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地南山下

第一章:生了小黃豆(1/4)

    南山腳下,一個村莊,莊子不大,前有湖,後有山,也算是塊風水寶地。風調雨順的時候,村民不愁溫飽,還能靠下湖打魚,上山捉點野味,打打牙祭,或者混點零花錢。

    八月初八,一場大雨下得昏地暗,一直到三後明才結束。

    村東頭的黃家傳來一聲嬰啼,隻是雨聲太大,嬰啼聲就這麽被淹沒在大雨聲中了。

    黃家有兄弟五個,黃老漢一輩子勤勤懇懇種地,地種的好,五個兒子也養的壯實。

    黃家大兒子叫黃榮貴,娶了後山趙家的姑娘,前後生了三個子一個閨女。

    黃家二兒子叫黃華貴,娶了遠房舅家的表妹,姓周,生了二個子。

    黃家三兒子叫黃富貴,娶妻宋氏,宋氏生了一兒二女,八月初八生的嬰兒,正是他家第三個孩子,二丫頭。

    黃家四兒子叫黃來貴,娶妻杜氏,是他學木工師傅家的女兒,剛剛成親,還沒有孩子。

    黃家還有一個祖宗,老爺子四十四歲才生的老來子,黃寶貴。這個祖宗整整比他大哥了二十五歲,最大的大侄子都比他大了八歲!

    黃奶奶幫著給剛出生的嬰兒包裹好,就忙忙撿了五個雞蛋,清水窩荷包蛋。舀出三個荷包蛋,撚一點白糖放在碗中,顛著腳給接生的劉婆子端過去。

    又從灶洞下掏出一塊生薑,洗了洗,切了幾塊薑片剁碎,放在蛋鍋裏煮,煮開和二個雞蛋一起舀在碗裏,心的捏出一撮紅糖,放進去,端著碗進了廚房旁的廂房。

    鄉下婦人生孩子,都不能在主屋生,據是有血光之氣,會衝了家裏的爺們。

    都是等臨生足月了,把廂房拾掇出來,肚子一痛就搬到廂房,孩子出生滿月後才能搬到主屋的臥房。

    黃奶奶摸出來時黃富貴遞給她的十二個銅錢,又撿了二十個雞蛋,拿給劉婆子。劉婆子客氣了一會,還是接過了十二個銅錢,雞蛋卻怎麽也不肯要,留給產婦補身子。

    剛送走接生的劉婆子走進廂房,大兒媳趙趙氏,二兒媳周氏,四兒媳婦杜氏就冒雨過來了。

    也不能怪她們來的遲,雨來的急,下得大,一家老少爺們都下地去了。

    眼看著稻苗已經灌滿漿,再有個十半月就要收了,這風大雨急,就怕水把田地給淹了,都忙著下地去了。開溝挖渠,有漫水的溝渠也要疏通疏通。

    女人們也忙著攆豬趕雞,收拾晾曬的衣服。宋三嫂就是忙著收拾晾曬的衣服,一不心滑了一跤,恰好快足月的肚子就在一場大雨中疼了起來。

    等妯娌三忙完過來,宋三嫂的孩子都落地了。

    趙大嫂用毛巾擦了擦身上的雨水,坐到床邊看著熟睡的嬰兒嘖嘖稱讚:“三弟妹,你看這丫頭頭發烏黑,這皮膚紅通通的,長大了肯定是個又白又好看的俊丫頭,像三弟妹你。”

    周二嫂老實,隻顧著去廚房燒水,收拾盤裏換下來的床單衣服,也不話。

    杜氏在媳婦裏最,還沒有孩子,聞言好奇地伸頭過來看:“大嫂,是不是生下來紅孩子長大就白呀?”

    趙大嫂邊接過周二嫂端過來的熱水,給嬰兒擦身體,邊:“是啊,你別看有的孩子生下來白白的,長大就黑了。隻有生下來的紅孩子,長大才白。”

    三歲的黃桃,搬張凳子走了進來,細聲細氣地遞給杜氏:“四嬸,你坐。”

    杜氏接過凳子坐下,順手把黃桃摟到懷裏:“桃子,媽媽生個妹妹,你喜歡嗎?”

    “喜歡。”黃桃比同齡孩子瘦弱,也文靜,雖然,一身衣服穿的幹幹淨淨,雖然稀頭發稀鬆卻也紮了兩個整齊的啾啾。

    屋外大雨傾盆,黃老漢帶著四個兒子從地裏回來,順便把在門口公場邊淺溝裏摸魚的幾個孫子帶了回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