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地南山下

第195章:趙老漢去世(三)(1/2)

    下午,趙老漢家門口,遠遠望去,一片縞素。

    趙二叔趙三叔不算有錢人,可趙大山趙大川有錢。

    這喪儀之事就要大辦,搭戲台,請一隊鼓樂隊,嗩呐鑼鼓敲的山響。

    黃豆懷孕,不用去磕頭陪跪,黃雨不好一直躲著,就時不時地去繞一圈。

    孝子賢孫,孝媳孝孫媳,還有一群蘿卜頭,都在棺材四周盤著。

    那些喪儀有專門趙家家族的人幫忙操持,家裏人隻要把錢籌齊,後麵連吃飯,都有人給端過來。

    趙家家族挺大,在周圍的族親,加上姻親,吊唁這,孝棚一次二十張桌子,輪流吃飯,一直吃到晚上。

    趙大山不是被這個族親扯著話,就是被那個姻親拉著聊幾句。到了晚上,喉嚨都啞了。過來看黃豆的時候,連著喝了兩大杯溫開水。

    這幾,黃豆和黃雨帶著禮哥兒都睡在這邊東廂的床上。

    實際上是不被允許的,她們都應該在老爺子的棺材旁邊打個草鋪擠擠。

    人多,屋子也不大,有的睡在棺材下麵,有的就坐著閉眼睡一會。

    趙大山無論如何是不會讓黃豆去受這種罪的。反正他出錢最多,那些叔叔嬸子自然是樂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吊唁的這一,親戚來得太多,黃豆也隻能和黃雨抱著孩子在棺材旁邊坐著。不管晚上你睡那,今還是要是裝裝樣子的。

    趙大山怕她們做中間擠了,又怕她們做外麵進進出出被碰到,幹脆給她們挪到最裏麵角落。

    航哥兒和敬哥兒也不敢亂跑,乖乖地坐在兩個人身邊。

    吃飯的時候,孝子賢孫要出去跪謝,黃豆可以不去,黃雨不能不去,就把禮哥兒放在黃豆身邊,讓她看著。

    禮哥兒吃飽了就很乖,黃豆也不用抱他,就把他放在一邊躺,她把腿伸直舒緩一下。人太多了,坐都坐不下,她隻能盡量少占點位置,給別人留點地方。

    這個時候,溜溜達達過來個嬸子。

    張口就叫黃豆三侄媳婦,又我家誰誰誰和大山是沒出五服的兄弟,不是嬸子還能是姑姑?

    趙大山家這邊親戚,黃豆認識的不多,回來的少,見得少,她還有點臉盲,無關緊要的人見過就忘。

    “嬸子你坐,吃了沒有?”客氣一點,總是沒錯的。

    “還沒吃呢,等下一桌再吃,不急。今這席麵擺得排場,又是魚又是肉還有雞鴨,都是整碗整碗的。”

    著,嬸子歎道:“哎,你們這門算是起來了。就是趙老二趙老三這兩房都忙著建房買地了,都是沾大山的光。”

    黃豆不太喜歡應付這種家長裏短,隻點頭微笑不,順便假裝照顧禮哥兒,湊空避避眼神。

    “三侄媳婦,我也不瞞你……”著,竟然抽出個洗得發白的帕子來抹眼淚,邊哭邊:“我家啊,這是窮的沒法子了……”

    正著,簾子一閃,是趙二嬸過來了。趙二嬸剛才被灶房喊去有事,就沒去參加親友答謝。

    這一掀簾子進來,就看見族裏一個堂妯娌坐在黃豆身邊哭哭啼啼呢。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