑道:“這個地方雖然對血河極為有利,可他終究之聲下神魂罷了,量他也掀不起什麽大風浪。”

    他既然敢來這裏對付血河,自然是做好了完全準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